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 无神论
王珍:无神论是精英的深奥学问,但终会普及
2015年08月04日 16:41 来源:《中国民族报》2015年8月4日 作者:王珍 字号

内容摘要:无神论是精英的深奥学问,但终会普及大众

关键词:无神论;霍尔巴赫;有神论;神

作者简介:

  原标题:无神论是精英的深奥学问,但终会普及大众

  法国哲学家霍尔巴赫竟然冒当时西方传统之天下大不韪(因为当时“所有的国家里,人民都信奉宗教”)而宣传无神论,是否是要让这些国家的人民抛弃宗教有神论呢?对于这个问题,霍尔巴赫认为,虽然每个国家都信奉宗教,但是对这种宗教,人民并不了解,也不进行思考和推论,他们只是按照传统遵行;只有神学家才研究非常复杂而不为人民所理解的各种神学问题。他认为,如果由于偶然的原因,人民失去了他们并不理解的神学,他们也不会感到不安,而会很快地安于新的状况。

  无神论的著书立说只是为能阅读、能思考、敢于自我批判以及探索真理的人而写的。那么,于普通民众何益?霍尔巴赫认为,如果希望写文章或一下子消灭普通人民的宗教有神论偏见,那显然是不合理的。

  但是,霍尔巴赫最终并没有抛弃人民大众。他认为,“思想健全和老成持重的人力求深造,知识逐渐在推广,最后终于要传到普通人身上去的。”这就是说,虽然他认为无神论是精英的学问,普通群众不会立刻拥有它,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最后终于会到达普通人那里。他认为,“哲学在一切民族那里历来所起的作用就是似乎预定充当宗教的婢仆”。在宗教有神论占统治地位的国家和社会中,无神论要到达普通民众那里,需要知识分子的工作。哲学依靠健全的理性,反对迷信、谬误和偏见。他希望哲学能够最终代替宗教有神论:“如果哲学代替了宗教,世界上该会发生何等有益、何等伟大的革命啊!”他以自己“健全的理性”希望:“但愿统治各民族的虚无缥缈的幽灵烟消云散,但愿合理的思想在似乎永远注定要成为谬误的牺牲品的理智中,自动地发育生长”。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一点与中国不同,“中国一向是最不关心宗教的”,“中国人不以宗教观念和宗教活动为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这一切自然标志出中国文化与其他主要文化的大多数,有根本的、重要的不同”。

  无神论者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吗?霍尔巴赫认为,世风败坏的真正根源在于宗教。因为宗教“永远只能用毫无实际作用的各种障碍物来抵抗败坏的世风”,从而并不能使世风得到真正扭转。那么,什么是人真正的利益和最神圣的义务呢?对霍尔巴赫来说,如何才能履行人“以自身和同类的幸福为目标”这一最神圣的义务呢?——人们需要把眼睛从天国转到地上,而“只有科学、理性和自由才能促进人们的进步和幸福。”他认为,只要人自身具有正义感,就会通过自身的力量同人的缺陷作斗争,而绝对不会需要神灵和对神灵的恐惧;当人受到真正的教育,就会自然变得善良,也不会需要神灵和对神灵的恐惧。

  因此,霍尔巴赫认为无神论与道德是完全相容的。那么,怎么能够促使无神论者行善呢?他说,人们会以为不害怕神,就没有可怕之物,就会为所欲为。他说无神论者只是不信神,他们也有自己的所怕——他们害怕人民,害怕人民的轻视,害怕耻辱,害怕法律的制裁,并且最后无神论者会害怕自己,害怕自己的良心——这个内心法官的审判和责备。信神者的“良心只知道自己是否得到上帝的欢心,但对这个上帝,他是没有任何观念的。因为向他说明上帝不可理解和值得怀疑的意图的,就是那些值得怀疑的人”,而无神论者的“良心是建立在我们对人们的认识和我们对自己的行为,必然使人们产生的那些感情的认识的基础上的。”写到这里,中国读者会不会有一种“熟悉的陌生感”,也即是它虽然出自国外思想家之口,但中国人却有一种遥远的熟悉感?此中深意,应有原因;但原因的探求是另一个问题了。

  进一步,不信神,什么能保证无神论者的良心?关于这个问题,霍尔巴赫指出,“生活经验会向无神论者证明,没有哪一种恶行不会必然地招致报复。”也就是说,因果的必然法则,无神论者是清楚的。而且无神论者“珍重生命”,他会适度理性地生活,而不会过“苟且偷安的可怜生活”。说到什么能保证无神论者不会暗中干坏事,他认为无神论者由于无法避免内心对这种行为的恐惧,是不会去干的。他列出两个原因:一是每个诚实的人都有一种自尊的需要和追求;二是无神论者也很清楚,如果做了坏事,“任何一些无法预见的情况都可能揭露他的一切秘密勾当。”总之,信神者是顺应神,无神论者则是畏民、畏法,顺应自己内在自觉的良心去行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晓丹)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