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鸣 >> 社会科学争鸣
【文萃】谢霄男:网络低俗化炒作乱象的伦理之思
2019年01月25日 10:17 来源:《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谢霄男 字号
关键词:网络;信息传播;文化;伦理;道德;异化

内容摘要:深刻认识网络低俗化炒作乱象所引发的种种伦理危机,努力探究乱象形成的本质原因,积极探寻可行的治理对策,有助于促使网络文化复归求真、求善、求美的本色。

关键词:网络;信息传播;文化;伦理;道德;异化

作者简介:

  “炒作”作为一种博取关注度、扩大影响力的手段,行为本身并不具有贬义。伴随互联网这一新型大众传播媒介而起的网络炒作,在聚焦公众注意力方面,亦不失为一种快捷、高效的信息传播方式。倘若注意力诉求者、网络新闻工作者单纯为聚焦公众眼球,不惜歪曲、捏造、夸大客观事实,不耻挑战人伦底线,不畏逾越法律边界,就可能会出现网络低俗化炒作乱象。守护我们共有的网上精神家园,不单是政府部门的职责,更是每一位公民应尽到的义务。深刻认识网络低俗化炒作乱象所引发的种种伦理危机,努力探究乱象形成的本质原因,积极探寻可行的治理对策,有助于促使网络文化复归求真、求善、求美的本色,还网络空间一片清朗的天空。

  一、网络低俗化炒作引发的伦理危机

  (一)网络低俗化炒作冲击着人们的伦理底线

  网络低俗化炒作满足了部分信息传播受众的猎奇心理,可以暂时性地娱乐其身心。但从长远来看,网络空间弥散的这种乱象,却会使信息传播者及受众付出人格扭曲的代价。网络低俗化炒作无视伦理底线,通过制造花边新闻聚焦公众眼球,会使越来越多的信息传播受众沉浸在感官享受中,迷失于“网络低俗化炒作的文化围城”里。

  在网络社会,有着类似情感遭遇、生活经历的群体会集合在一起形成极化效应。伦理底线失守、精神追求丧失的群体聚集在一起,即便在组织上再松散、在力量上再脆弱,都可能降低人们精神生活品质并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网络低俗化炒作冲击着人们的伦理底线,对人们的精神生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二)网络低俗化炒作加重了人们的道德焦虑

  网络低俗化炒作从表象上来看,是网络推手为谋求眼球经济效益、恶意将网络空间演变为肆意诳语的虚拟市场的过程。当网民对网络炒作的道德实然与道德应然状态存在强烈反差时,就会产生过重的道德焦虑。网络低俗化炒作乱象充斥于网络空间,人为制造了自我与超我的紧张关系,干扰了超我规范自我的伦理准则,是网络文化系统中不相容且可离的要素。当自我长期受到超我的惩罚,人们的道德焦虑就会加重,就会难以避免地陷入痛苦与纠结之中。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网络低俗化炒作是与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时代乐章极不和谐的“音符”。

  (三)网络低俗化炒作加速了人们的异化程度

  网络低俗化炒作消解了人们进行价值评价与价值判断的主体性,使人的本质逐渐陷入异化困境。人们在消费网络低俗化炒作所带来的种种网络文化产品的同时,也让自身变成了网络垃圾控制和改造的对象。网络低俗化炒作是一种外在的、奴役人的异己性力量,放任其所制造的网络垃圾存在,会导致人们社会生活的行为标准发生变化。人们在网络低俗化炒作中逐渐沦为了“物欲的奴隶”。人们脱离“在场”的、有价值理性的社会关系太久,会变成片面化发展的人。网络低俗化炒作这种符号意义体系异化,使得现实社会的伦理现状与伦理期望程度的张力越拉越大,加速了人们的异化程度。

  二、网络低俗化炒作的伦理症结

  (一)信息传播受众缺乏必要的理性自觉意识

  从总体上来讲,信息传播受众所缺乏的理性自觉意识,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表现。首先,信息传播受众缺乏必要的信念自觉意识。其次,信息传播受众缺乏必要的精神自觉意识。最后,信息传播受众缺乏必要的行动自觉意识。因此,信息传播受众缺乏必要的信念自觉、精神自觉、行动自觉意识,是网络低俗化炒作乱象丛生的重要的伦理症结所在。

  (二)注意力诉求者缺少起码的人伦价值底线

  注意力诉求者缺乏起码的人伦价值底线,借助多样性信息传播手段与多渠道信息传播路径炒作网络低俗化信息,所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往往是超乎常人想象的。注意力诉求者缺少起码的人伦底线,不再进行有效的“自诉”与“观过”,就会不畏触碰道德甚至法律红线、不忌用谎言和谣言包装自己。道德自省、自律的心理基础坍塌,谎言、谣言弥散所引起的文化症候会给人们带来深重的伦理创伤。

  (三)网络新闻工作者缺失应有的社会责任感

  网络新闻工作者头顶上所佩戴的是社会授予的“无冕之冠”,对网络舆论的影响至为重要。其借助网络平台与从属的网络机构发布相关信息,有责任确保传播内容的真实性与向善性。然而,受经济利益的驱使,部分网络新闻工作者不惜用以偏概全、断章取义的方式制造网络新闻“卖点”,炒作网络低俗化信息。因此,网络新闻工作者缺失应有的社会责任感是人们掉入网络低俗化炒作伦理困局的重要原因。

  三、网络低俗化炒作的伦理治理

  (一)增强公共理性精神

  有效治理网络低俗化炒作乱象,需要切实增强信息传播受众的公共理性精神。一方面,信息传播受众最应该增强的公共理性精神是确立理想与坚定信念。确立马克思主义信仰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是增强信息传播受众公共理性精神的具体表现。实现共产主义是秉持公共理性精神的人们应该确立的伟大理想,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则是秉持公共理性精神的人们应该确立的共同理想。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贡献力量,信息传播受众需要自觉与损害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网络低俗化炒作行为作坚决而彻底的斗争。另一方面,信息传播受众应该增强公共理性精神,积极奉献社会,避免做“无聊的看客”。信息传播受众所应该增强的公共理性精神,还包括扮演好信息“把关人”的角色。信息传播受众应增强自身的公共理性精神,对存在的网络低俗化炒作信息有所认识,不做二次传播的推手、不做信息扩大化的“帮凶”。以组织化的形式有条不紊地开展信息传播受众的公共理性教育活动,是我们当下迫切需要开展的工作。

  (二)培养正确价值导向

  化解在网络低俗化炒作下日益加重的道德焦虑,可以从外源性与内源性两个方面进行。从内源性道德焦虑的角度来看,我们当前亟需将主流价值观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教育深度融合,并将之拓展到网络空间,“互联网已经成为受众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获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信息资源的主渠道”。坚守羞耻感底线、弘扬主流价值观、塑造科学事业观,是培养正确价值导向、摆脱内源性道德焦虑的可行性策略。从外源性道德焦虑的角度来看,斩断网络低俗化炒作走红链条,是治理这一乱象、根绝外源性道德焦虑、培养正确价值导向的有效途径。对走红链条的形成规律、运转方式、作用机理等,我们应组织专业化团队进行科学分析并制定相应的治理对策。譬如,相关部门可以在网络低俗化信息炒作流量变现上设置限制,建立监管机制,出台并完善网络信息传播法律法规,加大对违法违规者的惩处力度。培养正确价值导向需要久久为功,在促使人们摆脱内源性与外源性道德焦虑上同时发力。

  (三)建构现代传媒伦理

  在网络空间为人们提供精神食粮的网络新闻工作者,应该尽起责来。我们应以“真”为出发点、以“善”为着眼点、以“美”为立脚点,积极建构现代传媒伦理。以“真”为出发点建构现代传媒伦理,应该促使网络新闻工作者明确信息传播的真实性关乎网络媒体的公信力,关乎其自身的生命力。以“善”为着眼点建构现代传媒伦理,应合理利用现代传媒工具。现代传媒工具本身并不具有价值判断功能,以之为媒介进行网络信息置顶与扩散的权力,很大一部分掌握在网络新闻工作者及其所属的网络机构、网络平台手中,所搜集、整理、加工、推送乃至炒作的网络信息是否能够摒弃低俗性,有赖于如何使用现代传媒工具。以“美”为落脚点建构现代传媒伦理,我们应将中华优秀美感文化植入信息传播受众、注意力诉求者以及网络新闻工作者的心中。建构现代传媒伦理的关键,是在整个社会强化中华优秀美感文化教育。在弘扬中华优秀美感文化的同时,我们还要注意加强推进法治化教育。只有二者合力,才能够从根本上清除网络低俗化炒作生存与繁衍的土壤。以求真、求善、求美建构现代传媒伦理,有助于有效抵制网络低俗化炒作乱象,有助于网络新闻工作者、网络机构、网络平台为人们提供绿色的精神食粮,有助于还网络空间一方道德净土。

  (作者单位:重庆邮电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1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贾伟/摘)

作者简介

姓名:谢霄男 工作单位:重庆邮电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有冬)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