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物质化”转向:西方生态批评发展新趋势
2018年03月27日 08: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叶华 字号
关键词:批评;叙事;物质化

内容摘要:面对全球范围内的生态危机,以超越人类中心主义价值准则、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存为旨趣的生态批评理论,因其自身所蕴含的人类中心范式的困扰而备受质疑。不少学者认为,生态批评理论的载体和展现形式——文本意义和叙事,具有明显的人类中心印记,表现为文本意义与自然、叙事与现实之间的二元对立。不仅如此,甚至生态批评理论本身都是人类中心主义价值下的产物——正是因为人的生存受到威胁,生态批评才得以产生、繁荣,并日渐成为一门“显学”。这在有效化解理论自身存在的缺陷与不足的同时,也使得生态批评呈现出与已有理论所不同的“物质化”转向(即“物质化”生态批评)。

关键词:批评;叙事;物质化

作者简介:

  面对全球范围内的生态危机,以超越人类中心主义价值准则、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存为旨趣的生态批评理论,因其自身所蕴含的人类中心范式的困扰而备受质疑。不少学者认为,生态批评理论的载体和展现形式——文本意义和叙事,具有明显的人类中心印记,表现为文本意义与自然、叙事与现实之间的二元对立。不仅如此,甚至生态批评理论本身都是人类中心主义价值下的产物——正是因为人的生存受到威胁,生态批评才得以产生、繁荣,并日渐成为一门“显学”。为了彻底克服人类中心范式的羁绊,超越文本意义与自然、叙事与现实之间的二元对立样态,生态批评不断汲取自然科学(如量子物理学)等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在揭示人与自然有机统一于物质的基础上,详细分析和阐明了“文本意义、叙事与物质世界(自然、现实)”之间互为建构、相互交融的有机统一性。这在有效化解理论自身存在的缺陷与不足的同时,也使得生态批评呈现出与已有理论所不同的“物质化”转向(即“物质化”生态批评)。

  以“人与自然有机统一于物质”

  为本体论依据

  与已有生态批评理论将人与自然的有机统一性理所当然地视为理论依据不同,“物质化”生态批评借用了“量子物理学”的研究成果——量子间相互施动、彼此纠缠,对人与自然有机统一于物质作了详细分析,为生态批评的展开提供本体论依据。在“物质化”生态批评看来,物质与量子一样不是无生命的孤立存在,所有物质都具有施动能力,彼此间相互联系、相互纠缠,物质的属性正是在彼此纠缠的交互作用中产生的,根本不存在独立的、与其他物质不发生任何联系的物质。

  在此基础之上,它又进一步指明人与自然都是物质的具体形态,有机统一于物质。作为物质具体形态的人和自然,均具有施动能力,彼此间相互作用、变化发展,共同构成了世界的存在样态。施动能力并不是主体意识参与下的人所独有的特质,自然同样具有施动能力。就物质所具有的施动能力而言,人并没有优越于其他物种,人应该平等地对待其他物种。稳定有序的生态系统是在人与自然万物内部相互施动、纠缠和作用中,展现出来的“动态的、复杂性的物质化现象”。

  在已经出现的生态危机问题上,人要放弃企图通过技术革新来弥补自己所犯过错、进而实现生态修复的妄想。要化解生态危机,不仅需要技术的进步,更需要自然万物的参与。人应当自觉抛弃主宰自然的错误意识,重建人与自然万物之间纠缠和作用的复杂性“生成过程”,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化解生态危机。

  试图超越

  “文本意义与自然之间的二元对立”

  在“物质化”生态批评看来,尽管已有的生态批评理论基于不同视角,在竭力消解主体与客体、人与自然之间的二元对立关系,为化解生态危机提供方法依据。但因无法超越文本意义与自然之间的二元对立(人与自然二元对立的具体表现),而让理论不能彻底摆脱人类中心范式的困扰。

  为了能够实现理论的彻底性,“物质化”生态批评沿着所有物质都具有施动能力、彼此间相互联系和纠缠,最终形成我们日常见到的物质化现象世界的逻辑方向,进一步分析和阐明了由文本构成的意义世界与现实的物质世界之间,同样也是彼此纠缠、相互建构的融合关系。物质世界并不是冰冷的、无意义的被动性存在,物质(自然)通过与人的彼此纠缠和相互作用,向人展示出其内在的意义和符号,从而推动着认识过程、科技研究、价值规范等的不断发展。

  就生态批评这一特殊价值形态而言,自然界中的有毒物与人的纠缠和作用致使“有毒身体”(toxic bodies)出现,而“有毒身体”的出现又进一步推动了生态批评中“有毒话语”(toxic discourse)文本的产生。可见,物质与意义、文本与自然不是泾渭分明的二元对立样态,文本所涉指下的意义世界,并不是人类单独的创造物,而是人与包含自然在内的所有物质相互纠缠、建构和交融的生成性“混合体”。

  力求克服

  “语言叙事与现实之间的二元对立”

  在肯定物质世界与意义世界互为建构性的基础上,“物质化”生态批评进一步阐释了物质与叙事之间的相互交融性,以便能彻底摆脱已有生态批评理论中的人类中心范式的困扰。

  如上所述,意义世界的形成是物质与人相互施动和纠缠的结果,而意义世界在很大程度上通过叙事得以展现。因此,物质的施动能力同样是叙事产生的必要条件,叙事与物质(现实)之间不再是描述与被描述的关系,而是一种相互交融的生成性状态。叙事是人与物质(现实)之间互动、纠缠的结果,叙事能力不是人所独有的特质,而是所有物质都具有的基本属性,在叙事能力问题上,人同样不比自然优越。

  将叙事能力打上为人所有的标签,是导致人与自然关系恶化的重要根源。为了能够让人充分认识到所有物质在叙事能力上的交融性和平等性,“物质化”生态批评不赞同已有生态批评质疑在事物描述过程中采用拟人化手法的做法,已有生态批评认为对事物的拟人化描述,正是将人的思想和观念强加给外部事物的人类中心主义行为方式的体现。“物质化”生态批评指出,拟人化的描述不仅不会落入人类中心主义窠臼,反而会因展示了生命多样性,而让人认识到物质组成的共性特点和内在的叙事能力,有利于促成自然的“返魅”,进而为化解生态危机提供契机。

  综上可见,“物质化”生态批评从“人与自然有机统一于物质”本体论依据出发,试图从根本上超越导致生态危机产生的文本意义与自然、语言叙事与现实之间的二元对立,为化解生态危机提供了全新的方法和突破。因此,美国生态批评运动的主要倡导者斯科特·斯洛维克(Scott Slovic)对“物质化”生态批评给予高度肯定,称其为“有利于推动环境人文学发展的第四波生态批评浪潮”。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外国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叶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