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进步”概念的哲学重审 ——兼评建构主义的进步观
2019年12月13日 16:37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汪堂家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汪堂家,(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原载:《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01期

 

  [摘要]本文通过考察“进步”概念的起源和演进.指出了在析学上重审这一概念的必要性与可能性通过分析“进步”概念所包含的两个基本因素,即事实因素和价值因素,以及进步的过去向度和未来向度。作者勾画了进步概念的基木结构。探讨了人类为何可以朝积极的方向朔造未来。虽然进步意味着向好的方向转化,但进步的时间结构并不以自线性的方式展开,开放的进步观与开放的理性观密切相关对“强进步类”和“弱进步类”的区分表明,进步的标准是多样的。但从政治人类学的观点来看,进步要以增进人的自山、尊严与幸福为目标。我们虽然要以进步的观点看进步,但我们也需要以批判的观点看进步,因为“进步不仅解决问题,而且产生问题”。

  [关键词]进步 启蒙 理性 建构主义 类型学

 

  “没有其他概念像进步概念那样表达了现时代的自我画像和殷切希望。无限的不可遏止的进步的观念取代了基督教的历史神学。进步概念尤其打上了启蒙运动的烙印,以下的命题预示着这一概念的出现:理智的自由发展特别是对自然的科学认识的提高或多或少自动导致了日趋人道的社会的出现。就此而论,进步就相当于作为历史过程的启蒙。”(Arnold Burgen, Peter McLaughlin, Juergen Mittelstrass, (ed.), The Idea of Progress. Berlin、 New York : Walter de Gruyter, 1997, p. IX)。这段话无疑描述了一个历史图景,也表达了启蒙运动以来的一个深入人心的观念,这种观念包含着对人的理智力量的确信,也包含着对科学的威力的出自内心的信任。进步的观念像发展的观念那样几乎融入了现代社会的一种意识形态,甚至成了我们的社会的一种不可动摇的信念。

  但是,当发展的观念引起人们的盲目乐观并因为这种乐观而导致了许多过去未曾料到的难题时,对这一观念进行重审和修正也就顺理成章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重审和修正恰恰体现了以发展的眼光看发展的要求。在此,我们也自然要问,我们是否也要以进步的眼光看进步呢?答案无疑是肯定的。这不仅是因为进步观念与发展的观念是相互关联的,而且是因为它们代表了启蒙运动的两个基本信条。至少从字面上看,发展会让人联想到量的增多和范围的扩展,进步则让人想到质的提高。它们都源于人对自身理智力量的自信。然而,这种自信并没有必然的保证。近二十年来出现的“可持续发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观念就是因环境危机与资源危机的出现而对传统的发展观念所作的修正,它标志着人们已经意识到发展是可以停滞和中断的,或者说,发展也可能是不可持续的。许多国家对产业政策、环境政策和能源政策的调整就基于这样的认识。

  相应地,我们对进步概念进行重审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这方面,建构主义哲学家们做了不少令人称道的工作。他们不仅组织了多次以进步为主题的会议,而且发表了不少相关的论著来讨论进步概念及其相关问题。其中,《进步的观念》(Mittelstrass, Burgen,Mclaughlin编),《进步与精英》(J. Mittelstrass, Fortschritt und Eliten. Analysen zur Rationalitaet Industriegesellschaft, Konstanz 1984. Konstanzer Universitaetsreden)和《作为自由文化的任务的科技进步》(J. Mittelstrass)等一系列论著集中反映了建构主义的进步观。

  正如Mittelstrass, Burgen和Mclaughlin指出的那样,进步的观念现在已经失去了往日那种令人信服的力量。进步不仅解决问题,而且产生问题。社会的进步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以科学的进步为基础的。但科学的进步也给社会带来了相互矛盾的结果。在近些年来的科学哲学中,知识进步的观念不断受到质疑。其原因是,人们可以提供不同的进步标准,从某些方面衡量,人类是进步的,而从另外的标准看,人类却是退步的。在科学知识和科学合理性的方法论标准方面,人们的分歧也日益明显,以致科学哲学家们不得不提出几种合理性的模式,虽然这些模式总体上都倾向于肯定知识特别是科学知识的进步,但对进步的解释和评估却因为采取不同的标准而大相径庭。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在科学昌明的时代,一些国家的自杀率非但不见减少,反而大大增加;在一些科学发达的国家,人们的幸福感反而不及一些科学落后地区的人的幸福感强烈。虽然有不少人承认进步仍然是科学活动的基本因素,“但进步概念失去了它往日的自明性和表面上的简单性。独立于其历史意义的进步概念现在甚至更多地成为哲学思考和科学思考的主题”(Introduction,ibid)。

  一、“进步”概念的前史

  按建构主义的见解,进步概念像其他许多概念一样经历了建构和重构的过程。实际上,人们对进步的认识也在不断地进步。“现代人的进步观念的起源与现代经验科学和精密科学的起源是同步的。早期一些谈论进步的人本身就是科学的先锋”(Georg Henrik von Wright , Progress: Fact and Fiction, in : Idea of Progress,1997, pp.1-18)。从学术史的角度看,现代的进步概念是在文艺复兴之后开始形成的,它的真正确立要到启蒙运动。然而,这并不等于说,现代的进步概念没有早期的萌芽形态。考察这些形态不仅可以帮助我们认识进步概念从何处来,而且可以帮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预知进步概念将往何处去。

  英文和法文的“进步”一词(progress,progrès)都是从拉丁文Progressus来的。德文的Fortschritt则是它们的翻译。据著名古典学家Walter Burkert的考证,拉丁文的Progressus是由西塞罗首先使用的。它有两个与其相关的希腊词源,一个是epidosis,另一个是prokopé,但这两个词只是当时的时髦用语,并无特别的学理意义(Walter Burkert, Impact and limits of the idea of Progress in Antiquity, in : Arnold Burgen, Peter McLaughlin, Juergen Mittelstrass, (ed.), The Idea of Progress. Berlin, New York : Walter de Gruyter, 1997, pp.19-46)。它们大体表示个人能力的长进。而据《新约神学辞典》对Prokopé的解释,此词主要用来描述个人品德方面的“进步”(参见,Theologisches Woerterbuch zum Neuen Testament VI, Sttutgart, 1959, S.703-719)(18世纪末康德对进步概念的阐释就是沿此路径展开的)。在相当长的历史中,这个词几乎没有被用来描述社会或文明的“进步”。正因为这个原因,伯瑞(J.Bury)在1920年写的《进步的观念》中认为古人没有进步的观念。他认为,“传统的古代及随后的时代的智力氛围并非有利于关于进步的学说的诞生。直至16世纪,进步观念出现的障碍才开始无疑地加以超越, 而一种有利的氛围也逐渐准备就绪”(伯瑞《进步的观念》,范祥涛译,上海三联书店, 2005年,第4页)。

  的确,在西方文化中,就像在中国文化中一样,人们的思想长期受历史循环观念和人类退化观念的支配。赫西俄德的《神谱》首次提到人类经历金、银、铜、铁时代的过程。值得注意的是,他用这些价值依次降低的金属来表示那些时代并以时间系列表明它们逐渐退步的特征。犹太-基督教传统对人类历史的看法同样呈现出一种悲观主义的色彩。《旧约》谈到世界历史的创造,《新约》则谈到基督的再次降临和世界历史的终结。自亚当被逐出伊甸园后,人类的生存状况总体上在不断恶化。在失去的乐园和重新获得的乐园之间,人类的退步成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和社会思想的基调。尽管如此,古代仍有少数勇敢的思想家提出过人类在短时间内并在某些方面能够取得进步的观点。这些观点成了现代“进步”观念的思想资源。

作者简介

姓名:汪堂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