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科学技术哲学
重思汉森之观察负载理论论题
2019年12月06日 18:44 来源:《自然辩证法通讯》 作者:张志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Rethinking Hanson's Thesis of the Theory-ladenness of Observation

  作者简介:张志伟(1984- ),男,河北邯郸人,西安交通大学人文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知觉哲学,语言哲学,形而上学。E-mail:zhangzhiwei@xjtu.edu.cn。西安 710049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92期

  内容提要:在科学哲学中,汉森曾提出观察负载理论论题。然而,汉森的观点与当前知觉哲学的相关性则通常被忽视。因此文章将从知觉与知识的关系的角度对汉森的观点做一个再考察。汉森的观点蕴含知觉与知识之间具有一种双向的概念关联性:一方面,如观察负载理论现象所显示,观察者的知识对其知觉内容具有规范作用;另一方面,与此形成互补,知觉经验对于知识具有辩护和调整功能。这一考察显示了汉森的观点与当前知觉哲学中的知觉内容、概念论、知觉辩护等主题之间的密切相关性。

  关键词:观察负载理论/知识的规范性/知觉辩护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基金项目“知觉内容概念论研究”(项目编号:17YJC720039),西安交通大学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科研项目“基于行动的知觉和认知”(项目编号:SK2017011)。

 

  一、引言

  在科学哲学中,汉森(N.R.Hanson)曾提出观察负载理论论题。然而,在当前知觉哲学中,汉森则鲜有被提及。但实际上汉森的观点与当前知觉哲学一些热烈争论的问题之间具有密切的相关性,这些问题包括:知觉经验是否具有内容?如果具有内容的话,知觉内容是不是概念的?如果知觉具有概念内容的话,知觉是不是一种命题态度?知觉经验在知识辩护中具有什么作用?等等。基于此,我将从知觉和知识的关系的角度对汉森的观点做一个考察。这一考察将会显示汉森的观点与当前知觉哲学的诸多主题之间的一种被忽视的、密切的相关性。

  在进入正式的讨论之前,这里有必要对经验对象和经验内容做出区分。例如,对于“石蕊溶液变红”这一观察报告来说,经验对象为石蕊溶液,经验内容为这一观察报告表达的命题“石蕊溶液变红”。经验对象通常为物理对象,属于因果性的领域,可以与其他物理对象发生因果作用,如石蕊溶液由于与被测试物质发生化学发应变为红色。经验内容则并非物理对象,通常包含经验性事实,可用于辩护或反驳一个信念或作为一个推论前提。例如,通过“石蕊溶液变红”这一命题,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如果实验被正确操作的话):被测试物质为酸性。①[1]就这一区分来说,这里对知觉的讨论主要是关于知觉内容的,②确切地说,关于观察者的经验性知识和其知觉内容之间的概念关联。③[2]

  下面的讨论将遵循以下思路。在第二节,我将基于汉森的相关论述,对他的观察负载理论论点做一个初步澄清。在第三节,我将对汉森所谓的看中的两个逻辑要素——看作(seeing as)和看到(seeing that)进行分析和刻画。这一分析显示,观察负载理论现象实际上反映了观察者的知识对其知觉内容的规范作用。在第四节,我将界定一个刻画知觉和行动的关系的概念:知觉-行动关联。这一概念反映了观察者可以通过行动主动地产生知觉经验以对其相关知识进行检验和调整。在第五节,我将考察知觉经验和事实判断之间的概念关联。第六节为结论部分。

  二、观察负载理论

  观察负载理论指这样一种现象:在科学研究中,观察会受到观察者先前具有的理论的影响。例如,对于一个X射线管,物理学家和物理系的学生能够将其看作一个X射线管,然而,一个不具有相关物理学知识的人可能只会看到一个类似灯泡的东西。实际上,观察负载理论现象不仅出现在科学研究中,而且遍布于日常生活的各个场合。例如,对于一双筷子,中国人能够将其看作一双筷子,然而对于一个其他国家的、没有任何关于筷子的知识的人,他可能会好奇它是什么东西。这些情形均显示了观察者的知识对于其观察的影响。“看是一项‘理论-负载的(theory-laden)’活动。关于X的观察被先前关于X的知识所塑造。”[3]

  对于观察负载理论现象,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是:理论是什么?我们常常会说到不同学科中的不同理论,如物理学中的相对论、化学中的原子论、生物学中的进化论、甚至哲学中感觉材料理论、等等。简单来说,理论通常是指“语言形式的知识”,[4]如实际地在教材、论文、报告等中所表达的那些知识。这些知识在内容上由特定的命题或命题系统构成。由于这些知识在内容上由特定的命题或命题系统构成,我们可称之为命题知识(propositional knowledge或knowing that)。④与命题知识形成对比的是技能知识(knowing how),如骑自行车、游泳、滑旱冰等技能。

  根据先前对经验对象和经验内容的区分,观察负载理论显然不是说观察者具有的理论会对知觉对象产生因果作用,而是说观察者先前具有的理论会影响到其知觉内容。在上面X射线管的例子中,物理学家和物理系的学生与不具有X射线管知识的人之间的区别,显然不在于他们的物理学知识会在观察中对X射线管产生因果作用,而是对他们的知觉经验内容产生影响:使得他们将眼前之物看作一个X射线管。因此,观察者的知识对其观察的影响不在于对知觉对象产生因果作用,而是影响到其知觉内容。

  对于观察者的知识如何会影响到其知觉内容,让我们设想一个有助于澄清问题的情形。设想有两个观察者观看一个兔-鸭头图(图1),两者中一个只具有关于兔子而不具有关于鸭子的知识,另一个只具有关于鸭子而不具有关于兔子的知识,同时两个人均受过良好的绘画训练。⑤[5]

  图1 兔-鸭头图

  我们将兔-鸭头图像展示给他们。我们首先让两个人分别画出他们所看到的东西,他们画出了相同的图像——兔-鸭头图像,并各自指着自己画出的图像说:“这是我看见的东西。”接着我们各自问他们:“这是什么?”第一个人说:“兔子(图)。”第二个人说:“鸭子(图)。”

  如果仅从他们画出的图像来判断,他们似乎看到了相同的东西:兔-鸭头。但如果从他们的语言回应来看,他们则分别看到了不同的东西:兔子和鸭子。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可以说:他们既看到了相同的东西,又看到了不同的东西呢?这里的要点是:两个人虽然画出了相同的图像,但他们画出的相同的图像,如原初展示给他们的兔-鸭头图像一样,对他们两人分别具有不同的意义。例如,对于图像的同一部分,一个人说:“这一部分是兔子的耳朵。”另一个人则会说:“这一部分是鸭子的嘴。”同一图像对于两个人具有不同的意义,说明两个人对于同一图像具有不同的视觉经验:看见兔子的视觉经验和看见鸭子的视觉经验。如果两个人具有不同的视觉经验的话,这实际上意味着:视觉经验内容不同于图像的内容,⑥[6]并且视觉经验内容反映了观察者具有的知识。

  有人可能会提出异议:两个人看见了相同的东西即相同的图像,但对相同的东西做了不同的解释,一个人将其解释为兔子,另一个人将其解释为鸭子。这种观点的要点在于将视知觉过程划分为两个阶段:(1)看到图像;(2)赋予被看到的图像一种解释。这样的话,当我们说不同的人面对同一对象看见了不同的东西,实际上只是说他们对看见的相同东西做了不同的解释,并且由于大多时候解释的时间很短或者解释过程是无意识的,大多数人会主观地表面上认为他们看见了不同的东西,并且做出不同的报告。我们是否应该接受这种两阶段解释呢?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继续问两个人:“你是否将这个图像解释为兔子(鸭子)?”我们多半会碰到类似这样的回答:“这就是兔子(鸭子),我没有做解释。”或者“一开始我没有看出这个图像是什么,然后我突然看出这是一个兔子(鸭子)”。类似这样的回答表明:观察者直接看见兔子(鸭子)而没有做解释。在视知觉中,我们通常直接看到无论什么东西,并不对看到的东西做解释。看和解释是两种不同的事情。将视知觉解释为两阶段过程不符合实际的视觉经验。

  这样的话,在两个人对兔-鸭头图像的视知觉中,他们分别关于兔子或鸭子的知识不是通过解释附加到看之上,而是直接反映在他们视觉经验内容中。如汉森所说:“这种知识在看之中那里,而非看的一个附加物。”([4],p.115)观察者的知识可以直接反映在其知觉经验内容中。

  综上所述,汉森的观察负载理论论题包含以下论点:知觉受到观察者先前具有的理论的影响;理论通常指由命题或命题系统构成的命题知识;根据经验对象和经验内容的区分,观察负载理论不是指观察者的知识会对经验对象产生因果作用,而是说观察者的知识会影响到其经验内容;知觉经验内容不同于图像的内容,并且反映观察者的知识;观察者的知识可直接反映在其知觉内容中,而非附加于其知觉之上。

作者简介

姓名:张志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