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宋伟:美学的三种终结方式及其当代复兴
2017年03月19日 10:09 来源:《上海文化》 作者:宋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ree Ways of the Disenfranchisement of Aesthetics and Its Rejuvenation

  作者简介:宋伟,男,1957年生,山东长岛人,哲学博士,东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美学与艺术学理论。

   内容提要:美学是一个多次被宣告终结又几度复兴的学科。从美学史上看,美学自诞生之日起就始终面临着学科合法化的危机,在不同历史阶段被哲学、艺术和“理论”宣告终结,随后又再度复兴。摇摆于终结与复兴之间,美学有时“向外转”以依助相关学科获得认同;有时“向内转”以守住自律自足的理论体系。从现代性视阈看,美学是现代性建构的产物,因而,对当代美学复兴来说,无论是强调政治的美学意义,还是重申美学的政治意涵,其核心的议题依然是:现代条件下人的自由如何可能?

  关键词:当代美学/美学的终结/美学的复兴/审美与政治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马克思主义视域下的资本现代性与审美现代性问题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原发信息:《上海文化》第201610期

  关于美学终结的呼声似乎从未歇止过。与之相关,还有诸如哲学的终结、艺术的终结、文学的终结、历史的终结、现代性的终结、意识形态的终结、乌托邦的终结以及人的终结等,不一而足,此起彼伏。20世纪几乎可以被称为“终结的世纪”,各种各样宣告终结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萦绕于整个世纪并一直延宕至今。大声宣告某种事物的终结确是一件让人非常快意过瘾的事情,因为它不仅可以径直宣判某种东西已经过时甚至死亡,还会制造出某种耸人听闻的轰动效应以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然而,事情也许并没有那么简单,其结果往往很难让“终结宣判者”如愿以偿。按海德格尔的理解,终结并不等同于完结,它意味着一种思想方式的断裂中止,同时也意味着另一种思想方式的聚集与展开,意味着一种新的转向与开端。这是因为,诸多事物并不会因不断宣告其终结就会轻而易举地消亡,某些事物即便看上去似乎已经终结或死亡,但几经轮转却又死而复生,再度复兴起来。美学可以说就是这样一个经常被人宣告终结却又不断死而复生的学科。几经周折,美学在一次次被终结或宣告死亡的声浪中不断地调整改造、更新转换,以死而复生的姿态迎接下一次的复兴与新生。

    一、美学的终结之一——来自哲学的宣判 

  美学一直面临着被终结的危机,或者说,美学从其诞生之日起就始终面临着合法化的危机。1750年,鲍姆加通初创美学时煞费苦心地与逻辑学攀亲,试图将研究感性的美学作为研究理性的逻辑学的妹妹,以期在逻辑学大姐姐的拉扯下跻身于哲学的殿堂。虽然,经鲍姆加通的努力,美学逐渐被人们认可和接受,感性研究也开始得到哲学的注目,不再冷落寂寞,像康德、黑格尔这样的哲学大家,十分重视美学并为美学的哲学建构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即便如此,康德和黑格尔在使用美学这个概念时依然充满疑虑,显得小心翼翼。

  提到终结,我们自然会回想起黑格尔用历史逻辑所演绎出的关于艺术终结的断言。在黑格尔眼里,艺术不过是“绝对精神”发展的一个过渡性阶段,而且,在“绝对精神”发展的最后阶段,艺术成为经由宗教阶段向最高阶段哲学发展而必遭扬弃或终结的一个低级阶段。值得注意的是,黑格尔在宣布艺术终结之前已先行宣布了美学的终结。为此,他对美学表现出了一种耐人寻思的态度。在《美学》的开篇,黑格尔这样写道:“我们姑且仍用‘伊斯特惕克’这个名称,因为名称本身对我们并无关宏旨,而且这个名称既已为一般语言所采用,就无妨保留。我们的这门科学的正当的名称却是‘艺术哲学’,或则更确切一点,‘美的艺术的哲学’。”①黑格尔倾向于把“美学”等同于“艺术哲学”,试图用“艺术哲学”取代“美学”这个名称。从这个意义上似乎可以说,在宣判艺术的终结之前,黑格尔已经先行地宣判了美学的终结。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