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学术视角 >> 学术新闻
上博研究员提出《功甫帖》辨伪新证:少了5方印
2014年03月27日 13:57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韩少华 字号

内容摘要:上海博物馆研究员钟银兰、凌利中于3月26日发表《〈功甫帖〉辨伪新证(上)》,根据新发现的证据,认为苏富比拍卖“墨迹本”《功甫帖》较清代翁方纲所见安岐旧藏缺少5方印章,提出“翁方纲所见安岐旧藏《功甫帖》非苏富比拍卖‘墨迹本’《功甫帖》”。

关键词:研究员;墨迹;上海博物馆;拍卖;印章

作者简介:

  上海博物馆研究员钟银兰、凌利中于3月26日发表《〈功甫帖〉辨伪新证(上)》,根据新发现的证据,认为苏富比拍卖“墨迹本”《功甫帖》较清代翁方纲所见安岐旧藏缺少5方印章,提出“翁方纲所见安岐旧藏《功甫帖》非苏富比拍卖‘墨迹本’《功甫帖》”。

  《功甫帖》上少了5方印

  3月26日的《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刊发了署名上海博物馆研究员钟银兰、凌利中的《〈功甫帖〉辨伪新证(上)》,该文举出的新证为翁方纲手稿中关于《功甫帖》的鉴藏信息。

  广西师大出版社曾于2002年出版过《翁方纲题跋手札集录》,内收《功甫帖》翁氏题跋全文,却未囊括翁氏记录关于其鉴藏印记的信息。

  钟、凌两位研究员的文章,以手稿本的记录,与苏富比拍卖“墨迹本”《功甫帖》相互对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拍卖“墨迹本”比翁方纲的记录少了5方鉴藏印,分别为:“梁清标印”四字白文方印、“蕉林秘玩”四字红文方印、“子京”二字红文葫芦印、“项叔子”三字白文方印和“槜李项氏士家宝玩”八字红文长印。两位研究员在文章最后得出判断:“翁方纲赏鉴的安岐旧藏苏轼《功甫帖》,定非苏富比‘墨迹本’无疑。”

  此前有人怀疑《功甫帖》曾经入过上博,对此,上海博物馆钟、凌两位研究员特在《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发表的文章末附上由许允恭先生签收的《上海博物馆退还许允恭家庭寄存许汉卿旧藏文物清单》收据。凌利中告诉早报记者:“其中并无《功甫帖》,且仅一件《定惠院帖》署苏轼之名。”

  学者称新证系“铁证”

  对于辨伪新证,沪上学者曹大民认为很有道理,“我在之前写的辨伪文章里质疑过苏富比拍卖‘墨迹本’《功甫帖》上项元汴的印章没有盖在本幅上,在现在的新证据里则又看到翁方纲手稿中关于这一点的记录。虽然,现在看到的仅此一项证据,但属铁证,攻其一点,足够‘破’了。”

  也有书法研究者认为,这一轮的争论可谓旁生枝节,但有新的资料令人高兴,“其他印章的有无,关系到此帖重裱前的形制,期待对方的解答。”

  早报记者联系了苏富比《功甫帖》的买家、上海龙美术馆馆长刘益谦,他表示近来正忙着其美术馆新馆的开业准备工作,没空看最新发表的关于《功甫帖》辨伪新证的文章,他说:“等过两天再回应吧,而且是否正式回应,也视乎文章内容而定。”

  据悉,刘益谦位于上海徐汇滨江的龙美术馆(西岸馆)即将开门迎客,且根据此前新闻发布会的消息,自苏富比拍得的《功甫帖》会成为新馆开馆大展的重要展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