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新闻·评论
民俗文化:古村落生命之源
2016年06月29日 11:48 来源:人文岭南第61期 作者:本报记者 李永杰 字号

内容摘要:古村落是宝贵的文化遗产,其中蕴含着丰富深厚的历史文化信息,是民间文化的生态“博物馆”。虽然人们在古村落的保护过程中已经意识到了村落建筑等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性,但却对民俗、民间艺术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视不足。实际上,只有物质文化遗产而缺乏非物质文化滋润的村落,最终难免成为“文化空巢”。当前,村落中民俗生活的精髓急需保护,而民俗研究者用文字或影像记录村落中的民众生活、民俗仪式,正是对村落民俗进行抢救。”连州市刘禹锡纪念馆馆长曹春生认为,村落民俗文化保护和利用,一方面要充分发挥专家学者、专业人才在民俗村落保护中的主导作用,加强民俗村落文化的理论研究,并请有关专家学者出谋划策。

关键词:民俗;村落;物质文化遗产;龙舟;生活;习俗;保护;民间信仰;岭南;节日

作者简介:

  古村落是宝贵的文化遗产,其中蕴含着丰富深厚的历史文化信息,是民间文化的生态“博物馆”。古村落里既有建筑等物质文化遗产,又有民间文学、戏曲、舞蹈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人们在古村落的保护过程中已经意识到了村落建筑等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性,但却对民俗、民间艺术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重视不足。实际上,只有物质文化遗产而缺乏非物质文化滋润的村落,最终难免成为“文化空巢”。

                         ■东莞南社古村          南社村委/供图

  挖掘静态美背后的“活态美”

  不知何时起,人们纷纷感慨节日的味道日渐稀薄,没有年味儿的春节,只有月饼的中秋节……生活越来越现代化,传统的民俗节日却离我们越来越远。我国是农耕文明大国,多数民俗节日都扎根乡村,有学者称“民俗是村落文化的灵魂”。正是依托于这些传统民俗,乡愁才得以守望。但是随着城镇化浪潮的推进,一座座传统村落被湮没,一批批传统民俗也随着村落不断消亡。

  端午节是广州各个村子最沸腾的时节,也是广州一年中最为热闹的民俗盛会之一。广州端午龙舟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搭配有一系列完整的民俗仪式。据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曾应枫介绍,广州龙舟活动主要分起龙、采青、赛龙(游龙)、藏龙和散龙五个步骤。“在很多村落中,每举行一个仪式,大家就要聚在一起吃龙船饭。”整个龙舟活动包含了民间信仰、宗族观念、祭祀内容等传统广府民俗的基本内涵,是村落文化、宗族文化的重要载体。

  作为一种传承、发展了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龙舟艺术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有制龙舟、游龙舟、赛龙舟、龙舟说唱、龙舟装饰等。端午节期间,记者走访了广州的小洲村、龙潭村等多个村落,在感受浓浓的岭南端午民俗风的同时,发现年轻一代对龙舟文化的了解相当有限,其印象多停留在赛龙舟、吃龙舟饭、纪念屈原的层面。对于龙舟活动的深层文化内涵,年轻人知之甚少。

  《马丘比丘宪章》中曾倡导:“不仅要保存和维护好城市的历史遗址和古迹,而且还要继承一般的文化传统。”对于我们的传统古村落来说,亦是如此。每年元宵佳节,东莞市茶山镇南社村都会迎来传统节日“开灯节”。据东莞民俗专家张铁文介绍,开灯习俗源于汉朝,流行于广东珠三角一带。凡在前一年生下男孩的人家,均会在祠堂举办开灯仪式,上告祖宗后继有人,下祈小孩顺利长大。时间一般选在每年农历正月初十至正月十五之间的一天,每村每族日子各有不同,这一习俗已经传承了千年。

  鲜活完整的传统古村落不仅包括民居、祠堂、古树等物质文化遗产,同时还包括与之相伴相生的各种民俗、民间信仰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古村落生命力在于它自己的节庆民俗,这些能让古村落真正活起来。”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副主席曹保明认为,保护古村落要注意挖掘静态美背后的“活态美”,而“活态美”,指的就是古村落自身的生活情感和生活仪式。

  警惕“有文物没文化”

  “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是建立在农耕文明的基础上,立足于村落,立足于农民,立足于村落中的农民生活,离开了村落这一生存空间,民俗就成了无源之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叶涛看来,现在的古村落保护过程中,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那些物质载体,“比如说房屋、街道、祠堂、庙宇等,这些当然非常要重,但是如果只是考虑静态物,这个空间就不能成其为一种文化空间”。他表示,民俗生活是村落的灵魂,没有民俗生活,这些建筑未免死气沉沉。当前,村落中民俗生活的精髓急需保护,而民俗研究者用文字或影像记录村落中的民众生活、民俗仪式,正是对村落民俗进行抢救。专家表示,不仅要把作为物质形态凝固下来的“躯体”部分保留,更要把大量靠人的言行传承下来的“灵魂”部分,即民俗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部分加以保护,使古村落不至于成为“空巢”。

  “文化保护和建设是古村保护开发的一个重要内容。”东莞市住建局城乡建设科科长蔡育新表示,随着原居民逐渐迁出古村,古村的生活气息、传统文化不可避免地逐渐流失。在他看来,加强古村文化建设一个重要的措施是要给传统文化注入活水的源泉,保留并延续原生态的生活气息、风土人情、传统习俗,而不仅仅是保护和修缮其物质载体,否则将会陷入“有文物没文化”的尴尬。

  “民俗村落文化是农耕文化的结晶,是村民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传承下来的经验与总结。”连州市刘禹锡纪念馆馆长曹春生认为,村落民俗文化保护和利用,一方面要充分发挥专家学者、专业人才在民俗村落保护中的主导作用,加强民俗村落文化的理论研究,并请有关专家学者出谋划策;另一方面要重视农村民间艺人、文人的传承培养,不断挖掘古村落传统文化的丰富内涵。

  倡导真民俗 摒弃“伪民俗”

  近年来,随着古村落旅游热的兴起,个别地方为了招徕游客,将民俗改头换面,甚至是张冠李戴,这就是所谓的“伪民俗”。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陈勤建这样为“伪民俗”下定义:在一般景观特别是人造景点中,缺乏当地文化生态的真实根据,取而代之的是东拼西凑、胡乱包装、瞎编乱造的民俗物,以及牵强附会的民俗传说、民间故事,等等。在陈勤建看来,民俗本身与特定人群的生存密切相关,是一种联系历史、展示现在、遥望将来的独特文化,不是可以随意制造的。文化部原副部长王文章也曾提出,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中,要充分尊重文化遗产的文化价值和特定内涵,尤其要注意保持它的原汁原味,坚决制止“伪民俗”。

  以南社村为例,南社村是全国闻名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大量保存完整、美轮美奂的明清古建筑令人惊叹不已。专家表示,南社古村能保存并“活化”至今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古老的村落习俗未曾中断。如今,古村内仍有祭祖、求神、春节舞狮、元宵节开灯、中秋打竹篙等习俗,每逢节庆,无论是耄耋老人还是垂髫童子都热情参与。岭南乡村的传统民间信仰较多,节日庆典丰富,南社村充分利用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古村的旅游开发相结合,通过各种文化活动展现岭南传统生活,着力打造了一个集中展示岭南传统风俗习惯、乡土文化的平台。南社村的这一系列举措不仅极大地促进了当地的旅游业发展,而且也得到了民俗专家、文物保护工作者的肯定。

  不过,也有部分地区不能正确认识传统民俗的真正价值,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做出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记者在云南、贵州等地发现,在一些少数民族聚集的村落中,“伪民俗”比比皆是。一些地区将原本传统意味浓厚的民俗冠以“狂欢”和“消费”的名义,造就了各式各样的“狂欢节”等不伦不类的“伪民俗”,既有损于传统民俗,也有损于当地的旅游开发。

  “古村落保护的关键在于人。房子要有人住,文化要有人传承。”曹春生表示,一些古村落有着丰富的民俗文化,比较完好地保存了过去的生活状态。但随着经济条件的提升,村民们更加向往舒适的现代生活,逐渐摒弃了传统的生活方式。“这有可能导致民俗文化的失真,特有的古民居文化底蕴会逐渐消失。”

 

                      ■ 南社村斋醮大游行     南社村委/供图

 

 

    ■村民齐聚在龙潭村白氏祠堂准备吃龙舟饭 本报记者/李永杰摄

 
 
 

  潮汕“拜老爷”

  “拜老爷”是潮汕地区一种传统的民间风俗,是一种祭祀活动。其历史悠久,祭祀对象庞杂,影响非常广泛。不同的时节有不同的“老爷”要拜,范围之广、涉及的神仙之多超乎想象。潮汕人除了每月的初一、十五要拜家里的地主爷之外,一年里还要拜天公(玉皇大帝)、佛祖(如来佛祖)、观音娘娘、土地公公、财神、月娘(月神)、门神、祖宗……在正月里,拜老爷事关家宅一年的兴衰,从除夕夜到正月十五,几乎每隔两三天就要拜一次,场面十分隆重盛大。

  粤西农村年例

  年例是粤西农村地区一个极具地方特色的传统民俗节日,是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年例,即年年有例,集中于农历正月与二月,乡民通过游神敬神以祈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据考证,年例最早起源于明朝,习俗传统源远流长,蕴含着浓厚的民俗风情和乡土气息。通常年例包含了游神、摆醮、游火把、烧鬼船等仪式,体现出乡村人的淳朴、热情、乐观的精神状态。传统乡村百姓有一种虔诚而朴素的认知:办好了年例就能够保证一年风调雨顺。这是一种传承于祖先的敬畏自然的精神。年例是融民间艺术、宗教信仰、文化娱乐为一体的传统民俗盛会,倾注着当地劳动人民的朴素情感,富含其独特的艺术思维、浓厚的生活气息,反映了当地劳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祈求。

  梅州兴宁“请花灯”习俗

  梅州兴宁客家人过元宵节的一大特色习俗就是“请花灯”。所谓“请花灯”,就是在买花灯时,同村同屋的乡民要一起前去接花灯。这个过程很讲究,一定要用鞭炮一路请回。同去接花灯的人都手持鞭炮,沿路燃放,其间鞭炮声不能中断,否则便是不好的兆头。请花灯的队伍沿途经过自己同姓或同坊的人家时,各家各户都会在自家门前燃放鞭炮,这也是接花灯的一种形式。

  东莞南社村斋醮习俗

  南社斋醮始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至今有100多年历史,是当地人敬天爱人、祈福求寿的盛大仪式,是东莞最具本土特色的传统民俗活动之一。传统上,南社每隔三年要在冬至临近时举行一次“打斋”,俗称“做斋”活动。所谓“打斋”,实际上是祈禳的一种仪式,也叫“太平清醮”,又叫“清醮会”,即供斋酬神,借以祈求降福消灾。

  

                            ■茂名年例             资料图片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刘华:

  古村落中存储着大量的历史文化信息,一座座古村落所包含的环境文化、祠堂文化、民俗文化,可以反映一个地域的文化风度、精神气质和心灵历史。保护古村落,既要保护外在的“筋骨肉”,更要传承好内在的“精气神”。包括民间观念在内的传统村落文化,或是迅速消亡,或被改造得面目全非。相关研究者应尽快对尚存的民俗事象进行挖掘、解读,帮助公众准确认识传统民俗的精神蕴涵和文化意义。

 

  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曾应枫:

  中国古村落文化的传承中,最应警惕的是“断代”——如果连当地居民都不知道其历史,那么古村落文化也就岌岌可危了。村落文化多是一代代人通过口传身授传承下来的,传承人就是古村落文化的保护者。例如,广州珠村等地的“乞巧文化”曾一度消失,但在1999年,中断近半个世纪后,珠村4位古稀老人率先带领珠村妇女施展巧艺,在村里小祠堂恢复“摆七娘”,后来“乞巧节”便越来越红火。

 

  中山大学岭南文化研究院执行院长温春来:

  如今广东省内,乃至全国的古村落保护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防止“死”村落的产生。年轻人不断往外跑,村里只剩下老幼,整个村落早已经没有了生命力。在古村落的保护中,必须充分调动村民作为村落主体的积极性,自发进行建设。以南海西樵松塘村为例,由于当地经济较为发达,大多数村民仍在当地居住,村民有主动建设和保护村落的积极性,工作自然做得比较好。

 

  东北大学设计系教授、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委员会副主任赵琛:

  保护古村落不能只靠宣传,要以知识的形式广泛传播,让保护观念根植于古村落中每一位孩子的心里,提升古村落文化价值的认同感。

 

  顺德职业技术学院建筑与环艺教研室主任周彝馨:

  活化古村不单是保护建筑,还要保护历史、人文和风俗,这些是凝聚一个村庄的重要纽带。如今古村落的硬件已经跟上了,文化继承发扬能否跟上,是下一步需要加强研究的课题。

 

  (骆瑜/整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新闻·评论图片模板2.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