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伦理学
孙向晨:现代社会中的“家庭”及其所代表的伦理性原则 ——黑格尔《法哲学原理》中“家庭”问题的解读
2017年07月17日 10:03 来源:《学术月刊》 作者:孙向晨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Family and Its Ethical Principle in Modern Society:A Reading of the Relevant Chapters of Hegel's Elements of the Philosophy of Right

  作者简介:孙向晨,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上海 200433

  内容提要:在黑格尔法哲学的“伦理生活”中,有家庭、市民社会与国家三个环节,这三个环节被认为是个体获得自由的现实条件。人们常常瞩目于“市民社会”与“国家”的关系,“家庭”似乎从来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发展环节,一再被人们所忽视。事实上,“家庭”不仅仅是“伦理生活”的一个直接的、自然的环节,它还代表了一种与“个体性原则”不同的“伦理性原则”。我们不妨跳出黑格尔的三段武,从个体性与伦理性的“双重原则”来理解黑格尔;“抽象法”与“道德”代表了现代社会的“个体性原则”,而“家庭—市民社会—国家”则代表了一种“伦理性原则”。“家庭”在“个体”的形成,“市民社会”的补救,“国家”的认同,乃至“世界精神”的产生上,都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由此可见,家庭以及家庭所代表的伦理性原则依然需要在现代世界中发扬光大。

  In the "ethical life" of Hegel's Elements of Philosophy of Right,there are three moments:family,civil society and state,which are regarded as the real condition of the actualization of individual freedom.And scholars pay more attention to civil society and state while family is nearly forgotten.Essentially,family is not only a direct and natural moment in the ethical life,it also represents an ethical principle,which is different from individual principle.So let's forget Hegel's syllogism for a while,and to interpret Hegel's philosophy of right from a dual-principle point of view:individual and ethical.Hegel studies abstract right and morality in an individual perspective,and puts family,civil society and state in an ethical perspective.Family is not just a moment,but a principle which plays a great role in the formation of individual,the remedy of civil society,the identity of state,and the producing of world-spirit.In this sense,family and its ethical principle will still continue to flourish in modern society.

  关键词:家庭/个体性原则/伦理性原则/市民社会/国家/family/individual principle/ethical principle/civil society/state

  原发信息:《学术月刊》第20174期

 

  要在现代社会中给予“家庭”一个位置,这种说法本身已经蕴含了现代社会某种消除“家庭”的倾向。为什么在现代社会中“家庭”难以确立起独立地位,在现代哲学中难寻“家哲学”的位置?这是因为现代性确立了个体的独立地位,现代国家理论与社会理论也多以独立的“个体”为前提,“家庭”的存在似乎干扰了“个体”的独立性。在梅因(Henry Sumner Maine)的论述中,从“家庭”到“个体”的过渡正是传统与现代的区分。①无论中西,在确立现代社会基本原则时,都曾对“家庭”进行过猛烈抨击。但也有独具慧眼者,一反西方近代哲学对于家庭问题的消解,在现代社会中重新确立了“家庭”及其所代表的伦理性原则。这位了不起的哲学家就是黑格尔。可是,我们在解读黑格尔时,这一点却时常被忽视。在黑格尔的“伦理生活”中,有家庭、市民社会与国家三个环节,这三个环节被认为是个体获得自由的现实条件。事实上,我们不妨换一个角度来看问题,跳出黑格尔老生常谈的三段式,从个体性与伦理性的“双重原则”来理解黑格尔;“抽象法”与“道德”代表了现代社会的“个体性原则”,而“家庭—市民社会—国家”则代表了一种“伦理性原则”。受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影响,人们特别重视“市民社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家庭”被彻底忽略了,这部分内容事实上也是黑格尔法哲学中最少被讨论到的。②基于“市民社会”的逻辑,“家庭”甚至被认为终将被消灭。③事实上,“家庭”的逻辑是不能被还原为“个体”的,其所代表的伦理性原则会一直延伸到“市民社会”与“国家”的领域。④黑格尔对现代的“个体性原则”有着敏锐的把握,“个体性”所代表的“主观自由”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准则,同时他也清醒地认识到“个体性原则”自身有着巨大缺失,为此他在现代社会中再次明确了“家庭”及其所代表的“伦理性原则”的地位,以此作为“个体性”的互补原则。对于一种以“孝”与“家”立基的文明来说,在现代社会中安放好“家庭”显得尤为重要,这是一个社会的伦理根基。家庭所代表的“伦理性原则”究竟意味着什么?如何理解现代社会中家庭与个体、家庭与市民社会、家庭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只有解决好这些问题,我们才能在现代性社会中给“家庭”一个恰当的位置。

  一、近代“家庭”的契约化理解及黑格尔的批判

  要深入理解黑格尔所论述的“家庭”的独特地位,就有必要先回顾一下近代哲学对于“个体性原则”的确立,以及基于这个原则,“家庭”的独立地位是如何被消解的。

  对于现代人来说,个体的自由、平等仿佛是不言自明的,以“人生而自由平等”一笔带过。其实在现代性的起源处,“个体”的确立却有着一番处心积虑的努力。传统哲学关于人的论述都是有等级性区别的,作为现代政治哲学起点的《利维坦》,却花了极大功夫来论证“个体”之间是平等的。⑤只有个体是平等的,才能设想在“自然状态”中,“个体”因为要追求各自的欲望而产生相互间的冲突,才会有“每一个人对每一个人的战争”。如果像传统社会那样,满足欲望的优先秩序早已因为自然等级而被安排好,那么霍布斯为现代政治所铺垫的“冲突”起点也就无从说起。所以,“平等的个体”是思考现代社会诸种理论的共同起点,“个体性原则”无疑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准则。如何将这样的“个体”结合起来,霍布斯提供了“契约论”方案,联结“个体”的社会契约论。现代国家理论正是在“契约论”基础上建构起来的。契约理论影响深远,之后的斯宾诺莎、洛克、普芬道夫、卢梭、康德乃至罗尔斯莫不处于这个理论框架之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