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要闻
中华创世神话,从未停止传播的脚步 ——仲富兰教授在2017上海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讲坛的演讲
2017年12月26日 09:13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仲富兰 字号

内容摘要:宋元之际,沿江民众纷纷建立神祠,修建汉代功臣庙,所祀神灵多为“炎汉功臣”,因为老百姓希冀通过为汉将立庙建祠堂的举措,来压住吴淞江上汹涌澎湃的“霸王潮”。从感恩“自然神”的馈赠到感念“人格神”的引领,城市精神中对于生命的珍爱、秩序的重构、知识的尊重和英雄的崇拜,构成了稳定的社会伦理秩序,形成了人们心理相通、和谐平衡的法则■今年7月,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世博会上.出版《中国民俗学通论》《越地非物质文化遗产综论》《水清土润:江南民俗》《上海民俗——民俗文化视野下的上海日常生活》《民俗传播学》《图说中国近百年社会生活变迁·服饰、饮食、民居》等多部著作,部分论著被译为英、俄、日、韩等国文字。

关键词:创世神话;妈祖;上海;城市精神;神仙;民俗;文化;信仰;英雄;祭祀

作者简介:

  ■上海的母亲河吴淞江,原为太湖三大泄洪水道之一。唐宋以降,海平面上升,出现海水倒灌,经常造成水患。宋元之际,沿江民众纷纷建立神祠,修建汉代功臣庙,所祀神灵多为“炎汉功臣”,因为老百姓希冀通过为汉将立庙建祠堂的举措,来压住吴淞江上汹涌澎湃的“霸王潮”。从感恩“自然神”的馈赠到感念“人格神”的引领,城市精神中对于生命的珍爱、秩序的重构、知识的尊重和英雄的崇拜,构成了稳定的社会伦理秩序,形成了人们心理相通、和谐平衡的法则

  ■今年7月,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世博会上,上海学者将一幅高3米、长16米的“中国六十神仙兄弟”动漫图进行了展示。传统民俗文化搭上动漫新载体,在异国他乡谱写出新的故事,引起了国际友人的良好反响。某种程度上说,这可以算是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髓、深度讲述中国故事的一次积极尝试。这也是今天讲述创世神话的意义所在,即弘扬传承其中的优秀和精华部分。通过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使其成为城市进一步发展的重要精神来源和精神力量

 

  过去,人们可能对中国神话有一种误读,认为中国人的神话思维不够丰富。解答这个疑问,其实需要弄清楚应以怎样的视角来考量神话。

  中国的创世神话,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的创世神话,一开始便有人神合一的趋向,创世神也表现得较为亲和。比如,盘古开天、女娲补天、神农尝百草、精卫填海、仓颉造字、大禹治水、夸父逐日、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等等。

  这些创世神承担着某种“始祖”的角色,虽然不苟言笑,却具有亲和力。他们注重品行和节操,天生与人有着深厚感情,并帮助人类免受灾难和毁灭。同时,不仅开疆拓土、创造世界,还常常会起到“器物发明家”的作用,如伏羲发明舟船、黄帝发明车辆、女娲发明笙簧……

  到了西周以后,由于历史和政治的需要,诸子百家开始进一步有意识地改造上古神话,把人类理想的英雄美德加在诸神身上。这就使得存留在上古神话人物身上的野性逐渐消失,显得更加彬彬有礼和充满德性。为治水“三顾家门而不入”的大禹就是一个典范,其他诸如炎帝、黄帝、尧、舜等也莫不如此。

  上古神话人物补天、填海、追日、奔月、射日、治水,体现出了一种尚德精神。从积极的视角来看,这是社会文明进程中文化重塑与选择的结果,是民族智慧的结晶,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最古老、最强壮的生命之根。由此,我们不能将创世神话仅仅理解成远古洪荒时期的几个场景。它其实与经济社会发展,包括城市发展和城市精神塑造有着密切的联系。

  腊八节:从祭祀农田之神拓展至城市信仰萌芽

  上古神话是不是就止于上古时期了?实则不然。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创世神话也呈现出了新的演变。特别值得提出的是,随着城市的出现,创世神话会以民俗等形态进入城市人的精神生活,成为城市精神的重要源头之一。

  城市的起源是个很复杂的问题。随着生产力发展,财富有了多余,逐渐形成手工业和农业的分离,产生了直接以交换为目的的商品生产,出现了商人,进而逐渐出现了人口更为集聚的城市。但是,这个过程是很漫长的。一些通史类著作认为,公元前2500年至公元前2000年的龙山文化前后,就出现了城市的萌芽。

  在这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城市的民俗和祭祀的方式也有了新的发展。说到论创世神话在城市的延伸,不得不提的一个话题就是“腊八节”。

  想到“腊八节”,今天人们联想到更多的恐怕是喝腊八粥等风俗习惯。在中国古代,腊八还是一个祈求丰收和吉祥的节日。应劭《风俗通》记载,腊者,猎也,言田猎取禽兽,以祭祀其祖也。或曰: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这里的“腊”,早期又写作“蜡”。《礼记》云:“伊耆氏始为蜡。蜡也者,索也,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也。”《史记·补三皇本纪》也说:“炎帝神农氏以其初为田事,故为蜡祭,以报天地。”

  从中可知,“腊”是远古先民对于创世神的一种祭礼。先民例于冬闲时,以农猎收获物献祭所有与发明、管理、保护和发展农猎有关的神灵,报功祈福,并举行庆贺活动。腊祭的名称有一个沿革过程。据说,夏代叫“嘉平”,商代叫“清祀”,周代叫“大蜡”,秦代复称“嘉平”,汉代又改为“腊”。

  腊日的日子,除了限定在冬季将近的时间范围内,早期似乎并没有确定的日期。《说文解字》认为,汉代的惯例是“冬至后三戌为腊”;《玉烛宝典》则说三国曹魏以辰日为腊,两晋以丑日为腊。《东观汉记》里提到过“每腊诏,赐博士羊一人”,据此推断大概当时腊祭的具体日期都由朝廷预先颁诏通告。直到南朝初,腊日才固定在十二月初八这一天,因称十二月为腊月,此日就叫“腊八”。

  通常,腊日要祭祀古老的农田之神。他们分别是:先啬神神农、司啬神后稷、农神田官之神、畦神、开路划疆界之人、坊神、水庸神、猫虎神、昆虫神,等等。总体而言,自三代以来,上起天子,下到小民,都把腊日当作年节来过。从中可以看出,创世神话对年节文化的直接影响。

  一般认为,腊日祭祀中出现对水庸神的祭祀,表明城市信仰开始萌芽。水庸即水沟,就是城市出现后的护城河。“庸者所以受水,亦以泄水”。后来,水庸神又进一步演变为城隍神。《说文解字》云:“城,以盛民也”“隍,城池也。有水曰池,无水曰隍”。“城隍”一词连用,首见于班固《两都赋·序》:“京师修宫室,浚城隍。”由此可以说,祭祀水庸神开启了后世城市民间信仰的先河——城隍神奉祀。在此基础上,腊日祭祀的神灵对象还逐渐扩展至门神、户神、宅神、灶神、井神等。

  这从一个侧面说明,随着社会文明程度不断提高的步伐,创世神话并没有停止流播的脚步。后世护佑民众的城隍与古代创世英雄补天、填海、追日、奔月、射日、治水,一定意义上具有同样的“功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