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伦理学
关系世界、相互性和伦理的实态
2021年02月23日 15:13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王中江 字号
2021年02月23日 15:13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王中江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Relationship World,Reciprocity and Ethical Reality

  作者简介:王中江,哲学博士,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省孟子研究院兼职研究员(北京100871)。

  原发信息:《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20203期

  内容提要:从不同的视角对伦理提出不同的解释在某种程度上都丰富和扩大了伦理学。人和世界整体上作为关系性的存在可以为伦理解释提供一个新的视角和方法(甚至可以称为“关系伦理学”)。这是因为,一般所说的伦理规范和价值,既是人类为了适应世界各种关系和建立良好关系而演化出来的,同时又在变化着的关系世界中而变迁;伦理规范整体上具有互予、互惠、互利等各种各样的交互性和相互性特征,伦理上的互爱、互尊、互信、互让等就是它的一些具体表现;伦理上的赞赏和称誉是人们对人的良好言行的报答,而谴责、惩罚则是人们让一个人为他的不好言行付出或大或小的代价。

  Different interpretations of ethics from various perspectives have enriched and expanded ethics to a certain degree.The existence of a permanent relationship between man and the world can provide a new perspective and method for ethical interpretations(which can even be called "relationship ethics").Generally speaking,ethical norms and values not only emerge as human beings try to adapt to all kinds of relations and establish good relations in the world,but also change with the changing world of relations.Ethical norms as a whole have a variety of interactive and mutual characteristics,including mutual giving,reciprocity,mutual benefit,etc.,and have such specific manifestations as ethical mutual love,mutual respect,mutual trust,mutual concessions,and so on.Ethical appreciation and praise are rewards for a person's good words and deeds,while condemnation and punishment are the price,small or huge,a person pays for his bad words and deeds.

  关键词:关系世界/相互性/规范/关系伦理学  relationship world/reciprocity/normative/relationship ethics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 山东省孟子研究院项目“孟子的学说和心灵之道及公共生活:历史、语境和当代开展”(2016)

 

  人和世界包括人自身原本是关系性、相关性的存在,是相互依存、相互依赖中的存在。从这里出发会为我们理解和解释伦理和道德的本性提供一个非常诱人、非常有力的视角和方法。我越是从这一视角思考伦理和道德问题就越强化了这一意识。原则上,这一视角不必完全拒绝对伦理的一些已有解释。这些解释在不同程度上突出了它的某一方面的属性,因而具有某种有效性①。从关系世界的眼光看伦理,我们可以说伦理的实质是人类各种良好关系、良好秩序的建立和持续。这就意味着,只有在良好关系存在的地方,才会有良好的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在个人的身心一如和人类良好关系之外设想良好的生活是不可想象的。想一想,一个充满着矛盾和具有多重性格的人,一个充满着摩擦和冲突的社会,无论如何都不能说这个人的生活是良好的,这个社会的生活是良好的。良好的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说到底是基于自我的身心和谐和人类的各种良好关系。不管是个人还是社会,一直都在最大限度地追求和谐的生活。伦理和道德整体上既是这种追求的产物,同时又在实现这种追求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我们有充足的根据可以这样说,伦理因各种关系而产生,因各种关系而存在,也因各种关系的变化而变化;不存在没有关系、同关系绝缘的伦理。人类自身首先就是关系世界的产物,它在各种关系共同体中存在,并塑造着关系世界和关系共同体。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伦理作为人类面对关系世界的部分结果,作为人类在关系世界中生活的一种规范和信念,伴随着人类这一物种的进化而发生,是人类适应各种关系(尽管刚开始人类面对的关系世界相对简单)而不断选择的结果。随着人类文明的演进,随着人类对关系世界的认知和处理关系世界方式的变化,人类的伦理也在变化。这就是我所说的伦理的实质是个人和人类以柔性规范建立良好关系并维持它的最一般意义。我将这一解释叫做关系伦理学。

  围绕这一立论我将提出以下的讨论:第一,人类有伦理和道德是因为人类整体上面对的是复杂的关系世界。只要肯定人类是关系性的存在,肯定人类时时刻刻都离不开关系世界,要处理好各种关系并维持它们,人类就需要柔性的伦理价值和道德规范。第二,伦理因关系世界而出现,也因关系世界的变化而变化。第三,伦理整体上具有互予、互惠、互利等各种各样的交互性和相互性特征②,伦理上的互爱、互尊、互让、互信等就是它的一些具体表现。礼尚往来非常好地表达了这种相互关系。个别情况下人们单方面的付出、自我牺牲行为是高尚的,但它不是伦理的常态。如果一个社会总是要求人有牺牲精神,那它一定是不正常的,也是不幸的。为什么这个社会总是有那么多人经常处于危难状态而需要人们去牺牲自己?这不符合一个良好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基本标准。第四,伦理上的赞赏和称誉是人们对人的良好言行的报答,而谴责、惩罚则是人们让一个人为他的不好言行付出或大或小的代价。

  一、从关系世界到关系伦理

  人是关系世界和关系共同体的产物,也是无限关系世界的一部分③。作为个体的存在,人的关系性既指他自己原本就是一个关系体,又指他始终同其他的事物处于众多的关系之中,其人生历程就是他的一切关系的表现过程。人的心灵和意识无论如何都不能同其身体分离,它们是高度的协同关系,其中的各种关系都是为了说明它们的各自特性而做的相对划分,身心二元论以及它的变种都不是对人的有机关系的真实描述④。

  人们一直强调人的社会性。人的社会性就是他的各种社会关系。在由各种原因产生的人的差异性中,其中的一个差异是大部分人更容易合群,一小部分人则有离群索居的孤独倾向⑤。这种孤独倾向往好处说是远离社会以求更高的生活,往坏处说就是对他人缺乏共情的反社会行为。人类历史上很早就有离群的观念,也有不同类型的隐士、遁身和避世者;即使是人世的儒家也有洁身自好、独善其身的主张。亚里士多德这样描述离群倾向的人:“凡隔离而自外于城邦的人——或是为世俗所鄙弃而无法获得人类社会组合的便利或因高傲自满而鄙弃世俗的组合的人——他如果不是一只野兽,那就是一位神祇。”⑥[8](P9)但亚里士多德强调,人整体上是一种社会动物,好的个人生活同好的社会生活不能分开。城邦的成立虽然后于个人和家庭,但在本性上它却先于个人和家庭,因为整体大于构成它的部分[8](P7-9,343-346)。

  现代社会中的原子论假设和个人主义话语强调个人的价值、权利和尊严,批判各种专制,这是可取的,但其出发点和前提却不可取。这正是社群主义批评它的地方之一。个人不是孤立的原子,他从来就是关系中的存在和相互依存的存在,其自由、权利和尊严也不是社会关系之外的存在,好的个人关系和社会关系同时也意味着每个人的自由、尊严和权利得到了充分的保证。正如约翰?多恩(John Donne)说的那样:“没有人是一座仅仅只有自己的孤岛。”阿马蒂亚?森引用这句话并批评经济学理论中人“只有自己”的假定[9](P18),说“单一性幻象依赖于这样的假设,即它不把人视为有许多关系的个体,也不把人看成分别属于许多不同团体,相反,她仅仅是某一个特殊群体的成员,这个群体给了他或她唯一重要的身份”[9](P39)。

  杜威肯定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认为由此产生的见解有三种:一是社会必须为个人而存在;二是个人必须遵奉社会为他设定的目的和生活方法(即个人要服从社会);三是个人和社会是相关的和有机的。社会需要个人的效用,同时也要服务于个人。杜威说自己倾向于第三种见解,这种见解能够克服极端个人主义和极端社会主义的异议:“正因为社会是个人所组成,个人和结合个人的共同关系似乎就必须是同等重要的。没有强而有为的个人,构成社会的绳索纽结就没有东西可以牵缠得住。离开了相互间的共同关系,个人就彼此隔离而凋残零落,或互相敌对而损害个人的发展。”[10](P101)从个人与社会的有机关系出发,杜威否定个人优先于社会或社会优先于个人的两极选择。社会由个人组成是事实,人生来就是社会性的存在也是事实:“我们的理解是,人生来就是社会的存在……我们人只生活在共同体中,通过这种共同体,我们由于介身于谈论才会与别人谈论,介于别人爱自己的环境才会去爱别人。惟有通过这样的结合关系,我们才能走向真正的自我实现。”[11](P112)

  说每一个个体都是唯一的,说人具有独立性和自主性,这同他是关系性的存在没有矛盾。矛盾存在于人以自我为中心的貌似独立上。人的个性也一样,旁若无人的个性无视了他者的存在,很难同他者融洽交往。杜威说“个性不能反对交往(association)”,“正是通过交往,人们获得其个性;也正是通过交往,人们锻炼了其个性”[11](P167)。共情是人类普遍的伦理情感,尽管它在不同的人身上有程度上的不同[12](P21-31)。在交往中,共情感越强的人,就越会通过他者来成就自己,而彼此的愉悦交往又会增强人们的共情。金岳霖说:“个人之间的关系越是紧密,那么每一个人也就与他人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一个人越是把自己投射到他人之中,他也就越因为别人而成就了他自己。实际上在个人的特性之间是存在着相互渗透或相互弥漫的情形的。”[13](P159)

  在人群中,人们也许处于无意识状态,不觉得彼此的亲近和亲切;在拥挤的人群中,人们甚至感到彼此的多余。但离开了人群,离开了有人的地方,到了无人之地,人们就会想念人。《庄子?徐无鬼》篇的作者很懂得人的这一心理:“去人滋久,思人滋深……及期年矣,见似人而喜。”人的孤独本能使人想将自己置于人群之外,但他的合群本能又不断催促其回到人群之中。不管这两种相反的本能哪一种更强,人事实上不能离开人群和社会,即便他做出了反社会的行动,即使他的社会共情几乎到了“零共情”也是如此。荀子很早就告诫人们:“离居不相待则穷。”(《荀子?富国》)莫斯长期苦心从事人类本质的研究,旨在“确信人与人的结合是抵抗孤独的一种动力以及对人类起源的一种探究”[14](P137)。

  个人的独立性、自主性同他的亲社会性不是对立的,彼此是正比例的关系。涂尔干说自己的社会分工论研究的起点,就是要追问,“为什么个人越变得自主,他就会越来越依赖社会?为什么在个人不断膨胀的同时,他与社会的联系却越加紧密”[15](第一版序言P11)?分工、专门化造就了每个人的独自性,同时又使人们的互需得到满足:“有了分工,个人才会摆脱孤立的状态,而形成相互间的联系;有了分工,人们才会同舟共济,而不一意孤行。”[15](P24)正是在分工中,人们认识到自己不能脱离社会,认识到自己是社会整体的一部分:“严格说来,任何个人都不能自给自足,他所需要的一切都来自于社会,他也必须为社会而劳动。因此,他对自己维系于社会的状态更是有着强烈的感觉:他已经习惯于估算自己的真实价值,换言之,他已经习惯于把自己看作是整体的一部分,看作是有机体的一个器官。”[15](P185)

  我们一直在强调人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的各种关系,强调人同社会和各种共同体的不可分割性。同样,人同自然世界也是不能分离的。人类的生命本身就是自然界演化的产物,又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人时时刻刻生活在自然中,时时刻刻面对着自然,时时刻刻要同自然之间进行能量的交换。如同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后来变得越来越复杂那样,人同自然的关系也是从简单变得复杂起来。在过去的大部分历史中,人类利用和控制自然的能力整体上比较小,对自然的破坏性从整体上看也是局部的;从最初的采集、狩猎到游牧、农业社会,再到工业社会、信息社会和智能社会,人类发明、创造、使用的工具越来越复杂,从自然中获得的资源和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充分,与此同时,也造成了对自然的伤害和破坏,这是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好在人类在整体上已经认识到其自身必须同自然和谐相处。

  无论如何,有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就有规范这些关系的伦理。如儒家将人的复杂社会关系简化为夫妇、父子、兄弟、君臣、朋友等五种关系,其中的每一种都有相应的伦理规范。依据《孟子?滕文公上》的说法,这些规范分别是“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荀子认为,因为人类善于合群⑦,就胜过了牛马并使用牛马。人类为什么善于合群,这是因为他能够通过礼义等伦理规范来建立秩序。人类群体如果没有规范就会产生争夺和混乱,为此,人类就通过礼义规定了每个人的分位:“群道当则万物皆得其宜,六畜皆得其长,群生皆得其命。”(《荀子?王制》)

  社会分工能够提高劳动生产率和经济利益,涂尔干承认这一点,但他进一步指出,社会分工又是促成社会团结和道德的重要动力。正是基于这一方面,他说《社会分工论》是“根据实证科学方法来考察道德生活事实的一个尝试”[15](第一版序言P6)。这可能让许多研究社会分工的人感到惊讶,但这确实是涂尔干努力尝试的地方。正如他所说的“朋友就是另一个自己”那样,一般认为人的相似性能够促进人的团结和友谊,但相异性也是人们彼此需要的。广泛的社会分工就是人的相异性的充分表现,是伦理和道德的根源之一:“对我们来说,道德是与整个世界体系密切相关的实在化的事实体系。”[15](第一版序言P9)杜威认为交往、共享、协同参与是道德普遍化的唯一途径,那些处在特殊自我状态下的人照样脱离不了相互关系:“虽隐者亦与神灵冥会,虽处患难者亦爱同伴,虽极端利己者亦有党与同帮以共其所谓善。普遍化就是社会化,就是共享善的人们的范围和分布区域的扩大。”[15](P111)社会契约论把社会看成是人与人之间为了和平相处签订契约的结果。谈论伦理的起源不需要作这种假定,它是人类为了适应各种关系逐步演化出来的。

作者简介

姓名:王中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