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新闻·评论
博士生延期毕业缘何“不稀罕”
2015年10月10日 10:52 来源:人文岭南54期 作者:本报记者 李永杰 字号

内容摘要: 2010年我国预计毕业博士研究生人数为117978人,实际毕业博士研究生人数仅为48987人,未正常毕业率为58.48%。转变态度是解决延期毕业关键关于如何破解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难题,国内部分高校已经开始尝试用延长博士研究生学制的方式。

关键词: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陈梓峰;申请;学校;毕业论文;博士学位;延长学制;学生;培养

作者简介:

  9月份的开学季,许多高校的博士研究生在迎来一批学弟学妹的同时,不无惊讶地发现,一些本应毕业的学长学姐还“滞留”学校,他们因各种原因不得不延期毕业。近年来,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现象在国内高校越来越普遍,曾有博士研究生这样自嘲:“庭有枇杷树,博一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延期毕业利弊几何?国外是否同样面临延期毕业的困惑?带着上述问题,记者近日采访了几位国内重点高校的在读博士研究生。

  延期毕业现象国内外都存在

  据《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教育事业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预计毕业博士研究生人数为117978人,实际毕业博士研究生人数仅为48987人,未正常毕业率为58.48%;2011年我国预计毕业博士研究生人数为125153人,实际毕业博士研究生人数为50289人,未正常毕业率为59.82%。国务院学位办的全国博士学位获得者数据库显示,2011—2012年,全国博士学位获得者的平均学习年限达到4.3年。

  陈梓峰是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专业在读博士研究生。“我所了解的情况是我们刑法学专业大概1/3的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而且这是一个保守的估计。”不过,对于这一现象,在陈梓峰看来是很正常的状况。“在还未考上博士研究生之前,我就经常听到‘考博容易毕业难’之类的话,当时不以为然。而今作为一名博士研究生,在经历理论学习与实践之后,深刻领会到攻读博士学位之难。最主要在于博士课程期间,不仅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与资本,而且需要处理各种涉及自身的问题。因此,很能理解延期毕业。”

  “就我所在的学院而言,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的可能会占到一半左右,尤其是在职博士研究生,几乎不可能3年完成学业。”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的张念博士告诉记者,延期毕业在他看来尤其是在该学院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谈起延期毕业,暨南大学文学院的王辉博士与张念口吻几乎一样,“并不稀罕”,“我们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学制是3年,但我的5个同门师兄弟中,有3个都延期了2年才毕业,他们经常整天在图书馆进行文本分析,但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在原创性和创新性方面有很大难度”。

  国外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现象是否同样突出?正在英国格拉斯哥大学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的郭龙表示,英国高校的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的现象比较普遍。“就我个人所在的法学院刑法专业来说,延期毕业率能达到百分之六七十。”郭龙说,对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这一现象,从学校来讲,相当于增加了年级数,将增加在校学生数量,给科研管理、后勤服务等系统造成一定压力;从国家来讲,似乎短期内缓解了就业压力,但对总体的学术前景预期而言,可能会面临如何引导出现的新状况以顺利衔接博士研究生培养和学术建设的挑战。

 

■在国外也存在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问题,学生们每天要在图书馆阅读大量的文献。 

                                                              资料图片

  主动申请与被动留级并存

  关于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的原因,虽然受访者的看法不尽相同,但综合起来主要有两大情况:一种是主动申请延期毕业;一种是由于自身原因未能达到毕业要求,被迫申请延期。

  主动申请延期毕业也有着不同的具体情况。陈梓峰表示,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很多博士研究生希望出国交流学习,通常这样的学习需要一年的时间,而且出国机会往往在博士课程的二年级,因此,从国外交流回国后已然只有一年的时间(国内高校博士学制一般为3年),这时不仅需要完成国外学业的总结,还要面对毕业论文的写作,时间就不够宽裕。“所以,这些博士研究生会选择延期毕业。”他说。

  另一种情况,博士研究生已经完成培养计划、达到获得学位的要求,由于工作需要(如掌握某种娴熟的技术或特殊的技巧),或者由于能力突出,导师希望其保持着惯性,多做点高水平研究。“这种情况,如果博士研究生分析得失后,多发几篇高质量的论文感觉对自己的未来发展有利是可以再多读一段时间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的康永虹博士如是说。“进而言之,如果该博士研究生虽然已经达到了答辩和获得学位的要求,但其认识到进一步提升科研能力,以便完成一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对于自己以后的科研生涯是很关键、很重要的时候,那么他就会申请延长一段学习时间,来达到这个目标。”

  被动留级的情况原因就比较简单,主要是因为未能达到获得学位要求,如康永虹所言,“尽管很勤奋,但一直没有达到毕业的标准,也没有发表足够的论文。还有些同学是由于自己平时拖拉散漫,没有计划安排好时间,造成了没有成果、没有论文,或有成果、没有论文等情况。这种情况下,延期是无奈的事情。”

  毕业论文也是造成延期毕业的很大一个因素。张念表示,一部分延期毕业的博士研究生是因为毕业论文难以达到要求而不得已申请延期,比如涉嫌抄袭、论文作假、未能通过各学校的引用率检测等。近年来,国内部分高校也在逐步提高研究生的毕业门槛,加大对博士研究生论文质量的把关。如北京师范大学从2013年开始对博士研究生毕业论文质量提高了要求,并全部送校外进行盲审。2014年,该校应届博士研究生中有超过1/3的学生未申请毕业论文答辩,进入第四年学习。

  此外,受访者还表示,博士研究生自身的生活问题也是导致无法正常毕业的原因。比如在博士课程期间结婚生子的博士研究生,更多的时间要花费在自身的生活方面等。还有一些博士研究生为了解决生活困难,过多的精力都投入到兼职中而难以毕业。

  延期毕业利弊兼有

  在很多人看来,延期毕业不仅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而且会导致延期毕业的学生产生问题,严重的可导致自寻短见。当然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去年,中山大学历史系一位硕士研究生因论文不能按时提交被迫延期毕业,留下“自知延期答辩将是此生永难弥补的缺憾”的遗言后,跳楼自杀。

  对此,张念表示,就个人而言,延期毕业意味着直接的经济压力和未来生活、工作计划延后实施。同时,如果延期时间过长,对自己的精神也会有一定打击。“这甚至可能导致对自己的学术能力产生怀疑,进而出现厌学、放弃研究生涯的情况。”他说。

  另外,延期毕业带来的生活压力也是非常沉重的。“博士研究生大多超过25周岁,面临着结婚生子、经济上要回报父母等诸多现实问题,靠平均1000元左右微薄的月度补贴,维持基本生活已经不易,所以很难安心读书,潜心科研。”陈梓峰表示。

  但是,延期毕业对博士研究生的学术研究也有一定的利好。陈梓峰表示,“延期毕业对完成一篇高质量的毕业论文以及各种问题的解决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提供了更多的时间。”而在康永虹看来,延期毕业的有利之处在于延长在校时间,可以增加阅读量、提高获取数据的能力,可以进一步提升学术研究水平,提高撰写学术论文的数据运用技术和文字控制能力,为未来的科研生涯打下更为坚实的基础。

  转变态度是解决延期毕业关键

  关于如何破解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难题,国内部分高校已经开始尝试用延长博士研究生学制的方式。据了解,厦门大学自2014年起将博士研究生学制由3年延长为4年。该校对近5年的博士研究生毕业时间进行分析后发现,博士研究生在3年的学制内准时毕业率偏低,按时毕业率不到40%。因此,3年的学习时间已明显不适合博士研究生的培养,而博士研究生经过4年的学习后,毕业率基本上能达到合理水平。

  除了厦门大学外,2007年,复旦大学宣布将博士研究生3年为主的弹性学制调整为博士生4年为主的弹性学制。从2012级开始,复旦大学对中文、历史等部分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实施4年学制。华东师范大学从2012级博士研究生开始,已在全校范围实施4年学制。延长学制是否真的能解决博士研究生延期毕业问题?博士研究生们却有着自己的看法。

  康永虹表示,博士研究生学制基本年限的确定应当考虑学校、专业的不同划出基本线,再参照学校的指导性要求、指导教师的具体要求等诸多要素予以设置,切忌盲目划分统一年限。另外可以考虑采用基本能力+弹性年限制,在学生完成基本培养方案、学术能力达到基本水平以后,按照指导教师的具体要求和学生的未来职业规划,由指导教师和学生共同确定剩余学习研究时间(弹性学制年限)。

  张念表示,学制改革对博士研究生而言利弊并存。延长学制需要给予博士研究生更长时间的经济支持,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延期毕业博士研究生的物质压力。同时,延长学制可能延后博士研究生的就业时间,对部分可以在3年内完成学业的学生并不可取。因此,是否可以实行弹性学制以及给予第四年仍在继续学业的博士研究生申请生活补贴的机会是需要认真考量的。

  陈梓峰表示,实际上,现在已经有很多学校的博士研究生培养是4年学制,但是依然还会有延期毕业的现象。在陈梓峰看来,学制改革只是治标而非治本的措施。延长学制无疑能给博士研究生提供更多的时间来处理学业、生活等各种问题。但是,大多数博士研究生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更多的会存在“第一年不在意、第二年疏忽、第三年赶工”的懈怠状况,对待博士课程期间的各项任务不够认真,因而难以达到毕业要求。那么,即使延长学制也不一定能降低延期毕业率。究其根本,对大多数博士研究生而言,还是需要提高自我水平、转变自我态度才能减少延期毕业的可能。延期毕业作为一种特殊状态而存在,仅仅适用于特殊个体。

  郭龙表示,其所在的专业英国和美国的博士研究生培养学制一般是3年,欧陆国家一般4年。学制适当延长,必须与培养内容、培养前景乃至后勤服务等系统衔接和配套,否则将很容易出现“木桶原理”的不尽如人意。延长学制不是一个单目标系统,而是一个多目标系统,需要统筹考虑,充分论证。最好视学校定位、专业情况乃至指导教师和学生情况而定,“慢工出细活”不是宇宙真理,而是有多样条件限定的。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受访博士姓名均为化名)

 

■2015年6月30日下午,中国传媒大学2015届研究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现场,获得博士学位的研究生。                                      本报记者  吕家佐/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