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学界 >> 学科前沿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2019年11月27日 10:22 来源:人文岭南第98期 作者:张晓强 刘志铭 字号

内容摘要: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目标。通过创新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解决我国经济体系大而不强的现实问题,成为新时代经济发展的方向和目标。复杂适应系统理论,为我们理解新时代经济正在发生的适应性态势,在各种新要素产生乃至价值创造过程中重塑复杂经济体系中各个创新主体的企业家精神,提供了参考。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目标。通过创新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解决我国经济体系大而不强的现实问题,成为新时代经济发展的方向和目标。复杂适应系统理论,为我们理解新时代经济正在发生的适应性态势,在各种新要素产生乃至价值创造过程中重塑复杂经济体系中各个创新主体的企业家精神,提供了参考。

  重视企业家精神

  当前,世界经济正处在新旧动能转换之际,驱动经济发展的动力已经从传统要素驱动时期迈入创新驱动时期,企业家精神作为一种极为稀缺的生产要素显得更加弥足珍贵。有学者认为,企业家精神的本质是企业家有目的、有组织的系统创新。系统化创新的来源具有复杂多样化特征,创新是在为客户提供新产品和服务的过程中,改变要素的产出,创造新的价值。

  20世纪初,美国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人类社会进步与经济发展的引擎是企业家的创新,企业家的精神力量是创新的来源。然而,20世纪前叶,以斯密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与以凯恩斯为代表的宏观经济学处于主导地位,基本上忽视了企业家精神这一生产要素,没有给予企业家在经济发展中发挥作用的空间和位置。直到20世纪70年代,随着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产生和发展,传统生产要素不仅受到要素边际收益递减规律的影响,而且在供给能力下降、成本上升和环境承载力不可持续等约束条件下,经济发展的传统动能趋于式微,经济发展迫切需要生产要素的革新与升级,即激发新动能。于是,熊彼特早期提出的企业家“创造性破坏”理论又重新引起经济学家的重视。

  熊彼特认为,企业作为企业家精神的载体,不同时代的企业组织体现了企业家精神演化的历史特征。新时代中国的企业家精神是什么?有调查显示,中国当代企业家精神依次是诚信、敬业、创新和责任感等。其中,乐于奉献和造福社会的责任感,体现了当代企业家精神新的内涵。

  灵活运用整体性思维

  现代化经济体系是由社会经济活动各个环节、各个层面、各个领域构成的一个有机整体。中国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建设,不仅需要激发企业家精神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生态环境中的活力,而且需要运用复杂系统的整体性思维,全面协调国家治理、市场开放、产业结构、区域平衡、生态良好等多个子系统的发展,突破传统经济学还原论思想分析经济现象时“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局限性。

  复杂适应系统理论是现代系统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它进一步发展了复杂系统理论。1994年,美国学者霍兰提出了CAS理论。霍兰将CAS定义为“由用规则描述的、相互作用的主体组成的系统”。他认为,系统的发展动力源于主体的适应性。这种主体的适应能力主要表现为,能够在不断学习与积累经验的过程中,通过与环境以及其他主体的交互,进行自身结构和行为决策的调整。这种主体的适应能力也造就了系统的巨大复杂性。

  当创新引领经济发展时,系统化创新不只是企业家独有的行为,聚集在经济系统内的广泛利益相关群体对于产品和要素市场匹配与否的预期,都会产生正负反馈反应。由“政府+企业+科研+用户+自然”构成的多元创新主体是一个复杂的创新网络群体。网络空间中,政府部门的科技政策、产业部门的产品创新、高校院所的科学研究、消费者群体的消费需求,以及为缓解自然环境压力进行的生态创新,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系统化的产品、信息和资金的交流。同时,创新主体与它们所处的创新环境相互适应、彼此作用,并在协同创新的过程中实现价值创造。

  进入21世纪,互联网尤其是物联网技术创新作为一种创造性技术,推动了一批互联网企业的诞生,网络空间的进一步发展给经济注入了新动能。例如,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等企业,在各自擅长的科技领域建立了富有经济活力的复杂适应系统,为中国智慧城市和智能制造的发展提供了数据化支持。

  引导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塑世界经济格局,以信息技术为支撑的数字经济方兴未艾,正在引领经济发展。有调查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到8.5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1.2%,网络支付用户规模达6.33亿;2018年,移动支付规模达277.4万亿元,稳居全球第一。

  为更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国正在积极推进数字经济产业化,引导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未来我国要继续激发市场蕴藏的活力。市场活力来自于人,特别是来自于企业家与企业家精神。培育多样化创新主体的企业家精神,有利于对数字经济关键生产要素进行数据挖掘和计算,驱动商业模式的创新和价值创造,为经济发展提供内生动力。

  要继续加大对数字技术的基础研发投入,完善产学研用创新系统。我国在科技创新领域与发达国家的差距逐步缩小,数字经济领域的基础产业得到大力发展,实现了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和基础软件等领域领跑的发展态势,激发出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

  应适度超前部署数字基础设施,进一步缩小区域和城乡的网络鸿沟,迈出建设网络强国的坚实步伐,实现中国数字经济的“弯道超车”。

  要适时做好制度衔接和规则创新,为数字经济的发展提供保障。在坚持网络主权和数据安全的前提下,推动建立多边、透明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共商共建全球数字经济新规则。

 

作者简介

姓名:张晓强 刘志铭 工作单位:华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华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区域经济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