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陈 浩:任性为什么不是自由的体现? ——对黑格尔式自由观的一种微考察
2017年04月21日 09:00 来源:《复旦学报》 作者:陈 浩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我们通常会认为,主体在多种可能性之间进行选择,作出决定的可能性,即选择自由(黑格尔称之为任性),是自由最为典型的体现。主体所享自由的大小,与其所面对的可能性的多寡适成正比。选择的可能性越多,主体所享自由越大,反之则越小。但是黑格尔却断言说,选择自由并非自由之体现。“普通人当他可以任性而为时,就信以为自己是自由的,但在这种任性中他恰是不自由的。”(PR§15A)[1]

  黑格尔为什么认为任性(arbitrariness, Willkür)不是自由之体现?这取决于黑格尔对于自由的看法。在《法哲学原理》中,黑格尔至少提供过两种关于自由的判定标准(以下简称“判准”)——“自我决定判准”(self-determination criterion)[2]和“智性主义判准”(intellectualism criterion)。根据“自我决定判准”,只有主体理性自我决定的行为才可称为自由之体现,在任性行为中起决定作用的恰恰是感性而非理性,任性因而不能称为自由的体现。与之相对,在“智性主义判准”看来,主体只有认识并选择理性内容作为自身的对象,才能称为自由的体现,可惜在任性行为中主体所选择的是感性的内容而非理性的内容,这使得任性无法成为自由的体现。[3] “自我决定判准”强调主体在行为因果序列中的决定性作用,“智性主义判准”则关注主体所选择对象是否符合理性,一者强调主体和自律;另一者关注对象和他律,这样两种判准之间显然存在矛盾与对立。

  本文认为,要调和这样两种“矛盾对立”的判准,关键在于引入黑格尔关于“形式理性”(formal reason)和“具体理性”(concrete reason)的区分。借助“具体理性”概念,我们可以将黑格尔关于自由的“智性主义判准”理解为“自我决定判准”的一种变体,从而消解两种判准之间的矛盾与对立,证明黑格尔真正坚持的仅是“自我决定判准”。基于这一思路,本文计划分三个部分加以论述:(1)分析在不区分“形式理性”和“具体理性”的条件下,调和两种判准所可能产生的问题;(2)阐明“形式理性”和“具体理性”之间的区分,以及各自的核心特征;(3)以“具体理性”为基础,消解两种判准之间的矛盾与对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