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热点专题 >> 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社会科学》的理论视野专题 >> 社会学
移动互联网的崛起与社会变迁
2018年12月17日 22: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迪 王汉生 字号
关键词:移动互联网;网络;分化;交往;研究;传统互联网;手机;社会表达;中国社会;社交

内容摘要: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网络所引发的社会变迁迈进了新的阶段。相比于传统的桌面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打破了既有的时空边界,从而在微观个体层面的社会交往、中观群体层面的社会表达、宏观结构层面的社会分化等多个维度起到形塑社会的独特作用。

关键词:移动互联网;网络;分化;交往;研究;传统互联网;手机;社会表达;中国社会;社交

作者简介: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网络所引发的社会变迁迈进了新的阶段。相比于传统的桌面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打破了既有的时空边界,从而在微观个体层面的社会交往、中观群体层面的社会表达、宏观结构层面的社会分化等多个维度起到形塑社会的独特作用。

  移动互联网与时空重塑

  移动互联网对空间和时间的重塑,根源于其终端的移动性和便携性,这是它与传统互联网最本质的差异。这样的特点带来了移动互联网使用时间的极大延续和空间上的无限延展:移动设备一般都以远高于PC电脑的使用时间伴随在其主人身边,用户在移动中随时随地可以接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不间断地渗透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们的碎片时间和各种场合几乎全部被占领。我们很难界定移动互联网是赋予了人们更多的可利用时间、还是挤占了原有的休闲时间;究竟是带来了空间上的延展,还是以移动终端的各种功能替代了空间功能的差异性。

  此外,移动互联网的特性使人们对于民族、国家等各种共同体的认同感超越了时空的阻隔、在最广阔的范围内得到扩大。需要注意的是,这种认同形成既有可能造就跨国界的民族团结;也存在着放大族际文化差异性、以单一的族群认同来消解国家观念的极端民族主义风险。

  移动互联网对社会交往方式的重塑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碎片化的社会中充斥着原子化的个人。以手机微博、移动QQ、微信为代表的一系列元素,打破了原有的社会边界和人际交往模式,编制了一张行动者网络,扩大了“生活共同体”的概念,建立了一种虽然不是面对面、却彼此熟悉、信任、相互依赖的“虚拟社区”或“半熟社会”。

  借助移动互联网形成的纽带给社会交往带来了区别于PC网络时代的变化。首先,在传统互联网上既已出现的虚拟社区只有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才能完全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随时随地影响人们的互动状态和交往方式,真正形成与“实存共同体”和“想象共同体”相对应的社会存在形态。

  其次,由于移动网络接入的便利性、移动社交工具的伴身性和移动交流方式的粘着性,网络使用行为的时间总长和频密程度都在近年来获得了巨大的增加,“现实交往”和“虚拟交往”的份额在一定范围内获得了共同增长的可能性。

  最后,基于移动互联网建立的关系的强弱程度,还需要结合具体的移动社交平台进行讨论。

  移动互联网背景下的社会表达与集体行动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使人们的分享意愿与表达行为能够以一种更为便捷、即时的方式实现,以其“随时随地”的特征弥补了传统互联网的意愿表达和信息发布缺口;以手机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终端,整合了报纸、杂志、广播、电视、互联网等各类媒体,逐渐成为人们获取资讯的主要渠道,成为装在口袋里、随时相伴、带着体温、接触最频繁的媒介终端。这种极大的便利性在满足人们需求的同时,也进一步推动和促进了人们对自我呈现与社会表达的渴望。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注意到由移动互联网上的社会表达所带来的群体心理的变化以及由此产生的集体行为。网络公共空间内的表达与释放可能演化成为对网络事件或社会事件的批判、甚或演变为激烈的网上抗议。而当网络上的集体行为蔓延到线下,移动互联网将现代社会中原本彼此不相干的“原子化”的个人,通过手机QQ、微博、微信等方式集结在一起,并随时随地保持交流、呼应和彼此感染的状态,在某些外部条件的作用下,存在着集体情绪聚积和集体行动形成的风险。

  移动互联网的使用与社会分化

  网络社会是现实社会的延伸,反过来,现实社会结构也受到网络社会中“分层”或“分化”现象的重构:互联网在为人们提供获取信息的众多机会的同时,也在某种意义上加剧了社会群体结构的两极分化;与以往社会不平等表现在分配、收入等贫富不均的方面相比,由于对技术使用方式的不同所带来的知识不平等和信息不平等,所造成的社会结构中的“数字鸿沟”是前所未有的。

  对移动互联网不同的依赖程度,更造就了不同的生活方式:一部分用户只是在移动互联网上简单地获取信息,而另一部分更加依赖移动互联网、甚至被“捆绑”在上面的用户,从衣、食、住、行,到休闲娱乐、社交工作,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已经被各种移动应用程序改变和重塑了。于是,日常生活“数字化”程度的差异会带来更大的“数字鸿沟”,甚至引起社会分层和结构方面的断裂。

  理解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特征的社会背景维度

  中国移动互联网超高速发展的动力来自于哪里?

  首先,中国社会的高流动率,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最大支撑。中国特有的城市化进程和教育发展轨迹造成了中国人口、特别是年轻人的高度流动性,由此表现出的周期性城乡流动、城市扩张带来的通勤时间增加以及越来越频繁的旅游和公务出行,都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增长提供了最坚实的社会需求,这就是中国移动互联网不同于欧美诸国的最大特点,也是中国移动互联网一枝独秀的根本原因。

  其次,社会的急剧分化、不平衡发展和代际差异是理解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路径和特点的重要维度。现实社会分化主要表现在因权力、社会声望和财富等稀缺资源的不平等占有上,而在移动互联网主导的“掌上社会”中,年龄、性别这些所谓生物学特征,以及消费取向、审美偏好与生活方式的差异等对社会分化起到的作用大大增强,这就使得“掌上社会”的分化与现实中国社会中的分化并非完全一致,而是彰显了新历史时期社会的分化。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将更加参差多态,也更加具有阶层之间、族群之间、代际之间的歧异化特征。

  最后,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状况植根于独特的文化传统。移动互联网的使用方式和赋予用户的意义存在着植根于社会状况和文化背景的国别差异。比如国内外研究大多从“个人媒体”的发展、民主政治参与意愿、技术需求、代际特征等角度解读欧美国家社交网络的活跃程度;反观我国社交网络平台发展的过程,则有更多嵌入在中国文化传统和社会结构中的因素在发挥作用:比如微信和支付宝红包近年来的兴起以及在春节期间形成的网络狂欢现象,如果简单地从营销策略、游戏规则和娱乐精神的角度来解释其成功则显得局限,而更应该看到其植根于中国社会节庆文化的一面,并在网络社会关系结构的框架下,从传统礼俗的网络化延续和时尚化表现的角度加以透视。

  总的来说,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快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与独特的社会背景相关联的。这种发展既延续了传统互联网对社会形态的建构,又在时空重组、社会交往、信息传播与表达、社会分化等方面发挥着独特的形塑当今中国社会的作用,对以“互联网时代的社会转型”为主题的社会学研究提供了若干新的分析路径和研究视角。

  当然,传统社会学的研究方法对于考察人们的网络行为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加上在网络中获取研究对象行为信息的伦理限制,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社会学研究面临着方法层面的新挑战。如何将移动互联网发展成为定性研究的长期民族志田野和定量研究的海量数据资料库,从而形成新的数据搜集方式、信息收集路径和资料分析手段,是值得进一步研究的议题。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原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7期,李凌静 摘)

  

作者简介

姓名:王迪 王汉生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颜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U020181218355224031497.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