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人专栏
张学智:王夫之《既济》卦阐发的三个思想维度
2017年05月19日 14:27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张学智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王夫之是明清之际的代表性哲学家,他遍注群经,而希冀在对经学的诠解中,既总结以往学术与政治之得失,又开出未来人世之正途。而《周易》是他一生最关注的经典之一,其《周易内传》与《周易外传》,饱含着丰富的哲学义理与时代关切。本文谨就其中对《既济》一卦的阐示,抉发其思想义理,以见其易学与哲学思想之宏大与深微。

  王夫之对《既济》卦之阐发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结合明朝史实,这首先体现在他对卦辞“既济,亨,小利贞,初吉终乱”一句的发挥。他认为,“既济”为完成之意,其卦象阴爻阳爻一一间隔整齐,给人以万事顺遂、均平的假象,人在此景象下,容易放松警惕,苟安而不思进取。另外,《既济》与《未济》为《周易》末尾二卦,而此前诸卦,皆阴阳不均平,呈现相争不下、旷日持久之象,至此则战久思息、动久思静,显出平安、均衡。然而,危险因素恰恰潜藏在这种表面平安的深层中。王夫之在《周易外传》中对此情形描绘道:“一以为阳,确然而授之以位;一以为阴,确然而授之以位。安不愆之素,合不僭之交,竭往来之情,历正变之久,相与争于繁芜杂互之地。乃以得此一日,则中流鼓枻而津岸以登矣。夫此一日者,岂可久之日哉?自《屯》之始交而方遇此一日也,顾《未济》之且乱而仅有此一日也,则其为几,亦岌岌矣。”[1]这正是对这种恬然不觉而实岌岌可危状态的描述:阴阳各居其位,有条不紊;阴阳各安其位,不僭越乱交;阴阳之交,一一对应,至此已极。表面看来,世事呈现出一片平静,各人皆以为“既济”已成,可弛担息肩了。而六十四卦中自《屯》《蒙》而下,非复即变,复是指对偶两卦卦象颠倒,变是指两卦平行相反,皆代表争斗、激荡。至《既济》之阴阳相交,可谓风平浪静。且对照将要到来的《未济》所代表的未成、虚歉,则《既济》可谓难遇之安宁。但王夫之告诫道,此风平浪静下正暗流涌动,如果恬然不觉,对潜藏的危险因素毫无警惕,则所导致的祸乱将越发酷烈。

  就阴阳所代表的君子小人而言,君子光明正大,小人暗中作祟;君子宽大容众,小人结党营私;君子廓然大公,小人处心积虑。《既济》卦六爻二二相对,皆阳在下,阴在上。下者主动建功,上者承功而行;下者易陷于躁动,上者常静中窥伺;动者易乐,而静者易忧。王夫之对此形势警示道:过济代表成功,但成功会招致两个方面的结果:得与失。而就过济来说,其得,包含着失;其未尽得,意味着未尽失。王夫之就《既济》卦象分析得失之因:“且夫阳来下以致功,阴往上以受感,阳安而阴恒危。阳躁而乐,阴静而忧,乐者忘而忧者思。以其忘危,敌其思安。鼓瑟于宫中,而聚谋于沙上,是阳固授阴以且惧且谋之药石而激之兴也。又况夫迭建迭交、琐琐焉以夹持之也?如是,则小固未亨,而亨自此而起。小之亨,大之乱,如衡首尾之低昂而无爽矣。是故乱终自此而生。”[2]这是说,阳所代表的君子,终日在宫中享乐,日日高会,夜夜笙歌,乐而忘忧;而阴所代表的小人,包括夷狄、盗贼、宵小,则暗中密谋,乘间攘夺。如此,正是阳的轻忽、放纵给了阴以畏恐而兴、阴谋而起的机会,并实际上助长了其奋发兴起。不仅如此,一阴一阳排列整齐,好比阳监督、加持阴而不使畏葸、怠惰、退缩,恰是助其成功。这样,本来处于弱小、疑阻之地的阴反而得以亨通[3]。阴之亨正是阳之乱,小人之通正是君子之难。这就如以秤称物,此低则彼昂,毫发不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