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普希金与俄罗斯黄金时代诗歌
2019年04月07日 09: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娓 字号
关键词:普希金;“名家讲经典”2019年第二场讲座;公民意识

内容摘要:讲座邀请了著名诗人、翻译家,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汪剑钊老师,为听众介绍讲解了俄罗斯著名诗人普希金以及俄罗斯黄金时代的诗歌。讲座伊始,十月文学院的文学部主任王小王为观众介绍,普希金是世界著名诗人,是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普希金传入中国普希金很早就传进中国,汪剑钊教授介绍, 20世纪初鲁迅在《摩罗诗力说》里介绍了八个外国诗人,其中就有普希金。著名诗人、翻译家、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西川讲解了杜甫诗歌,著名诗人、翻译家树才讲解了波德莱尔的《恶之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张柠讲解了《平凡的世界》。

关键词:普希金;“名家讲经典”2019年第二场讲座;公民意识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张娓)“名家讲经典”2019年第二场讲座(总第14场)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本部举办。讲座邀请了著名诗人、翻译家,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汪剑钊老师,为听众介绍讲解了俄罗斯著名诗人普希金以及俄罗斯黄金时代的诗歌。十月文学院常务副院长吕约出席了本次讲座。讲座伊始,十月文学院的文学部主任王小王为观众介绍,普希金是世界著名诗人,是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俄罗斯黄金时代诗歌是从普希金开始的,黄金时代诞生了很多著名的诗人、作家、小说家,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等。

  普希金传入中国

  普希金很早就传进中国,汪剑钊教授介绍,20世纪初鲁迅在《摩罗诗力说》里介绍了八个外国诗人,其中就有普希金。鲁迅在文章中再次确认了,“普式庚”就是“普希金”,那时候把“普希金”译成“普式庚”,从发音来讲更接近“普希金”的原文,后来在传播过程中“普希金”变得更加流行,所以,俄语的发音“普希金”就是“普式庚”。20世纪初,中国人就已认识了普希金,他的一部小说《大卫的女儿》也是最早被译成中文的俄国文学作品之一,当时译成了《俄国情史》。

  说到普希金,首先要说一下诗歌。汪剑钊教授认为,某种意义上来讲,诗可以称得上是人类的母语,诗歌的意就蕴藏于人性,有了诗就有了人类的母语。诗人是生活在一个国家里的,他们都生活在诗国里,不管用俄语写作还是用中文写作,我们拥有的是共同的国家,那就是诗国,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对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或者前辈都应很好地继承,这也是今天要交流的题目,普希金不仅是俄国的,也是世界的,另外一个意义上来讲也是中国的,可以通过中俄之间的文化交流得到一定的启示。

  于诗歌中渗透生活的点点滴滴

  普希金将日常生活与艺术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据汪剑钊教授介绍,普希金在日常生活中过的是一种艺术化的生活,用王尔德的话来说,他实际上是让生活模仿艺术,他的一生都活得非常艺术,他能从日常琐事中发现美的存在,通过他的作品就可以证明。

  汪剑钊教授认为,普希金始终有一种公民意识,他觉得作为诗人当然有审美使命,另外他一直也没有忘掉自己作为公民的道德使命,这一点是非常可贵的,普希金曾经受到过一些迫害,这种迫害与沙俄暴政对人的凌辱或者精神的剥夺有关,普希金一直跟这些东西相抗争,而且他总是会把自己同情的天平放在小人物这一端,他的作品中也塑造了几个人物的形象,在俄罗斯文学中被后人所接受,像托尔斯泰这样的大作家,在他们年轻的时候把普希金当成偶像来崇拜。他在文学中塑造了小人物和多余人,小人物是由他开创的,他对小人物的同情,对社会上有理想,但是又找不到实现理想的道路,或者让自己的经历得到很好发挥的知识分子,给他们进行定位,塑造了多余人的形象,普希金开创了这个传统,为后世作家树立了榜样。

  汪剑钊教授进一步带听众走进普希金的文本,他从大家最熟悉的普希金的《我为自己建起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一诗分析道,在这首诗里普希金非常自信。他认为,这是普希金流传很广的一首诗,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诗人就有这样的自信,这种自信不是盲目的,而是他对自己语言的信任,特别是作为诗人的母语,对普希金来说就是对俄语的掌握,还有为老百姓争取自由,争取公民权利等等意识。

  汪剑钊教授说,普希金还有一个对自己的界定,他给自己写过一个墓志铭,让我们可以看到普希金作为普通人的一面,在读到普希金的《我为自己建起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一诗和他的墓志时,你会发现这个人跟我们一样,有七情六欲,也可能会干点小坏事,也会做点恶作剧等等,他的墓志铭说“这里埋葬着普希金;他写诗、恋爱,懒散而快乐的度过了一生,不曾做过什么善事,却有一颗善心,上帝作证,他是一个好人。”诗很短,但是他把自己作为普通人的一面展现给我们。我们对诗人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社会上对诗人往往只看到他们的一面,总觉得诗人写诗很浪漫,但有的人可能有浪漫的一面,诗人也是要食人间烟火的,实际上他浪漫的情怀在语言里、在骨子里,现实生活中,很多诗人就是普通人,就是跟我们生活在一起的老百姓,只不过他多一点诗人的情怀而已。

  我们要让传统变为活的传统

  怎么样面对传统的问题?在汪剑钊教授看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传统的态度意味着作家创作的起点,如何对待传统,有的人可能比较保守,不加选择地全盘继承,有的人可能是反传统,一竿子否定传统,比如马尔克斯要把普希金和托尔斯泰从船上扔下去,以决绝的态度来否人传统,而在我看来,比较可取的是对传统的发扬光大,用自己创造活动接近传统,让传统经过现代人的雕琢而变成活的传统。

  此外,对传统的理解还有一些偏狭,不仅只有李白和杜甫才值得深入学习,某种意义上来讲,荷马、但丁也是一种值得学习的文学传统。特别是,当今时代互联网的传播非常广,人们获取各种资讯非常容易,要想学荷马、但丁或者莎士比亚、歌德的文学技巧,或者是继承他们的文学遗产,应相对还是比较容易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应接受全世界各个文学巨匠给我们留下的传统。

  他不是一颗孤独的太阳

  在普希金所处的时代,他不是一颗孤独的太阳。汪剑钊教授讲道,跟他一起闪耀的还有茹柯夫斯基、巴拉廷斯基、丘特切夫等诗人,我们知道普希金之后也应了解一下普希金同时代的诗人,根据划分人类从黄金时代到白银时代,到青铜时代,一直到英雄时代和黑铁时代五个时代的划分,黄金时代应是最高贵的时代,中国对于白银时代好像很熟悉,但我们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时代就是黄金时代,就是普希金跟他的朋友开创的时代,黄金时代不是普希金一个人,还有其他的诗人都相当重要。

  据悉,“名家讲经典”是北京出版集团旗下的十月文学院开办的一项公益性文学品牌活动,2017年4月份开始举办。讲座面向首都各大高校学生、社会各界群众,以“名家讲堂,雅俗共赏”的形式,每期从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中精选出一部名作,邀请北京与全国著名专家学者、作家与文艺家,以深入浅出的方式,细腻解读作家和作品的艺术成就和精神内涵。通过名家效应与经典效应,使文学经典普及化,文学作品生活化,高雅文化通俗化。之前,“名家讲经典”系列文学讲座活动已举办十三场,邀请了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敬泽讲解了文学作品《红楼梦》,著名文学评论家、《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讲解了《西游记》,著名当代作家、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讲解了《百年孤独》,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孟繁华讲解了《三国演义》,著名文学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执行主任张清华讲解了《水浒传》,著名文学评论家、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讲解了《哈吉穆拉特》,著名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山讲解了《诗经》,著名翻译家、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会长刘文飞讲解了《战争与和平》,著名文学评论家、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柠讲解了《卡拉马佐夫兄弟》,著名诗人、翻译家、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西川讲解了杜甫诗歌,著名诗人、翻译家树才讲解了波德莱尔的《恶之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张柠讲解了《平凡的世界》,著名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程光炜老师讲解了南非作家库切的《耻》。

作者简介

姓名:张娓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冯瑶)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