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学界 >> 学人学派
铜鼓探索万种情 —— 蒋廷瑜、彭书琳伉俪小记
2019年09月25日 14:22 来源:人文岭南第96期 作者:本报记者 武勇 字号

内容摘要:如今年届耄耋之年,蒋廷瑜仍然不顾腿疾,不时出现在考古工地,兴致勃勃地观摩考古现场,他的身心已经深深印上广西考古的痕迹,也在继续书写着广西考古的新华章。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广西考古界,蒋廷瑜既是备受尊敬的“老馆长”,也是广西考古研究的“活字典”。蒋廷瑜说,他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就到广西参加文物普查和考古发掘工作,一干就是四十多年,直到退休也没有换过工作。填写履历也最简单,只是一行字。虽然履历仅仅一行字,但蒋廷瑜先生的研究成果十分丰富。从1975年发表第一篇考古工作报告开始,蒋廷瑜先生先后发表了100多篇文章和20多本著作,在秦汉考古、铜鼓研究等领域均有精深造诣。

  灵渠边走出的考古学家

  位于广西兴安县的灵渠举世闻名,蒋廷瑜、彭书琳伉俪都是兴安县人,他们是初中同学。高中毕业后,蒋廷瑜到北京大学读考古专业,彭书琳则到广西大学读采矿专业。

  提及过去,蒋廷瑜说他是幸运的。在他高中毕业的时候,北京大学希望能在广西选拔两名学生学习考古专业,他和另外一名同学成绩靠前,便进入北京大学学习。

  毕业之后,蒋廷瑜没有选择到条件更好的地区,而是回到在当时被认为是“老少边穷”地区的广西南宁,开启了广西考古研究的工作生涯。彼时蒋廷瑜、彭书琳虽然都在南宁工作,但是一个是田野考古,一个是野外地质工作,二人聚少离多。所幸当时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需要一名研究体质人类学的研究人员,而地质学和体质人类学有相通之处,于是彭书琳便开始了体质人类学的研究历程,从人类学视角研究岭南的洞穴遗址及崖洞葬等问题,这是此前鲜有人涉猎的学术领域。彭书琳说,以前做地质调查和地层、矿物打交道,现在做体质人类学,和人类遗骨等遗存打交道。这种研究虽然仍在野外做调查,但却使蒋、彭二人在研究领域上走到了一起,在野外做调研的时候,两人也是相伴而行,一个田野考古,一个田野“捡骨”。

  走进铜鼓研究

  进入文物考古研究所后,蒋廷瑜先后多次参与了广西境内考古发掘及文物普查工作,足迹遍布广西90多个县市。在深入壮、瑶、苗、侗、彝、水、京、毛南等少数民族村寨,考察民族民俗文物过程中,蒋廷瑜对广西的文物历史和现状有了初步的认知。蒋廷瑜的足迹遍布南宁豹子头贝丘遗址、横县秋江贝丘遗址、资源晓锦遗址、兴安秦城遗址、合浦汉墓、贵港汉墓、兴安石马坪汉墓、贺州石壁湾汉晋墓、柳城大埔窑址的发掘现场。他还参与整理了南宁新石器时代贝丘遗址、田东锅盖岭战国墓、平乐银山岭战国墓和汉墓、贵港罗泊湾汉墓、合浦堂排汉墓、兴安石马坪汉墓等遗址的考古发掘报告。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蒋廷瑜将更多精力用在铜鼓研究上。

  “我开始铜鼓研究是被推上前台的。”蒋廷瑜说。实际上,在文物普查中,他曾经与铜鼓有过亲密接触,也征集到两面铜鼓,这种沿用数千年的文物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在1972年越南考古代表团访问中国的时候,中越对铜鼓起源等问题有一些争议,不少著作用英文等语言发表,作为铜鼓重要分布地区的中国,铜鼓研究在国际学术界话语权缺失,也是触动他从事铜鼓研究的动力之一。当然,还有他的老师苏秉琦的教诲和鼓励。在1979年全国考古规划会议上,铜鼓研究被列入南方民族考古重要课题,同时全国首次铜鼓研究学术讨论会也决定在南宁召开。为了筹备这次会议,他被分配到铜鼓资料搜集组,参与搜集国内铜鼓资料,触摸、考察实物。为此,他几乎查阅了国内能找到的所有铜鼓资料,为今后的铜鼓研究作好了铺垫。

  1980年,古代铜鼓学术讨论会在南宁召开,他受中国古代铜鼓研究会委托,起草《古代铜鼓学术讨论会纪要》。随后在文物出版社编辑孙关根的鼓励下完成了8万字的通俗读物《铜鼓史话》的编写,由此逐步走进了铜鼓研究的领域。

  如今年届耄耋之年,蒋廷瑜仍然不顾腿疾,不时出现在考古工地,兴致勃勃地观摩考古现场,他的身心已经深深印上广西考古的痕迹,也在继续书写着广西考古的新华章。

作者简介

姓名:本报记者 武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