图像:理解国际关系的“另类”窗口

2024-06-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微信公众号

分享
链接已复制

  观看图像的过程就是观看者与图像的互动过程,它能够帮助观看者形成理解世界的独特框架,强化对特定观念的认同或排斥,甚至影响在现实世界中的行动。借由人与图像的互动,新观念得以萌发,旧观念得以改变,观看行为因而具有了某种话语力量。而图像作为观看的对象,也可以成为理解国际关系的独特窗口。

  图像的困惑

  面对历史记录呈现给我们的客观世界,我们不禁要问,世界是否存在另一副面孔?我们能否走出理性的洞穴,一窥国家间互动的另一番景象?

  1855年3月8日,一位三十五岁的英国律师帮助我们打开了一扇窗户。彼时英国、法国和奥斯曼土耳其联军正同俄国在克里米亚半岛激战,参战各方的生存条件都惨不忍睹,战地记者在发往伦敦《泰晤士报》的电报中详细描绘了战场上的指挥混乱、恶劣条件和疾病肆虐。报道一经刊出,举国哗然,英国上至贵族下至百姓都对这场久战不胜且劳民伤财的战争感到疲惫。为了挽回舆论颓势,作为兼职摄影师的罗杰·芬顿受英国政府资助赶赴前线,尝试用影像资料进行正面战争宣传,帮助英国挽回舆论支持。

  芬顿作为世界上第一位战地摄影记者,在他的摄影作品中,我们看不到血腥残忍的战场画面,反而是衣着整洁、神情轻松的野餐士兵,还有身着礼服、英俊干练的悠闲军官,以及鳞次栉比、整齐干净的营地帐篷。显然,这是芬顿应英国政府要求对战争刻意美化的“摆拍”。但是,这些照片出现在英国报纸上后,国内舆论登时大变。少有人再讨论“与前线士兵相比,伦敦的乞丐简直就是国王”的报道,而是盛赞英国军容和帝国荣光。在克里米亚半岛,芬顿用相机制造出了另一场战争。

  几张摆拍的照片真有这么大的力量吗?法国哲学家朗西埃认为,相对于语言和叙事,图像并不纯粹追求意义,它的存在就是意义所在。有一类图像,如《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就是对我们熟知经验的印证。这类图像的中心线索是英雄、圣人、宗教神话和重大历史事件,其中所有视觉元素都围绕着历史叙事展开。在这里,图像实际上并不是中心,图像完成的是对文字叙述、历史故事,或者等级关系的再现。但是另一类图像,如芬顿的战地照片,它们与历史记录相左,我们不能武断地将其归为虚假信息。因为即便是“伪作”,它也表达着特定个人或集体对世界的主观认知。它通过选择性地呈现事件的不同侧面,营造出不同的语境,传达着作者以及潜在观众对世界的解读方式。

  图像的功能

  那么,哪些图像会启发我们对国际关系的理解?这类图像一般需要借助图像学或符号学知识进行解读,亦即需要一个解谜式的读图过程。这是因为在创作图像之时,创作者囿于各种原因,无法或不愿公开表达自己的态度,转而采用诸如隐喻、并置、缺位、夸张等手法将其附着在图像之内。而作为图像的观看者,我们则需要依据各种佐证材料、自身经验背景甚至奇思妙想来补充它的意义,发掘图像的启蒙、唤醒或者纪念功能。

  一幅收藏在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的欧洲旧地图向我们发出了解谜邀请。与当代地图不同,这幅1570年的神圣罗马帝国地图并没有标注经纬线,也没有国界线,同时也没有遵循“上北下南”的布局。它将整个欧洲绘制成一位皇帝的形象:表情严肃,头戴皇冠,右手托着球形法器,左手举着权杖。我们熟悉的欧洲国家——尽管有些国家在当时还只是地理名词——在图中是“皇帝”身体的一部分,共同组成了一部完整的躯体。

  我们能够从这幅地图中解读出什么?每一个欧洲国家都应该是神圣罗马帝国“有机躯体”的组成部分,只有联合在一起,躯体才有生命。通过这幅地图,我们或许可以尝试理解欧洲主权概念酝酿时刻的帝国心态,那是一种不切实际幻想与威严尚存倔强的混合物。

  图像的价值

  图像的价值在于人类观看后被唤起的特殊情感。情感是图像解构机制的核心,在图像刺激下,观看者被激发出特定的情绪,感性被重新分配,理性被暂时悬置,我们得以尝试以另一种方式重新理解世界。

  视觉震撼引发的思想震撼,往往会带来行动的力量。两张欧洲难民的新闻照片值得一提,一张是3岁的叙利亚难民艾兰·库尔迪在土耳其海滩溺亡,另一张是由无人机俯拍的一艘载满年轻男性难民的偷渡渡轮。显然,前者是个体的、表情化的,以怜悯和痛苦为主导情感的图像。而后者则是集体的、去个性化的,催生恐惧与忧虑的图像。虽然它们都在诉说同一件事情,但是对观众的感官产生了不同的分配效应,而后者构成了一个“不人道的视觉模式”,诱使我们拒绝提供帮助。

  在理解国际关系时,图像的价值在于它确定了事件的“可能性条件”,亦即决定了大众能够思考/不思考什么。图像通过彼此关联或彼此无关的事物,创造直接的感官冲击,展现那些即将消失或者已经被隐藏的东西,进而激发观众的思考,揭露世界的另一幅面孔。

  图像不仅是描述世界的技术,还是整合我们模糊认知的手段,更是解构传统叙事的窗口。人们通过某种方式去创造图像,阅读图像,而图像通过感性分配机制创造叙事,并让历史的另一面出场。对于图像来说,国际关系不只是过去,也不是纯粹的当下,而是一种指向未来的潜在性延绵,它意味着世界可以被多样化理解。对于我们来说,图像不仅打开了一扇理解国际关系的“另类”窗口,同时隐含着一股更加深沉且坚韧的行动力量,推动我们不懈追求人性中的真、善、美。

  (作者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家安全与治理研究院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编辑:汪书丞(报纸) 齐泽垚(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