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阳明格竹:中国古代认识论史上的一桩公案
2015年06月29日 09:59 来源:《社会科学》(沪)20152期 作者:薛富兴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Yangming's Contemplation of the Bamboo: A Paradigm in History of Chinese Epistemology

  作者简介:薛富兴,南开大学哲学院教授,天津 300071

  内容提要:“阳明格竹”是中国古代认识论史上一个典型案例,王阳明未能找到其格竹失败的真正原因,由此得出错误结论,从逻辑上终结了朱熹所提倡的客观外求式“格物致知”活动的必要性与可能性。沈括提供了“格物致知”活动的成功经典案例。沈括的案例表明:要想获得关于外在对象客观而又深刻的认识,人们必须以积极、动态的操作性实验活动为基础,完善的“格物致知”活动是一个由感性的观察实验与理性的推理分析双向互动的过程。阳明格竹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其只有感性、消极的对象静观,没有积极的操作性实验,以及理性推理分析支撑,故而其格竹活动只能无果而终。

  关 键 词:阳明格竹 格物致知 沈括 操作性实验 推理分析

  众人只说格物要依晦翁,何曾把他的说去用!我着实曾用来。初年与钱友同论作圣贤要格天下之物,如今安得这等大的力量;因指亭前竹子令去格看。钱子早夜去穷格竹子的道理,竭其心思至于三日,便致劳神成疾。当初说他这是精力不足,某因自去穷格,早夜不得其理。到七日,亦以劳思致疾。遂相与叹圣贤是作不得的,无他大力量去格物了。及在夷中三年,颇见得此意思,乃知天下之物本无可格者,其格物之功,只在身心上做,决然以圣人为人人可到,便自有担当了。①

  “阳明格竹”的故事在历史上十分知名。对此公案,张岱年先生总结为“避繁难而就简易”②,任继愈先生虽然做出了很正确的判断:“像他那样坐在亭子上对着竹子,静坐冥想,苦思竹子的道理,当然不能想得出竹子的道理来。王守仁不但没有从他的失败中反省自己方法错误,反而认为通过外物获得物之理为不可能。”③但是,他对此公案毕竟未作深论。笔者认为:“阳明格竹”是中国古代认识史上的一个极为重要的象征性事件,这一公案中潜藏着诸多值得今人深入反思的中国古代认识论重大问题,需要我们予以澄清,本文将对此略作分析。

  “格物”之说源于《大学》:“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④朱熹对此给出一段权威解释:

  所谓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穷其理也。盖人心之灵,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惟于理有未穷,故其知有不尽也。是以大学始教,必使学者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知理而益穷之,以求至乎其极。至于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贯通焉,则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至,而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矣。此谓格物,此谓知之至也。⑤

  朱熹的这番解释使“格物致知”这一命题进入宋明理学核心地带,“格物”也因此而成为此后理学家们绕不开的重要话头之一。到底如何由“格物”而后“致知”呢?朱熹曾给出具体解释:

  所存既非一物能专,则所格亦非一端而尽。如曰“一物格而万理通”,虽颜亦未至此。但当今日格一件,明日又格一件,积习既多,然后脱然有个贯通处。⑥

  上而无极太极,下而至于一草一木、一昆虫之微,亦格有理。一书不读,则阙了一书道理;一事不穷,则阙了一事道理;一物不格则阙了一物道理。须著逐一件与他理会过。⑦

  显然,王阳明受了朱熹如上言论的影响,因而也想认真地“格物”,他从格竹开始。阳明格竹方法是“早夜去穷格竹子的道理,竭其心思至于三日”、“七日”。结果,钱、王二人只弄得个“致劳神成疾”、“劳思致疾”。阳明据此得出两个结论:其一,“叹圣贤是作不得的,无他大力量去格物了”。其二,“天下之物本无可格者,其格物之功,只在身心上做”。显然,后者才是其真实想法。阳明的真实意见是:朱子误我,其外求式格物之法实在是条死胡同,因为实际上“格物”实无需外求,而只需在自家身心上做文章。阳明格竹之所以失败,乃是因为在朱熹误导下犯了方向性错误。朱熹提倡的“今格一物,明日格一物”,进而对每一物之理都不肯轻易放过的渐进、累积式的客观外求的认识论路线,是一种完全不得要领的繁琐迷路,需要反其道而行之,走以简易功夫致良知的路线。因此,经由“格物”而“致知”实既不可能,也无必要。这便是王阳明通过其格竹公案所得出的核心结论。

  《传习录》认真地记录下这段公案,王门众弟子显然高度认可乃师所得出的上述结论——朱熹错了,王阳明反其道而行之,找到一条正确道路。王阳明由此公案所得结论,实在可视为阳明心学自觉、自立的象征性事件,是有明一代朱学实质性式微,陆学复兴的象征。在更大范围内,由于王阳明从根本上否定了由《大学》首倡,朱熹隆重推荐的“格物致知”这一中国古典认识论核心命题,从根本上否定了朱熹所倡导的客观外求式认识论路线,为整个古典认识论打了一个死结,因此,我们又可以将此公案理解为古典认识论的一个隆重葬仪。

  今人到底应当如何看待上述阳明格竹公案,如何理解王阳明由此公案所得出的结论?

  “格者,至也”。“格物”者,直接接触、感知对象也。“格物致知”者,由直接面对、感知对象而获得关于对象之知识、道理也。由《大学》首倡、朱熹所阐发的“格物致知”论,实际上可理解为一条人类认识论、知识论原则:人类关于对象之认识与知识何以可能?直接面对、接触、感知对象,乃认识、理解对象之必由之途。“格物致知”言人类只有客观地面对,具体地感知和认识对象,才能获得关于对象的知识。

  但是,通过其格竹公案,王阳明却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格物并不能致知。阳明格竹失败的个案是否足以从整体上推翻朱熹所推重的“格物致知”论呢?

  如果将“格物致知”论理解为人类认识主体要获得关于特定外在对象的知识与道理,必需经由与特定外在对象的直接观察与感知,必须与特定认识对象建立起直接的认识联系,那么,由“格物”而“致知”便可理解为人类认识论的一条“金规则”、一个铁律:认识是一种关系性活动,必要同时涉及认识主体与认识对象,一种只与认识主体有关,无需涉及认识客体的某种关于特定客体的知识与道理之获得是不可思议的。就此而言,王阳明的一次不成功的格竹活动并不足以从根本上颠覆由“格物”而“致知”这一人类认识论总原则。阳明格竹不成功之案例充其量可以揭示:“格物”不一定能“致知”,即“格物”并非“致知”之充分条件。因此我们仍需坚持这样的认识:“格物”乃“致知”之必要条件,即使它不足以构成后者之充分条件。

  如果王阳明的目的并非由“格物”而“致知”,而只是“致良知”,即对人类自身天然具备道德潜意识之自觉,即《大学》所言的“明明德”,王阳明只“在身心上做”的思路显然是正确的,因为道德意识只是一种对人类有效的东西。然而,从逻辑上说,王阳明只能得出“致良知”只需要“在身心上做”的结论,却并不能由此而得出“天下之物本无可格者”,以及“其格物之功,只在身心上做”的结论,他将道德意识自觉与外在对象认识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混为一谈。用张载的话说,他混淆了“德性所知”与“见闻之知”。

  格者,至也,直接面对、接触对象也。因此,“致知”始于“格物”,且“格物”活动只能从对特定对象的直接感知开始。但是,如果一定要说“格物”不仅是“致知”之必要条件,同时也是其充分条件;那么,这种仅限于感知性认识的“格物”活动能从特定对象身上所获得的,也仅限于其外在感性特征方面的浅表性知识,而非关于其内在特性、功能等方面的深度知识。认识主体对特定对象便只得其形,未识其理。但是,从朱熹开始,理学家们便将“格物”的目标规定为物之“理”,而非“物”之“形”。因此,理学家心目中的“致知”乃是指关于对象所以然的内在知识、深度知识,即“物之理”;而非关于物之形貌的浅表知识。在此意义上,“格物致知”这一命题更准确的表述应当是“格物致理”。若论竹形之知,阳明在格竹过程中已然获得,他并未失败。王阳明从格竹活动中想获得的应当是关于竹之理的深度知识,而非仅有关竹形的浅表性知识。据此,我们需要对“格物致知”命题作如下补充:

  对于深度物知——物之理而言,直观、感知型“格物”便只是“致知”之必要条件,而非其充分条件。人类认识主体要想获得关于特定对象的深度知识,光有直观感知型格物还不够,还需要其他因素的加入。

  阳明格竹无果而终,那么,“格物致知”论的积极倡导者朱熹本人如何格物,他是否为人们提供了成功格物,乃至深度格物的经典案例呢?

  虽草木亦有理存焉,一草一木岂不可以格。如麻麦稻粱,甚时种,甚时收,地之肥,地之脊,厚薄不同,此宜植某物,亦皆有理。⑧

  盖天下之事,皆谓之物,而物之所在,莫不有理。且如草木禽兽,虽是至微至贱,亦皆有理。⑨

  这些都说得不错,但朱熹本人并未如此践行。综括朱子一生,从实践层面讲,他与历史上大多数士人一样,其一生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对书本知识,具体地说,儒家人文经典的考释上,放在仕途实践上,并未依自己的倡导,越出书本,走向田野,实际地去考察、分析一草一木之所以然。对自然界众多无机物、植物与动物,他知道的也并不丰富、明晰、细致与深入。他并未像自己所倡导的那样,成为一个亲近自然,对众多自然对象进行专题性深入研究的博物学家。他的“格物”视野仍基本上属于人事,而非自然。从理论层面上说,朱熹虽然正确地强调了“格物致知”这一人类认识论总原则;但是,至于如何格物,他并未深究。作为一个积极倡导“格物致知”论,在大方向上实现了认识论自觉的哲学家,他并未就人类如何获得关于外界对象与环境可靠、深入的知识等问题展开正面、深入的讨论,并未就人类的“格物致知”活动到底应当包括哪些要素、环节与层次,各要素间之关系,以及如何避免错误的认识等认识论基本问题提出建设性与可操作性意见,未能建立起一个较为完善的认识论体系。其后继者在践行其倡导的“格物致知”活动中茫然不知所措,屡屡无功而返,也就难以避免了。在此意义上,阳明格竹失败,朱熹实难辞其咎。

  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⑩

  依原始儒家观点,实际操作性农事乃小人所为,君子不屑。在知识视野、知识价值观与知识方法论上,后来的理学家们与原始儒家高度一致,均重人文而轻自然,重观照而轻践履,沈括式的士人在儒林史上廖若辰星。始于孔子的这种贵族偏见极大地制约了传统古代知识分子的知识视野与获取知识的手段。另一方面,认识论上的不自觉使传统士人未能就如何从外在世界、对象上获得客观、准确、细致、深入的知识找到可操作性的有效途径。因此,其萌芽状态的“格物致知”活动便止于感性直观,客观外求式认识活动未能入于高境,最终只好转入主观内省一路,造成德性之外无知识的局面。

  此格字乃手格猛兽之格,格物谓犯手实做其事,即孔门六艺之学是也。且如讲究礼乐,虽十分透澈,若不身为周旋,手为吹击,终是不知。故曰致知在格物。(11)

  颜元在儒家自身传统内敏锐地反思了士人们在求知活动中重书本而轻践履的现象,对“格物”概念做了创新性阐释:格者,手格也。手格谓动态操作、践行,因为“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所憾者,受传统视野所蔽,颜元所意识到的“手格”领域仍局限于伦理、人文。其实,在此领域儒家历来强调知行合一。从朱熹到颜元,未能意识到另一个更大问题——如何深入地认识自然?对于深入地了解自然而言,格物当然不能限于书本,也不能限于静态的感性直观。我们愿在此将颜元的“手格”观念转而应用于自然领域。若此,阳明格竹公案便转化为在客观外求式“格物致知”活动中,如何深度地认识自然对象的问题。

  阳明格竹公案表明:要深入认识自然对象(竹子),仅凭感官对对象作外在的静态直观,实即感知是远远不够的。深入有效的格物活动应当由静而动,进入到对对象的动态操作环节,对对象进行实验性的考察,进而充分调动超感官的理性推理、分析因素,深入、细致地揭示对象的内在特性与功能。对格竹——对竹子的深度认知而言,最有效的方式并非纯静态地观竹——像王阳明那样,数日内只是静静地坐在竹子对面,去观看和想象它有什么道理,而当“手格”之,即动手去种植一片竹林,像一位母亲照顾自己的婴儿那样,在植竹、养竹的操作性实验过程中长期、细心地观察竹子各方面的植物习性与生长规律,认真分析和总结竹子顺利成长所需的各种土壤、气候、时令条件,细致比较竹子与其他近似植物之异同,以及不同竹种在生长节律与各式外在条件方面要求的细微区别。在长期、反复实验性育竹的过程中总结成败两方面的经验,以获得客观、深入、细致、丰富的关于竹子方面的竹知、竹理。如此方可谓格竹,如此才是“格物致知”之正途。可惜,朱熹与王阳明两位均未能如此,均未能总结出一套将静态观察与动态操作性实验相结合,将感性直观与理性分析与归纳相结合的认识论方法与操作技术体系。

  阳明格竹失败了,然他并未流露出些许悔意;相反,他理直气壮地得出了“天下之物本无可格者”的结论。然而,西方世界在17世纪却出现了以伽利略为代表的以实验观察为基础的认识自然的思想。从此,实验性观察成为认识自然,科学创新的一大利器,它与古典时代即有的演绎推理传统相结合,极大地推动了西方近代科学的发展(12)。以此反观阳明格竹公案,他的格竹活动仅由直观与玄思构成。起于静态的感性直观。直观不足,继之以主观玄思。思之无果,最后只好歇手作罢。与西方兴起的实验性认识思路相比,我们难道不觉得王阳明的格竹活动太粗率、太主观,因而也失败得太幼稚了吗?一个民族如何正确地了解自然、获取知识、理解世界,难道就靠静观与玄思吗?阳明格竹的失败,实在是对朱熹“格物致知”论的一个巨大嘲讽,它暴露出古典认识论,特别是外向求知式认识论是如何的粗疏、幼稚与单薄。由于朱熹只强调“格物致知”的重要性,只是劝人们尽可能多地了解天下一草一木之理。但是,对于到底当如何格物,特别是如何既有深度又能客观地格物,朱熹及其同仁并未提出一套有可操作性的具体方案。于是,当王阳明想忠实地践行朱熹的理论时,他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并且刚迈出第一步就悲壮地摔倒了。他只知道致知当始于格物,于是便格物。格物始于静观,也只是静观。至于静观之后又当有何功课,他一无所知。于是,当他静观无果,继而玄思;玄思无果后,只好认输。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深度格物尚需“手格”,观照之外,尚需实验;感知之外,尚需理性的分析与归纳。更为可悲的是,阳明格竹失败后,连本来正确的起点——直面对象,感知对象也否定了,得出了“天下之物本无可格者”的结论,以取消问题的方式替代对问题的解决。最终干脆“只在身心上做”,用“致良知”取代“格物”,朱熹的“格物致知”论,实即中国古典认识论便自此实质性地寿终正寝。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