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新闻·评论
艺术介入“活化”古村落
2016年03月30日 21:43 来源:人文岭南第59期 作者:本报记者 李永杰 文/图 字号

内容摘要:广东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朱雪梅长期致力于岭南古村落保护研究工作,谈起如何“活化”日渐颓败的古村落时,她反复强调这一观点。近日,记者走访了岭南地区部分传统古村落,如广州小洲村、东莞下坝村等,发现古村落的“活化”可以大胆创新走出新路子——艺术介入,不过前提依然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位于东莞市万江区的下坝村古村落,历史悠久,村内较好地保存了詹氏家祠等古建筑以及明清时期的岭南水乡村落格局,是珠三角地区岭南水乡经济保存较为完整的村落之一,被誉为东莞市的“岭南水乡经济泛博物馆”。古村落是村民的古村落,保护村落是保护村民自己的家园,活化古村落村民必须要有“话事权”。

关键词:岭南;艺术;下坝村;村民;旅游;古村落保护;小洲;东莞;文化;古建筑

作者简介:

  “古村落保护活化一定要因地制宜,切不可盲目跟风复制”。广东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朱雪梅长期致力于岭南古村落保护研究工作,谈起如何“活化”日渐颓败的古村落时,她反复强调这一观点。近日,记者走访了岭南地区部分传统古村落,如广州小洲村、东莞下坝村等,发现古村落的“活化”可以大胆创新走出新路子——艺术介入,不过前提依然是一切从实际出发。

  岭南古村落让人“心安”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记者以为令东坡先生“心安”的一个重要原因或许便是多情柔美的岭南山水,别具风格的岭南文化。好山好水好韵味,令远离故乡的大诗人生出“吾乡”之感觉。

  岭南古村落主要分为广府、客家、潮汕三大类型。广府多居珠三角,开放包容,清新平和,一如其镬耳屋;客家言必称中原,传统厚重而略显保守,就如其围龙屋;潮汕精细精巧精致精美,民谚有曰“京华帝王府,潮汕百姓家”。三大类型古村落各具特色,交互辉映,构成瑰丽多姿的岭南乡土画卷。如今保留较为完好的古村落多为明清时期所建。

  保持旅游资源的“原汁原味”

  保护古村落,为的是要记录乡愁。那乡愁是什么?在广州大学城市规划与建筑学院教授汤国华看来,就是乡村的历史文化、村民共同的历史记忆,所以古村落就是乡愁的载体。

  为了更好地保护和传承古村落, 从2007年起,广东省文联、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先后考察认定了四批252个省级古村落。近两年,佛山等地更是掀起了古村活化的热潮。以佛山市政府发布的古村落活化方案为例:“对古村落的活化升级……以实现‘传承岭南文化、古村旅游兴旺’的目标。”显然,古村落的活化还是需要旅游开发带动实现。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吴必虎认为,如果没有旅游作为经济的市场推动力量,农民或者当地政府对这个村落的保护都是没有积极性的,光依靠文物部门或者任何单独的一个部门是保不住一个古村落的。“通过旅游发展来保护古村落的过程当中要防止过度的商业化,但更重要的是树立旅游可以保护传统村落的观念,让更多的村落进入发展旅游的行列。”

  受访学者表示,旅游开发是好事,关键是看如何开发如何利用,利用不好或许会给古村落带来致命的伤害。这一点,记者深有体会,在走访珠三角地区某古村落时,当地村民为了吸引城市游客,为了增加现代气息,把斑驳的青石板砖全部拆除,换成水泥路;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祠堂因过于陈旧,修缮复杂,干脆推倒原地新建一座……朱雪梅表示,发展古村落旅游就是要保留本地特色,保护古村历史文化的原真性,不能盲目跟风。“恢复古村落的原生环境,保持它的历史可读性以及它的‘原汁原味’和历史沧桑感,保持村寨的原始风貌以及当地居民的传统社会风尚、淳朴厚道的自然秉性,这才是古村落旅游开发的正路。”

■小洲村内的创意小店

  艺术介入使古村落重获新生

  当大批艺术家来到同一个地点采风、创作时,山光水色极好的村落便逐渐成为艺术驻留基地。艺术介入使古村落重获新生,这在岭南有不少鲜活的例子。

  广州小洲村是最具岭南水乡特色的古村寨。村落始建于元末明初,至今仍保留着岭南水乡最后的小桥流水人家。小洲村声名鹊起的重要原因是它成为了广州文艺青年的圣地,这是当代艺术力量介入古村落保护与活化的一个成功案例。

  20世纪90年代早期,以关山月先生为首的岭南画派艺术家为了改善创作环境,选择了既有古村落,又有万亩果林,而且还有小桥流水的小洲村。最初包括关山月、梁世雄等十多位艺术家聚居在这里,形成了艺术家村落。古村落被发现后,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艺术爱好者聚集在此。后来,在村子旁边又成立了小洲村艺术创意区,一时间,小洲村成为与北京宋庄齐名的艺术村。

  随着艺术家和游客越来越多,当地村民通过开设农家乐、青年旅馆等,向游客提供配套的食宿服务,其经济收入也有了大幅增加。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曹劲表示,十年来这个水乡古村发生的巨大变化,充分证明了艺术的力量可以为古村落注入新的活力,在不过度商业化旅游化的前提下,实现了可持续发展。

  云浮市郁南县连滩镇兰寨村是“广东省古村落”,有南江文化带上文化明珠生态之村的美誉。村中明清古建筑众多,文物古迹不计其数,甚至还有元朝末年瑶族先民遗留下的古大屋、古围墙等。2012年10月,广东和广西的高校以兰寨为南江文化创意基地,打造面向全国高等美术院校的实践基地和美术学院写生基地。目前,国内共有几十所高校与兰寨村签订了共建教学实践基地的协议。兰寨村成为广东古村落艺术活化的又一个典型。

  曹劲告诉记者,最初在兰寨村建立中国高等美术院校写生基地时,村民们的态度漠然,但当他们看到这一计划为当地带来的就业机会与传播效应之后,都积极投入到相关工作中来,如今,村民们在进行合龙舞技艺培训,希望与美术学院的影像创作者一起,将这一传统民俗传承下去。

  与小洲村、兰寨村不同,东莞下坝村的青年人自己走出了一条“艺术+创意+时尚”的古村落活化之路。位于东莞市万江区的下坝村古村落,历史悠久,村内较好地保存了詹氏家祠等古建筑以及明清时期的岭南水乡村落格局,是珠三角地区岭南水乡经济保存较为完整的村落之一,被誉为东莞市的“岭南水乡经济泛博物馆”。

  2010年,一个时装设计师带着她的设计理念、品牌工作室、休闲咖啡馆和一些自我生活元素走进了下坝村的一幢旧房子。一夜之间,“蔷薇之光”的名字让下坝村成为东莞最流行、最时尚的休闲场所。此后,东莞一些艺术院校毕业的“80后”青年纷纷来到下坝村,菩提湾、暂得楼等一个个创意工作室和休闲会所相继成立。

  如今在东莞文艺青年们自发营造下,下坝村逐渐成为了一个集创意、设计、休闲、艺术于一体的生活街区,被称为东莞的“798”。在广州读大学的小王和同学周末特意赶来下坝村游玩,“听朋友说这里有很多时尚的现代创意工作室,来了之后才发现居然有这么多古香古色的老房子”。小王告诉记者,自己也去过北京的“798”,但下坝村是将现代艺术创意元素和古建筑自然地交织在一起,“感觉很奇妙,像穿越了”。

  艺术创意介入重新焕发古村落魅力的例子在广东还有很多,比如有国家级文化艺术平台、中国艺术研究院凤凰创作研究基地的广府村落深圳凤凰古村、有数百位中外版画艺术家驻村创作的客家古村深圳大水田村、正在朝“画家村”努力的江门的石咀村等。不过,专家强调,“艺术村的成功难以复制,古村落保护和活化还需因地制宜。”

 

■下坝坊内长满野草的红砖旧瓦 

 

  古村落保护 村民要有“话事权”

  古村落是村民的古村落,保护村落是保护村民自己的家园,活化古村落村民必须要有“话事权”。如果村民合理的生存权、发展权得不到尊重和保护,那么古村落的活化就是一纸空谈。

  以小洲村为例,虽然艺术+旅游的活化模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村子里的老建筑老屋子依然在不断减少。记者了解到,去年深圳某个村的村民不仅拒绝了政府对村里祠堂、围屋上千万元修缮款,而且还联合请愿政府和开发商拆除村里的古建筑,如祠堂、围屋。为什么?深圳的房价在飙升,一些房地产开发商急于拆迁盖楼,村民更急于拿到眼前的实惠。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曹劲说,“我们是想维护村落的传统风貌,但作为村民,他可能想要过更现代化的生活、住现代化的房子。”这一点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多次得到证实,很多村民甚至迫切等着拆迁老村子,盼着住上楼房。

  当前古村落保护的关键是如何提升当地村民保护古村落的决心和积极性,同时兼顾当地村民的生活质量。这是一项长远的、系统的规划和工程,需要政府、村民以及社会各界力量的共同参与和努力。

■下坝坊内一家幽静的古院落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罗杨:

  古村落的保护不仅是古建筑的保护,还是民俗民情、村落文化的传承,而这需要人来完成。所以,对古村落最好的保护就是村民在其中如常生活的“活态保护”。而像山西乔家大院那样的院落“空心化”是当前一些古村落保护的误区,“空心化”的院落,没有生活气息,民俗风情其实难以真正传承。

 

  佛山市住建管理局副局长渠铮:

  只有守住了古村落、古民居和古景观风貌实体空间的“筋骨肉”,才能传承乡村文化灵动飞舞的“精气神”,记住的乡愁才能够回得去。只有将物质的文化遗产实物载体“凝固住”,非物质的文化遗产才会“活起来”,记住的乡愁才不会成为曾经的回忆。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吴庆洲:

  现在古村落搞旅游,一般是政府主导、企业开发,我们希望最好能有专家参与,尤其是有历史学者、古建筑专家、人文学者参与到其中来,这样就可以在开发之前,做好科学的规划和统筹,进行具体的论证,结合古村落自己的特色进行。

 

  佛山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应如军:

  要加强古村落活化机制和平台的建立,实现古村落资源与社会资本的对接,为古村落活化提供指引。要推动古村落立法保护,将其纳入法治轨道,同时还要加强古村落历史文化研究,努力使古村落成为维系城市价值的纽带,成为市民乡愁寄托的场所。

 

  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抢救工程办公室副主任陈周起:

  当地政府要加大对古村落保护的宣传力度,让村民和民众自觉珍惜和保护自己的文化,保护古村落的核心。但最主要的还是要靠当地居民对自己文化的热爱,靠民间自己的力量,这也是最根本最有效的保护手段。

 

  (李永杰/整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59期新闻·评论图片模板.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