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内丹学与道家文化关系考论
2020年01月09日 11:17 来源:《东南学术》 作者:詹石窗 何欣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内丹学与道家文化关系密切, 其形成因袭了道家的宇宙论及内修方术, 并进行了多层次发挥, 发展出系统的丹道宇宙论和身心炼养的体系。内丹学成熟后, 道家又通过对经典的注释和生命哲学的诠释等来汲取它的文化营养, 完善和升华了道家文化。内丹学与道家文化之所以能在相互融通中发展, 得益于其共同的修道观念和思维方式。研究和借鉴内丹学的思想文化要素, 对现代人的身心健康和价值实现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内丹学;道家文化;丹道宇宙论;身心炼养

  作者简介:詹石窗, 哲学博士, 四川大学老子研究院院长、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何欣, 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研究生。

  基  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百年道家与道教研究著作提要集成” (项目编号:14ZDB118)。

 

  在以往许多人心目中, “内丹学”不过是道教的一种神秘修炼法门, 不登大雅之堂。因此, 在许多文化史论著里, 内丹学常常被忽略;即便论及, 也往往轻描淡写, 未予以足够关注。在西方文化强势进入中国社会, 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强烈冲击的特殊背景下, 人们“忘记”或者回避“内丹学”, 这完全可以理解。然而,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基于身心健康的需要, 民间社会在近年来却暗中涌动着一股践行“内丹学”的热潮。随之而来的文化现象是:内丹学的一些术语开始在社会上流行, 例如“精气神”这一组概念, 被贯入新的内涵后, 已然成为当今民族振兴、国家治理的热门语词。如何评估内丹学的作用、地位以及社会影响?从不同角度观照, 将会得出不同结论。本文拟以它与道家 (1) 文化的关系为切入点进行考察。

  一、内丹学对道家文化的因袭与发挥

  “内丹”之名首见于隋代道士苏玄朗。据陈国符考证, 有青霞子苏玄朗, 于隋代开皇中, “来居罗浮, 乃著《旨道篇》示之”, 于是, “道徒始知内丹矣”。 (2) 至宋初, 雅好内修的养生实践者终建构出一个以“丹道宇宙论”为基础, 以“身心炼养”为原则, 以“与道合真”为追求目标的富有特色的学说, 这就是内丹学。丹道宇宙论和身心炼养体系分别回答了人为什么能和怎么才能与道合真的问题。内丹学的形成与完善, 其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但如果深入考察, 就会发现它与道家文化存在着不解之缘。

  (一) 从宇宙论看内丹学对道家文化的继承和演绎

  内丹学的最终目标是“与道合真”, 那么作为“后天”的“人”, 为什么能与“先天”的“道”合一呢?“修大丹, 与天地造化同途”, (1) 内丹学认为, “人”与“天地”的造化是一致的。实际上, 不仅是“人”, 世间万物的“造化”都与宇宙的“造化”一致。要解决为什么能“与道合真”的问题, 就需要从内丹学的宇宙论入手。内丹学继承了道家宇宙论的内容, 并有所演绎, 构建了自身的丹道宇宙论, 为其“与道合真”的最终目标提供可能性论证。这种可能性主要体现在宇宙本根论和演化论两个层面。

  本根论所涉及的问题是世间万物是从何而来?《庄子·则阳》云:“万物有乎生而莫见其根;有乎出而莫见其门。” (2) 万物之“所生”和“所出”即是宇宙之本根。道家认为, 这个“本根”即是“道”。《道德经》云:“有物混成, 先天地生, 寂兮寥兮, 独立不改, 周行而不殆, 可以为天下母。” (3) “本根”是实实在在的, 它是天下万物的“母亲”。内丹学基于“与道合真”的最终目标, 继承了道家的“道论”, 并进行了演绎。丹道宇宙论所言之“道”与道家宇宙论所演之“道”在理论层级上是一致的, 都是将其视为世间万物的本根, 而“人”作为世间万物的一种, 也是由“道”而生, 这是内丹学对道家文化的继承。而内丹学认为, “道”是永恒的, 而凡人肉身是暂时的。要修炼有成, 就应该感通大道, 合于大道, 这样才能让“暂时”转化为“永久”。内丹学将“道”视为“先天”, 将由“道”所生的“人”视为“后天”。为了实现目标, 就必须实施由“后天”回复“先天”的“生命工程”。《乐育堂语录》称:“论人之未生也, 在太虚中原是与天同体。及至生时, 幼冲之年, 犹是天真烂漫, 浩浩乎与天之气机流行不息, 浑然潜通。因知识一开, 浑浑沦沦之体因之凿破而不完全。” (4) 天地万物由“道”而生, “人”之未生之前是合“道”的, 这就是“先天”状态。但既生之后, 因为知识增长, 是离“道”越来越远的, 这就是“后天”状态。既然离“道”越来越远, 就必须由“后天”返回“先天”, 即“与道合真”。这是内丹学对道家文化的演绎。

  演化论所涉及的问题是万物如何由“道”演化而来?道家认为, 万物的演化是分阶段的, 《道德经》云:“道生一, 一生二, 二生三, 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 冲气以为和。” (5) 这个“道”是形而上的宇宙本根, 由“道”而产生形而下的浑沌未分状态, 这就是“一”;由这个浑沌未分的状态产生的“阴阳二气”, 这就是“二”;由“阴阳二气”相交而产生一种适均状态, 这就是“三”;万物就是在这种“适均状态”中产生的。《悟真篇》云:“道自虚无生一气, 便从一气产阴阳。阴阳再合成三体, 三体重生万物昌。” (6) 内丹学也认为“道”是分阶段化生出包括人在内的世间万物, 这是对道家宇宙演化论的继承。同时, 内丹学认为“归根复命”才是世间万物“合道”或“顺道”的运化方式。常人的生老病死的过程并没有“归根”, 因此是“逆道”的。强调要“逆常人之道, 而顺于大道”, 只有这样, 才是“合道”。也正是在“归根复命”思想指导下, 内丹学将“由道而人”和“由人而道”的程序都阶段化了, 构建了其“形·精·气·神·虚·道” (1) 互化的宇宙演化模式。《化书》开篇即云:“道之委也, 虚化神, 神化气, 气化形, 形生而万物所以塞也。道之用也, 形化气, 气化神, 神化虚, 虚明而万物所以通也。” (2) 从内丹学的角度看, “道→虚→神→气→精→形”是逆道而行的, 也就是常人“生老病死”的过程;“形→精→气→神→虚→道”是顺道而行, 也就是养生实践者“与道合真”的过程, 就是“脱胎换骨、变化气质、修复自我、生命回归”的过程。

  (二) 从修炼术看内丹学对道家文化的承袭与变通

  丹道宇宙论回答了“人”为什么能“与道合真”的问题。那么, 具体怎么做呢?内丹学在承袭了道家修炼法门的基础上, 有所变通, 构建了以“性命双修”为主要内容的炼养体系。“性命双修”也就是“身心合炼”, 《中和集·性命论》云:“性之造化系乎心, 命之造化系乎身。” (3) “身与心”本是不可分的两大要素, 要去除疾病、维护健康就必须“炼身修心”;但从操作层面看, “炼身” (命功) 与“修心” (性功) 又有各自的操作法度。所以, 我们从“命功炼身”和“性功修心”这两个层面来研究内丹学对道家文化的承袭与变通。

  内丹学的“命功炼身”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炼形护体、药物服食、炼精与气。这实际上是对身体“由外而内”的“炼养”。按李大华和李远国的观点, 内丹学的修炼以“筑基”为起点, 所谓“筑基”就是“修复身体, 补充三宝 (精气神) ”。 (4) 因此, 从广义上讲, 内丹学包括“炼形护体”“药物服食”等之类“恢复和修复身体”的内容。“炼形护体”是指内丹学筑基之时采用的锻炼形体的方法, 如广为流传的“八段锦”等, 这类是吸收道家导引术变通而来的。《庄子·刻意》:“熊经鸟申, 为寿而已矣;此道 (导) 引之士, 养形之人。” (5) “熊经鸟申”就是道家学习动物而得的导引之法。实际上, 现代人在办公室坐久了, 伸个懒腰, 会觉得很舒服, 这也是导引。内丹学在承袭道家导引术的基础上, 经过上千年的实践与变通, 将这类方法进行归类, 并且将其动作标准化, 最终形成了类似“八段锦”的炼形护体之法。如《修真十书杂著捷径卷之十九》就记载了内丹祖师钟离权所传的“钟离八段锦法”。 (6) 这类炼形护体之法, 由于具有良好效果, 逐渐成为普通人日常锻炼的方式之一。

  “药物服食”也是道家养生方术的重要内容。一般来说, “药”是指“丹药和草木药”, 可以泛指各类“营养品”, 如《论衡·道虚》:“闻为道者, 服金玉之精, 食紫芝之英。食精身轻, 故能神仙。” (7) 道家认为, “紫芝”这种天然物品, 吃了它的精华, 可以“成仙”。内丹学首先肯定了服食各种营养物对身体的好处, 但认为不可能“致神仙”, 而只是一种使有疾病而虚弱的身体变得健康的方法。南宗祖师张伯端说:“以至服炼金石草木之类, 皆易遇难成者……若勤心苦志, 日夕修持, 止可辟病, 免其非横。” (8) 有健康的身体, 就能进行“后天”返回“先天”的生命工程, 就能“与道合真”。

  “炼精与气”是内丹学“炼形护体”的核心内容, 具体来讲, 就是修炼“气和精”。道家很早就注意到“气”了, 《庄子·知北游》云:“人之生, 气之聚也;聚则为生, 散则为死。” (1) 将“气”作为人生死的关键。对于“精”, 道家也很重视, 《庄子·在宥》直言:“至道之精, 窈窈冥冥……心静必清, 无劳汝形, 无摇汝精, 乃可以长生。” (2) 直接将“精”与“长生”联系到一起。内丹学将道家对“精与气”的重视拔高了一个等级, 看成是“与道合真”的途径, 《钟吕传道集·论四时第五》:“炼精生真气, 炼气合阳神, 炼神合大道。” (3) “炼精”和“炼气”才能最终“合大道”。现代人经常被身体的健康和情欲等问题困扰, 内丹学主张的“炼形护体、药物服食、炼精与气”, 这对解决这些问题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内丹学的“性功修心”可以分为两个层次:“虚静寡欲”和“行善积德、护国爱民”。与“命功炼身”的“由外而内”相反, “性功修心”是“由内而外”的。虚静寡欲是修心的第一步, 常人时刻处于对权力、名声、金钱、情欲等无尽追求之中, 与之而来的就是无尽的痛苦。道家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老子》有言:“五色令人目盲, 五音令人耳聋, 五味令人口爽。” (4) “五色、五音、五味”之类, 就代表了上述的各种欲望追求。那么要怎么做呢?道家也给出了答案, 那就是“虚静寡欲”, 《老子》云:“致虚极, 守静笃。”又云:“知足不辱, 知止不殆, 可以长久。” (5) 道家认为, 过度的物质追求有损于身心健康, 应该“知止”而常守“虚静”。内丹学典籍《方壶外史·真息论》云:“调心者, 摄念归静, 行住坐卧, 常在腔子。” (6) 《金丹大要·上药三品说》亦称:“养生之士先资其气。资气在于寡欲, 欲情不动, 则精气自相生矣。” (7) “摄念归静”“欲情不动”是内丹学对道家“虚静寡欲”思想的承袭。同时, “心即神也”, “虚静寡欲”也就是将人的意识由“心灵” (识神) 主宰转化为“元神”主宰, 也就是“炼神”的重要途径。《乐育堂语录》云:“思虑未绝, 则志有所向, 意有所图, ……有为而为者, 识神也;无为而为者, 元神也。识神用事, 元神退听, 元神作主, 识神悉化为元神。” (8) “思虑、志向、意图”这就是“心灵” (识神) 作主, “虚静寡欲”之后也就转化为元神作主了。实际上, 要做到“虚静寡欲”并不容易, 是毅力、品格、心性的综合锻炼, 这对现代人的心性锻炼有重要价值。

  内丹学认为, 要想“与道合真”, “虚静寡欲”的修炼只是第一个层次, 还要“济世度人”, 因此将“行善积德、护国爱民”视为第二个层次的修炼。很多人认为道家是“独善其身”的, 对人民和国家是置之不理的, 这实在是很大的误解。《老子》明确指出:“早服谓之重积德, 重积德则无不克, 无不克则莫知其极, 莫知其极, 可以有国。” (9) “行善积德”之人, 是“无不克”的, 是不知道他的极限的, 也可以很好地治理国家。内丹学在心性修养论吸收了道家“积德治国”的思想, 认为想要“与道合真”, 除了前文所言“虚静寡欲”的“内修”之外, 还强调“行善积德、护国爱民”的“外行”, 要将“内修”和“外行”结合起来。如全真道龙门派丹法就明确指出, 炼心不能仅仅局限于精神意识范围之内, 还必须要行善积德, 在尘世中修炼。《晋真人语录》云:“若要真功者, 须是澄心定意, 打叠精神, 无动无作, 真清真净, 抱元守一, 存神固气, 乃是真功也。若要真行者, 须是修仁蕴德, 济贫拔苦, 见人患难, 常行拯救之心, 或化诱善人, 入道修行, 所行之事, 先人后己, 与万物无私, 乃真行也。” (10) 这里的“真功”就是前文所言“虚静寡欲”, “真行”也就是“行善积德、爱国护民”。近代山河破碎之际, 陈撄宁在《致庐山某先生书》中也还说:“修道学仙, 诚为美事;但值国家多难, 正乃志士效力之秋。……独善其身, 已非今日大局所容许。” (1) 内丹学的“爱国护民”思想与实践可见一斑。

  二、道家文化对内丹学的汲取与融通

  事实上, 道家文化和内丹学的关系不是单向的, 内丹学在形成过程中, 主动吸收道家文化的养分。在内丹学成熟之后, 道家文化又反过来汲取内丹学的养分来发展和完善。最后, 内丹学与道家文化在相互融通中共同发展。

  (一) 从经典注释看道家文化对内丹学的吸收与利用

  现存《道藏》之中, 有很多《老子》《庄子》等道家经典便是以内丹学理来进行注解的, 其中又以《老子》注释最为普遍。入宋以后, 这种注释甚至成为道家“老学”的主流。《道藏》中有邓锜《道德真经三解》一书, 即是以内丹学理注解《道德经》。邓锜在其《序》中称:“……三解德曰:交索乾坤, 颠倒水火, 东金西木, 结汞凝铅, 一动一静, 俱合大道。” (2) 这即是对其书思想旨趣的高度概括。这其中的“交索乾坤, 颠倒水火, 东金西木, 结汞凝铅”就是内丹学修炼的内容。“水火 (铅汞) ”即“精神”, “金木”即“元精元神”, 都是内丹学修炼的“药物”。此外, 《道藏》之中有原题“毫社时雍逍遥解”的《道德真经全解》一书, 其中也多涉内丹学术语, 有以内丹学理注解之特点, 如“三元、丹田、三阳”等。“三元”即“天元丹法、人元丹法、地元丹法”;“丹田”是人体中产药结丹的地方, 分为“上中下”三丹田;“三阳”也就是“阴中之阳, 阳中之阳, 阴阳中之阳”, “三阳聚顶” (又称“三花聚顶”) 是内丹学重要的修炼阶段。

  在历代以内丹学理注解《道德经》中, 以清代黄元吉《道德经注释》最为详尽, 理论体系最为完整。其书每章注解分为两个部分, 前一部分以儒学为本并辅以丹道理法讲解老学, 后一部分则几乎纯以丹法诠释经文。如在注解《道德经》第三十三章“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时, 黄元吉称:“修身之道, 不外性命。人欲尽性立命, 必先存心养性, 保命全形。於 (予) 以修之炼之, 积之累之, 则本性长圆, 天命在我矣。……此非外面想像, 乃自家真知, 他人莫能喻也。故曰:‘知人者智, 自知者明’。” (3) 黄元吉这里用知晓“存心养性, 保命全形” (即“性命双修”) 来解释“知人者智”, 这其实上是用内丹学的概念来注解《道德经》。单看一处, 似有附会解释之嫌疑, 但结合全书来看, 确是逻辑清楚, 自成体系。

  面对以内丹学理注解《道德经》的风气, 也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如宋代董思靖撰《道德真经集解》即说金丹为小术, 反对以内丹学注解《道德经》。到了明朝, 朱元璋也在其《御注道德真经》序中说:“朕虽菲材, 惟知斯经 (《道德经》) 乃万物之至根, 王者之上师, 臣民之极宝, 非金丹之术也。” (4) 理论的完善和思想的进步, 很大程度上正是在这种相互批判和融摄中完成的。同时,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历史上以内丹学理注解《道德经》的人的确很多, 这才引来不同朝代和不同身份的人的注意与批判。

  道家的其他经典, 如《庄子》《关尹子》等, 也多运用内丹学理来注解。明朝道士程以宁, 道号复圭子, 撰有《南华真经注疏》。其书即是以内丹学理注解《庄子》的典型。如将“北冥有鱼, 其名为鲲”释为“北方属水, 北冥者, 北海也, 于卦属坎, 于人为肾, 为水, 为铅”。 (5) 将“北冥”解释为“坎、水、铅”, 这里的“坎、水、铅”本来是外丹烧制的术语, 内丹学将外丹学的术语体系吸收, 用“坎、水、铅”代表“精”。“精”即前文所讲“命功炼身”阶段所用到的“药物”之一。宋代陈显微撰有《文始真经言外旨》 (即《关尹子》) , 陈书兼顾三教, 对内丹学理多有涉及。《关尹子》本来就有“婴儿、姹女、绛宫、白虎”等术语, 这些术语在内丹学中都有其特定的含义。如“婴儿”就是代指金丹, 《悟真篇》云:“戊己自居生数五, 三家相见结婴儿。婴儿是一含真炁, 十月胎圆入圣基。” (1) 在金丹家看来, “金丹”刚开始产生时, 如人在母体时的“婴儿”状态, 故有此喻。从术语来看, 《关尹子》本身就有以内丹学理注解的基础。

  上述情况说明:道家通过对经典进行注释的方式, 汲取了内丹学理论来发展完善自己, 也使得道家在“重玄学”之后, 又有了一次理论高峰。

  (二) 从生命哲学看道家文化对内丹学的融摄与升华

  对生命体和生命本身的追问是道家和内丹学的共同主题。对生命的认识程度, 影响着人们对身体的态度。先秦道家对生命的认识是宏观的, 所以其对身体的态度也是宏观的。隋唐之后, 内丹学渐兴, 对生命逐渐进入了微观而深入的认识和体悟。这时候, 对生命的把握展示出宏观与微观兼具的状态, 而道家则把内丹学对生命的微观认识与体悟, 融摄于自身理论体系中, 完善和升华了道家对生命的宏观认识。

  先秦道家站在宇宙论角度上认识和体悟生命。他们从“人”出发, 一以贯通, 将天、地、人甚至整个宇宙都联系在一起, 发展出了“天人合道”的理论体系。正是这种对生命的宏观认识, 使得先秦道家对生命个体本身的认识体现了宏观特质。先秦道家《老子》所提出的“摄生”“贵生”“长生久视”, 《庄子》所提出的“全生”“保生”, 《吕氏春秋》所言的“重己”等无一不是基于道家对生命宏观的认识。

  上古时期, 道、医本不分家。道教基于其对医学和人体经络结构知识的了解, 更加注重个体微观的生命。特别是内丹学兴起之后, 对生命的认识则有了质的飞跃, 进入到了身体内部。内丹学认为, 内修者在开始修炼后, 在人体内有一个“小周天”。小周天是指内修者通过呼吸和意念的作用, 导引“真阳之炁”经尾闾、夹脊、玉枕三关逆督脉而上, 至泥丸宫, 然后下降鹊桥、重楼、黄庭, 沿任脉顺入下丹田,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通“任督二脉”。小周天运行一段时间后, 人体内和体外产生“共鸣”, 就有一个“大周天”。内修者通过人体内部小周天的运行, 掌握了人体内部与外部环境的对应关系, 这种对应有“时间”“部位”“次序”等等。刘一明在《西游原旨》中注解“阴阳瓶”时云:“‘阴阳瓶’, 即功家呼吸阴阳之说, 乃后天之气, 贯穿一身血脉, 营卫五脏六腑, 一呼通天根, 一吸通地户, 一昼一夜, 周身一转, 暗合周天度数, 故内有七宝八卦, 二十四气。” (2) 身体内的“五脏六腑”与“天根、地户”相通相应, “一昼一夜, 周身一转”也是暗合“周天度数”。正是运用这种对应关系, 丹家使内部和外部产生“共鸣”, 从而使外部环境的能量能进人体内部。大周天是人体内部与外部链接的重要通道, 有了这种通道, 修炼就毫不费力了。刘一明在《金丹四百字解》中说:“若知生杀之机, 扭回斗柄, 转身之间, 即到故乡, 可以夺周天造化, 可以合四象五行。一时辰内管丹成, 绝不费力。” (3) 所谓的“夺周天造化”, 也就是同外部周天建立了联系通道, 可以运用外部能量来补充自身, 自然也就不费力。而宇宙则是最大的“周天”。内丹学通过修炼实践, 将人与宇宙联系并对应起来。这便是内丹学对个体生命微观的认识与体悟。

  实际上, 内丹学正是打通了道家对生命认识的“邮递员的最后一公里”。宇宙是宏观的, 个体生命是微观的;个体生命之外有宇宙, 有大周天, 人体内部还有一个小周天。内丹学通过人体内部的修炼和体悟, 了解身体内小周天的运行。最后再反观宇宙的运行, 发现其与人体内小周天的运行是一致的, “时间”“部位”“次序”等也存在着对应与暗合关系, 这是意义非凡的。在内丹学之前, 道家假设人体内部运行与宇宙运行的一致性。内丹实践者通过修炼和体悟, 最后发现人体与宇宙运行的一致是确确实实的, 于是道家也就打通了“最后一公里”。这是意义非凡的, 因为生命最终还是体现在个体生命内部。道家在发展过程中, 将内丹学这种关于个体生命的体悟和认识相融摄, 从而完善了其在先秦就已提出的“天人合道”宏观理论。在逐渐融摄和升华了内丹学对个体生命的认识和体悟之后, 道家最终形成了一套从宏观到微观、从宇宙到个体的生命认识系统。

  三、结语

  内丹学是道教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道教本渊源于道家。所以, 内丹学与道家的关系密切, 并能在融通中发展, 有其历史文化背景的影响。更为重要的是, 内丹学与道家文化具有相同的修道观念和思维方式。

  所谓“修道”, 从广义上讲, 就是根据各自对“道”的不同理解, 以特定的方式修炼不同的“道”。而道家与内丹学的“修道”确有共通之处, 《史记》云:“老子修道德, 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或云:“盖老子百有六十余岁, 或言二百余岁, 以其修道而养寿也。” (1) 道家的“修道”, 是针对生命主体的“寿”而言, 最终目标即是“长生久视之道”。而内丹学通过性命双修的身心炼养体系, 最终目标就是“与道合真”。“道”是亘古长存的, “与道合真”的人自然也是“长生久视”的。正是因为道家与内丹学有着共同的修道思想观念, 他们也才能相互汲取、融通发展。

  除了共同的修道观念, 道家文化与内丹学的思维方式也极为接近。他们都是采用“直觉思维”。道家与内丹学都不重逻辑分析, 而是“直觉”判断。“道可道, 非常道”“大方无隅, 大器晚成, 大音希声, 大象无形” (2) 等“直觉”式的描述在道家的典籍中随处可见。而内丹学在“直觉思维”方面则更胜, “虚室生白”“天人相通”“玄关一窍”等都是内修者以“直觉”所感而描述出来的。除此之外, 道家文化和内丹学还有象征思维 (龙虎坎离) 、比喻思维 (上善若水) 、逆向思维 (顺凡逆仙) 等共通的思维方式。这其实也是内丹学与道家文化能够融通发展的重要原因。

  内丹学的形成和发展, 本质上是中国人长期同死亡这一生命现象作斗争的结果, 是在数千年的时间中体悟宇宙自然规律和人体生命奥秘的智慧成果, 是道家文化的精华, 是道教的精华, 也是道教之所以为道教的原因。内丹学成熟于唐末宋初, 宋代以降, 内丹学就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中国哲学史上四大 (玄学、佛学、理学、内丹学) 思想高潮之一。由于内丹学对生命的终极追求, 符合大多数人的理想, 故而发展到最后, 内丹学实际上形成了一个“交流平台”。在这个“平台”中, 可以修心养性, 可以锻炼身体, 可以培养济世拔苦、先人后己之心, 可以培养高尚的爱国护民的情操。

  注释

  1 按照王明的说法, 道家有狭义、广义之分。狭义的道家专指以老子、庄子为代表的以“道”为理论核心的学术流派, 广义的道家还包括东汉以来的制度道教。本文所谓“道家”是从狭义上说的。

  2 陈国符:《道藏源流考》, 中华书局1963年版, 第434页。

  3 《稚川真人校证术》, 《道藏》第19册, 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 第66页。

  4 陈鼓应注译:《庄子今注今译》下册, 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 第790页。

  5 楼宇烈校释, 王弼注:《老子道德经注校释》, 中华书局2008年版, 第62-63页。

  6 黄元吉著, 蒋门马点校:《道德经讲义——乐育堂语录》, 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年版, 第355页。

  7 楼宇烈校释, 王弼注:《老子道德经注校释》, 第117页。

  8 张伯端撰, 王沐浅解:《悟真篇浅解》, 中华书局1990年版, 第48页。

  9 按:“形”即是代表“身体”, 是“万物”之一, “精气神”代表“三”, “阴阳”代表“二”, “虚”代表“一”。“形·精·气·神·虚·道”互化的过程, 可以视为“道生一, 一生二, 二生三, 三生万物”演化论模式“顺向和逆向”过程的互译。

  10 谭峭撰, 丁祯彦、李似珍点校:《化书》, 中华书局1996年版, 第1页。

  11 徐兆仁主编:《东方修道文库:天元丹法》,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 第48页。

  12 胡孚琛主编:《中华道教大辞典》,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 第1126页、第1236页 (“内丹学”“筑基”条目) 。

  13 陈鼓应注译:《庄子今注今译》上册, 第456页。

  14 《修真十书杂著捷径》卷19, 《道藏》第4册, 第693-695页。

  15 《论衡》, 《诸子集成》第7册, 中华书局1954年版, 第69-70页。

  16 张伯端撰, 王沐浅解:《悟真篇浅解》, 第2页。

  17 (2) 陈鼓应注译:《庄子今注今译》下册, 第646、329页。

  18 徐兆仁主编:《东方修道文库:全真秘要》,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 第14页。

  19 (5) (9) 楼宇烈校释, 王弼注:《老子道德经注校释》, 第27、35、112、156页。

  20 陆西星著, 盛克琦编校:《方壶外史》, 宗教文化出版社2010年版, 第366页。

  21 徐兆仁主编:《东方修道文库:金丹集成》,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 第65页。

  22 黄元吉著, 蒋门马点校:《道德经讲义——乐育堂语录》, 第253页。

  23 《晋真人语录》, 《道藏》第23册, 第697页。

  24 胡海牙总编, 武国忠主编:《中华仙学养生全书》下册, 华夏出版社2006年版, 第1304页。

  25 《道德真经三解》, 《道藏》第12册, 第184页。

  26 黄元吉撰, 蒋门马校注:《道德经注释》, 中华书局2012年版, 第142页。

  27 《大明太祖高皇帝御注道德真经》, 《道藏》第11册, 第689页。

  28 《南华真经注疏》, 《藏外道书》第2册, 巴蜀书社1992年版, 第305页。

  29 张伯端撰, 王沐浅解:《悟真篇浅解》, 第24页。

  30 刘一明:《西游原旨》, 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年版, 第316页。

  31 刘一明:《道书十二种》,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0年版, 第569页。

  32 司马迁:《老庄申韩列传》, 《史记》第7册卷63, 中华书局1959年版, 第2141、2142页。

  33 楼宇烈校释, 王弼注:《老子道德经注校释》, 第1、112-113页。

作者简介

姓名:詹石窗 何欣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