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持续完善宏观调控 保持经济长期向好趋势
2018年11月13日 07:50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刘元春 刘晓光 字号
关键词:宏观调控;就业;民营企业

内容摘要:当前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调整和改革开放的关键期,同时也是世界经济秩序重建的关键期,长期和短期因素叠加、内部和外部因素叠加,实现经济稳定增长,既要应对好当前遇到的问题,也要有明确的中长期稳增长目标。考虑到稳投资的政策方向和政策工具需要做出大幅调整,不能重回大搞基建投资的老路,未来还需通过加强产权保护、降低投资成本等措施提高投资的预期收益率,尽快激活民间投资和外商投资。因为一旦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稳就业、稳投资、稳外资、稳预期就难以实现,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广义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形成“双紧”局面,又会给短期经济走势带来下行压力,今年以来的基建投资增速下滑就是一个集中的表现。

关键词:宏观调控;就业;民营企业

作者简介:

  经济稳定是高质量发展的基础,也是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的基本要求。2018年的中国经济总体延续了去年以来的平稳态势,但是稳中有变,经济增速出现小幅下滑,部分指标出现回落,对此需要保持高度重视,增强政策的预见性。重点是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确保经济平稳运行。当前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调整和改革开放的关键期,同时也是世界经济秩序重建的关键期,长期和短期因素叠加、内部和外部因素叠加,实现经济稳定增长,既要应对好当前遇到的问题,也要有明确的中长期稳增长目标。

 

  在经济中长期向好的格局下不断实现稳中有进

  稳就业是最大的经济和民生问题,是社会稳定的基础。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就业是最大的民生。要坚持就业优先战略和积极就业政策,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目前来看,我国就业形势总体平稳,在延续去年就业状况改善的基础上,总体就业情况依然稳定。前三季度,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维持在5.0%左右,9月份为4.9%;城镇新增就业1107万人,提前一个季度完成了全年目标任务;规模以上企业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同比增长10.2%,增速提高2.8个百分点;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人数突破1.8亿人,农民工收入同比增长7.3%。但也要看到,随着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就业增长势头有所放缓,局部行业和地区就业需求下降,可能出现较大就业压力,对此要有前瞻性的预防措施,及时做出预调和微调,有针对性地做好就业和民生保障工作。

  稳金融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维护金融稳定,既要做好内部金融风险的监测和管控,又要注意防范外部金融冲击的影响,特别是要把握好金融开放的节奏。从内部因素看,在长期的债务—投资驱动的增长模式下,债务积累到一定程度可能引发局部债务风险。同时,在持续的产业转型和结构调整中,一些困难行业和企业会暴露其隐藏的债务问题并释放相关金融风险。从外部因素看,随着全球资产泡沫同步化、国际金融风险上扬,出现外部金融冲击的可能性加大。

  稳外贸主要是预防中美经贸摩擦的潜在不利影响扩大。目前中国出口依然保持较快增长,但外需增长的贡献由正转负。2018年中国外贸形势总体延续了去年以来明显改善的基本走势,出口、进口以及贸易总额均保持较快增长,尤其是出口增速提升幅度最大,9月份出口同比增长14.5%。从目前情况看,中美经贸摩擦对2018年的中国经济影响有限。但由于进口增速持续高于出口,中国贸易顺差收窄,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应减弱,对短期经济增长产生了一定影响。

  稳外资的关键是提升外商在华投资信心,预防外部环境恶化引发潜在风险。2018年中国利用外资额在稳步扩大。前三季度利用外商直接投资额接近1000亿美元,同比增长6.4%,不仅扭转了去年同期同比减少3.2%的不利局面,而且外资增速逐月提升。因此,稳外资一方面是要进一步巩固外资回升的力度,另一方面是要预防国际环境进一步恶化可能导致的外资回流。

  稳投资的核心是提高民间投资的可持续性。2018年民间投资增长动力增强,前三季度,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达到8.7%,比去年同期增速回升2.7个百分点。但总体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出现下滑,部分源于政策性因素的退出,集中表现为基建投资增速大幅下降。前三季度,由基建投资增速变化所导致的总体投资增速下降近3个百分点。考虑到稳投资的政策方向和政策工具需要做出大幅调整,不能重回大搞基建投资的老路,未来还需通过加强产权保护、降低投资成本等措施提高投资的预期收益率,尽快激活民间投资和外商投资。

  稳预期的核心是提升市场信心,加强宏观预期引导。目前,不同类型企业的贷款需求出现分化,小型企业贷款需求上升,但大、中型企业贷款需求下降。因此,需要对宏观政策进行一系列微调,但微调的核心不是简单进行宽松,而是要稳定信心,要在保持战略定力、保持底线管理的同时,加强对市场信心的维护,引导好预期。

  “六稳”之间是相互关联的,共同构成信心稳定的来源。协调“六稳”之间的关系,关键是要把握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因为一旦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稳就业、稳投资、稳外资、稳预期就难以实现,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广义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形成“双紧”局面,又会给短期经济走势带来下行压力,今年以来的基建投资增速下滑就是一个集中的表现。可见,“六稳”之间的相互关联性增加了短期政策的实施难度,要协调好彼此之间的关系,必须从中长期改革中寻找出路。

作者简介

姓名:刘元春 刘晓光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