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史料
乾隆实录卷之一千三十四
2013年05月15日 15:38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监修总裁官经筵讲官太子太傅文渊阁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领侍卫内大臣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管理吏部理藩院事务正黄旗满洲都统世袭骑都尉军功加七级随带加一级寻常加二级军功纪录一次臣庆桂总裁官经筵讲官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稽察钦奉上谕事件处管理刑部户部三库事务世袭骑都尉军功加十九级随带加二级又加二级臣董诰内大臣户部尚书镶蓝旗满洲都统军功纪录五次寻常纪录十四次臣德瑛经筵讲官太子少保工部尚书纪录六次臣曹振镛等奉敕修

  乾隆四十二年。丁酉。六月。乙未朔。上至西花园舒妃金棺前奠酒。

  ○江南陶庄新建河神庙成。上亲制碑记。文曰、成大事者必有其时。事有视若易、尽人力而为之。然终于弗成者。则以天弗助。神弗相。而非其时也。事有视若难、尽人力而为之。而终于有成者。则以天所助。神所相。而适逢其时也。虽然。天助也。神相也。无所为告之者也。使时可乘、而人弗尽力而为之。亦难望其有成也。故举大事。必当审事机。乘时会。尽人力。以敬祈天助神相。则庶乎奏平成之功。三者不可阙一马。吾于陶庄引河。益信此理之不爽。陶庄之土。逼河南流。近清口。盖始自宋时南徙。历元及明。不知其几何年矣。于是有黄水倒漾之患。于是有藉清敌黄之说。然而清水常弱。黄水常胜。虽劼劬补苴。终不能得其要领。而倒漾自若也。惟我皇祖圣祖仁皇帝。首见及于此。康熙己卯岁南巡时。即命开陶庄引河。俾远避清口。以除倒灌之患。诚釜底抽薪之计也。其后庚辰、辛巳岁。壬辰、甲午岁。以及雍正庚戌岁。历代河臣。屡挑屡淤。于是引河之事。遂置而弗论。逮乾隆己未岁。予命大学士鄂尔泰视河。仍持开引河之议。而河臣、河员、率以为难行。高斌向称为善治河者。亦以为功不易就。乃创建木龙。挑溜北趋。图补偏救弊之为。于是引河之事更罢。而无有言及者矣。然予以为陶庄之引河不开。终无救清口倒灌黄流之善策。但南巡四次。未至其地。用是耿耿于怀。适昨岁东巡。河臣吴嗣爵、苏州抚臣萨载、各来觐。因见嗣爵老病。遂以萨载易之。与之谈及河务。以为海口淤泥之说终难行。至陶庄引河。则必宜开。而未敢必也。命其抵任悉心相视。及萨载之任。与督臣高晋、亲履其地。测量高下曲直。头尾宽窄。绘图贴说以闻。朕复详酌形势。以朱笔点记。往返相商者。不啻数次。议既定。迺于去岁九月十六日兴工。以今岁二月十五日。乘春汛水长之候。放流入新河。而旧河筑拦黄坝以御之。既放之后。新河顺轨安流。直抵周家庄。始会清东下。去清口较昔远五里。于是永免倒灌之患。而引河之工成。夫自康熙己卯。逮今乾隆丁酉。历七十余岁。屡举而未成。及一举而遂成者。岂非时有可乘不可乘之殊。而总赖天助神相之所致耶。其能劼毖筹画。尽人力而不失事机。任投艰而弗犹豫者。则锡赉酬勋。国家之典具在。至夫天恩之赐助。盖自始事以迄成功。予实昼夜在心。默叩祷谢。无可言喻。而河神之佑相。非特建崇祠。其何以显明贶、达群诚乎。爰即新口石坝。建庙妥神。俾司事者。春秋洁祀。以邀惠于无穷。并为迎神送神之词。以协律焉。河之旧兮本南。每灌清兮黄兼。神之相兮北渐。即运河兮赖永恬。迎神之乐兮俎豆甘。于万斯年恩沛覃。右迎神乐。河之新兮移北。既避曲兮就直。神之相兮南塞。去清口兮无复逼。送神之还兮帷幕饰。于万斯年恒戴德。右送神乐。

  ○谕曰、舒妃丧事。御前大臣、侍卫、乾清门侍卫、及内廷行走大臣官员等。俱著于初祭后薙发。其成服阿哥、王公大臣侍卫、并执事人员。俱著于大祭后释服。十一阿哥、亦于大祭后释服。八月正值万寿之期。著于七月二十九日薙发。

  ○丙申。谕、前以彭理在该旗佐领处具呈。将四千余两之房产。缴抵二万余两之赔项。并称此外别无产业等语。情节颇属取巧。因降旨令湖南、云南、各督抚。于彭理历官处访查。有无寄顿财物之处覆奏。据颜希深、敦福、先后查出。彭理有箱篢等物。寄顿澧州。并有朝珠等件。勒当银两之事。兹又据敦福奏称、彭理于华容、安乡、两处交典生息之项。本利共有一千四百余两。其所当银一千两之物。估计不及二百两。彭理以监司大员。于所属部内。违例放债。且将衣物勒当多银。实属贪鄙。请旨革职。伊未能先事觉察。请一并交部严加议处。彭理、著革职。敦福、著交部严加议处。

  ○丁酉。吏部奏请、大学士阿桂、应授何殿阁。及兼衔。得旨、阿桂、著授为武英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

  ○戊戌。上还宫。

  ○江南河道总督萨载覆奏、查三代时。河未南行。自汉以后。入淮旋塞。仍北行入海。至宋绍熙五年。河徙阳武。分二派。一由北清河入海。一由南清河入淮。黄河南行自此始。明宏治六年。河全南行。正德四年。河决曹县。注丰沛。经邳宿。自桃源三义镇入口。绕清河县旧治后会淮。系在陶庄迤北。嘉靖初。三义口塞。河流南徙。出清河旧治前。与淮水会小清口。即今清口。系在陶庄以南。得旨、朕之陶庄新河碑语。大概弗错。知道了。

  ○湖北巡抚陈辉祖疏报、乾隆四十年。鹤峰州劝垦下则旱地九十四亩有奇。

  ○己亥。上御太和殿视朝。文武升转各官谢恩。

  ○幸圆明园。

  ○庚子。谕、从前将福隆安次子丰绅果勒敏、嗣与伊兄福灵安为子。承袭云骑尉。今丰绅果勒敏病故。别无承嗣之人。著将云骑尉暂行停袭。俟福隆安生子后。再令承袭。

  ○又谕、据颜希深奏、湖南正佐杂职。率多舍其本任。调署别缺。转将本缺改委别员署理。更有将苗疆人员。亦调署腹内之缺。又如吏目、典史、例不出差。湖南则屡有差委。任意更替。地方之废弛。公事之阘茸。未必不由于此。现在督同司道。彻底查明。分别厘正。以专责成等语。所奏是。州县佐贰等官。自应各就各任。实心办理。使地方官久于其任。事有责成。心无几幸。方于地方有益。即或因人地相需。繁简各异。及本任遇有紧要案件。必需能员审办者。该督抚酌量人才。临时调署会办。原属例所不禁。若任意更调。通省皆然。则督抚既得藉以市恩。并恐开属员侥幸营求之渐。其所系于吏治官方者甚钜。颜希深既有此奏。不可不彻底查办。著交颜希深、秉公确查。若通省调署各员。如颜希深所奏情节。不过十之二三。尚可无庸置议。若调委署任之事。多至过半。则是敦福自取愆尤。即应据实参奏。将敦福交部治罪。而陈辉祖现署督篆。亦难辞咎。自应一并交部议处。盖督抚初任封疆者。多陈奏公事。以见留心地方。如四川必言严拏啯匪。贵州必言安辑苗疆。江苏必言禁米出洋之类。几成故套。迨日久相忘。又蹈前辙。而后来者复从而议之。以见整饬。颜希深既为此奏。即当实力为之。勿致始勤终怠。至调委纷纭之事。恐不独湖南一省为然。他省或有相似者。著该督抚、一体留心妥办。

  ○谕军机大臣等、据颜希深奏、湖南吏治情形。所称州县佐杂、调委过多之处。巳明降谕旨、交颜希深。查办矣。至所奏、上司既明以姑息市私恩。下属遂渐以逢迎开捷径。地方之废弛。公事之阘葺。未必不由于此等语。果尔。则湖南吏治。几不可问。必当彻底确查。以定其言之虚实。阿桂由滇回京。湖南乃必经之路。著传谕阿桂、于过湖南待。严密访查。果有废弛阘茸实迹。即行据实具奏。谅阿桂必不肯稍为徇隐也。将此由六百里谕令知之。颜希深原摺、及朕所降之旨、并著钞寄阅看。寻奏、臣过湖南。细访敦福官声。尚无不好。至州县调委过多。诚不独该省。即云贵亦然。缘逃兵处分綦严。一年未获。不得不调他处。保全人材。又冲途差繁。酌调简僻。以均苦乐。至佐杂亦多委署。未免瞻徇。得旨、皆是公论。知道了。

  ○辛丑。军机大臣议覆、定边左副将军巴图奏称、扎哈沁人等。原系库克新玛木特投降时。带领同来。并非所属。今库克新玛木特之孙扎木禅病故。伊子承袭公爵。若管辖日久。视为属下。恐生事端。应将扎哈沁之佐领十员。改设四员。选一员为总管。令掌印。应如所请。又称、扎哈沁人等。应移驻乌里雅苏台。查移徙必致烦扰。仍应驻本游牧。令科布多大臣。就近管理。再扎木禅之子扪图什、或移驻察哈尔、或仍驻彼处。令巴图询问。听便安插。仍酌归拉旺多尔济等旗。在乌里雅苏台当差。从之。

  ○癸卯。谕、据德保奏、湖北三帮旗丁王清、卓伯青、邓英、三船。在邳州河定闸。遭风漂灙。粒米无存。例应照数赔补等语。漕船内河失事。例固应赔。但念该帮船只。猝遇暴风漂溺。人力难施。情尚可原。况该丁等船已漂没。若一时全行补交。未免竭蹷。著加恩、令其各买本帮余米三百石交纳。其余四百五十余石。同随粮蓆竹。俱著缓俟下年搭运全完。以示体恤。其失防之押运员弁、及地方文武各官。著该总漕查明。交部察议。

  ○谕军机大臣等、据王进泰奏、提标营领餧京马一项。自乾隆二十八年、至四十一年分。历任提督任内。共陆续积存银一万四千四百余两。除前经奏明存留开设当铺银六千两。并留办草料银二千余两外。再留银一千三百二十余两。添补每年豫买麸豆草束之需。下存银五千两。可否解交内务府广储司库。或解交热河道库之处。伏候训示等语。直隶提标餧马。既有积存银两。其督标各镇领餧京马。是否如此办理、及有无银两积存。著周元理、即行查明。据实覆奏。至此项银两。原系兵丁等分内应得之数。官为妥办。得有余存。自应即留该处。量为滋生。期于兵丁有益。毋庸解交广储司、及热河道库。其应作何经理妥善之处。著王进泰、悉心详议具奏。将此传谕周元理、王进泰知之。

  ○又谕曰、阿桂已于五月二十二日。自永昌起程。与李侍尧沿途商办铜务。此时想已自省城起身。所有饬令缅匪送还杨重英、及奉表纳贡各事宜。李侍尧自能酌量妥办。至阿桂、李侍尧会奏、安插各土夷。及仍复车里土司二摺。巳批交军机大臣会议具奏。自俱可照覆。其安插之人。有应改徙乌噜木齐等处者。李侍尧务须选派妥干员弁。小心管押。并仿照从前押解广西省偷越安南人犯之例。沿途添派兵役护送。勿致稍有疎虞。又另摺所奏、自应即行严查妥办。但据称、此皆十三版纳夷众、不忘刁氏情形之语。殊未明晰。土夷自相劫杀。与不忘刁氏情形何涉。著李侍尧、即将其故详晰覆奏。此旨著由五百里发往。并令阿桂知之。缅匪如有遣人续禀情形。仍著李侍尧迅速具奏。寻奏、土弁刁应达、暂管宣慰事。其子肆虐。众人不服。益依恋刁绍文父子。以致滚科等劫杀。再檄谕缅匪送还杨重英、及奉表纳贡各事宜。阿瓦尚无回音。报闻。

  ○军机大臣议覆、大学士阿桂等奏称、投诚土司土目。及安插各土夷。毋庸改徙者。有线瓮团等二百五十余名。酌移乌噜木齐等处者。有召猛齐等五百余名。应遣还各土司本处者。有罕朝玑等三十余名。请分赏滇黔各员者。有黄国宾等眷属十余名。无家可归、及单身夷僧、不必移徙者。有阿陇等三名。均各就情形筹办。应如所请。至线瓮团等属下人。耕种官庄外。准食粮当兵。其应徙夷户启程时。该督务派妥干员弁。小心管押。照从前押解广西省偷越安南人犯例。沿途各督抚。添派兵役护送。仍一面行知乌噜木齐等处都统、及办事大臣。豫拨地亩。酌盖房间。夷户到日。庶不失所。至分赏各员夷眷。严加约束。夷僧亦交地方官稽查。从之。

  ○户部议准、署云南巡抚图思德题称、建水县普马旧厂之大黑山。另开槽硐。铅砂丰旺。就近拨临安局鼓铸。价值运费。照旧厂章程办理。从之。

  ○旌表守正捐躯直隶深州民王孙明媳郑氏、广东顺德县民梁添稼妻冯氏。

  ○甲辰。谕、宁寿宫工程处之笔帖式九格、新桂、广泰、重光等四员。在工年久。甚属勤勉。著加恩交吏部带领引见。

  ○谕军机大臣等、昨据阿桂等奏、查明滇省安插土夷情形。酌请分别办理一摺。现交军机大臣议覆准行矣。此内有应迁乌噜木齐等处、安插夷户五百余名。此等夷民。野性未驯。一闻移徙。恐不免有逃窜等事。现已传谕李侍尧、于伊等起程时。选派妥干员弁。小心管押。并著传谕沿途各督抚。仿照从前接递广西省偷越安南滋事人犯之例。添派兵役。实力护送。勿致稍有疎虞。

  ○大学士管云贵总督李侍尧、云南巡抚裴宗锡覆奏、彭理前在云南正署任所。并未置产。亦无寄顿。报闻。

  ○乙巳。谕军机大臣等、据国泰奏、粤省委解点锡委员肇庆府通判李廷谅、在德州病故。现已委员、同该故员亲丁仆从、接收转解。一面飞咨广东省。令其续派妥员。兼程前进。其接解之员。解送到日贮库。俟续派之员到日交纳等语。解员中途病故。其距京较远之省。自应仍由原解省分、另行派员接解。若距京既近。则本省虽另派员。亦艰于赶赴。自当由经过之省。派员代解。方无迟误。今该员病故。在山东德州、距京不过十余日。该督抚既已遴员接护解送。自应即令赴京交纳。何必复令粤省派员。致羁时日。因交户部详查旧例。所办本未画一。已饬令分别途限。另定章程妥办外。著传谕国泰、檄山东委员。协同该故员之子。将所解点锡。即行押运到京。赴部交纳。并令该委员、沿途小心管押。毋使家人船户、乘隙滋弊。其粤东省毋庸续派委员。徒劳往返。将此由五百里传谕李质頴、并谕国泰知之。

  ○军机大臣议覆、大学士阿桂等奏称、普安营瘴盛。兵丁等惮于派拨应募。且孤悬江上。不足控制各猛。请彻普安营。其景蒙移徙来兵。仍还本营。查思茅营近九龙江。城外厂地可设营。即将元江营移往兵二百十六名。添设该处。归思茅营游击管辖。原造普安营署舍。甫建旋朽。其银著承办各员、及各上司赔缴。以为添盖思茅营弁兵房署、及扩修城垣之用等语。应如所请。仍令李侍尧、先行严估。拨项兴建。又称、刁氏管理车里夷众。已二十四代。众不能忘。自刁维屏弃职潜逃。曾委刁应达、暂管宣慰司。转滋事故。查有同刁维屏投归之刁士宛、尚知奉法畏罪。请赏给宣慰土司。管理车里地方。以靖各猛之心等语。亦应如所请。并将私庄八处。给刁士宛交纳额赋。刁维屏仍旧监禁。从之。

  ○丙午。谕、前此批阅通鉴辑览。以石晋父事辽国。而宋徽钦之于金。亦称臣称侄。旧史于两国构兵。皆书入寇。于义未协。因命用列国互伐之例书侵。以正其误。并以大旨批示简端。今馆臣校勘刻本。复因当时所改。仅自石晋为始。其朱梁后唐诸代。尚未一律改正。将书内应改之处。黏签进呈。已照所请行矣。朕之厘正书法。一秉至公。非于辽金有所偏向。盖历代相承。重在正统。如匈奴在汉。颉利在唐。凡与中国交兵。自宜书寇。以正大一统之义。即宋室运际凌夷。然自徽钦以上。共主位号犹存。书法尚宜从旧。若五季时、中国已瓜分瓦解。不独石晋为辽所立。即梁唐诸代。亦难与正统相衡。犹之南宋以后。不得与汉唐北宋并论也。且朕意在于维持正统。非第于历代书法为然。洪惟我国家开创之初。当明末造。虽其国政日非。而未及更姓改物。自宜仍以统系予之。至本朝顺治元年。定鼎京师。一统之规模已定。然明福王犹于江南仅延一线。故纲目之编。及通鉴辑览所载。凡我朝与明交兵事迹。不令概从贬斥。而于甲申三月。尚不遽书明亡。惟是天心既已厌明。福王又不克自振。统系遂绝。若唐桂二王之窜徙无常。亦如宋末昺昰之流离瘴海。并不得比于高宗南渡之偏安。盖能守其统、则人共尊王。失其统、则自取轻辱。实古今不易之通义也。朕评论及此。惟准以大中至正之道。为天下万世严予夺。即以是示创惩。且使我世世子孙。咸知恪守神器。兢兢业业。常保此统绪。以绵亿万载丕丕基。所为诒谋垂裕之道。亦即在是也。将此明降谕旨、俾众共知之。

  ○以工部左侍郎彭元瑞、为浙江乡试正考官。编修茅元铭、为副考官。内阁学士汪廷玙、为江西乡试正考官。编修陈嗣龙、为副考官。中允张书勋、为湖北乡试正考官。礼科给事中戴第元、为副考官。

  ○戊申。谕曰、彭元瑞现在出差。所有承办明纪纲目。著派于敏中、钱汝诚、会同原派之和珅阅办。

  ○谕军机大臣曰、高晋参奏蒙城县知县李名扬、于该县观音庵尼僧发有身死一案。妄以盗杀为自缢。率混具详。凶贼尚未弋获等语。县令遇人命案件。理宜确验尸伤。据实详办。该县李名扬、于发有身死之案。既已验明伤痕。其房内又有失去钱物。自系被窃觉追。致遭杀害。乃竟妄称自缢。径行详报。生死罪名出入所关。岂有如此昏庸之理。仅予革职。不足蔽辜。著传谕该督、另行定拟具奏。至摺内称、经臣查核尸伤。及失钱情节。批司饬审。始经讯明。又叙及该县尚有刘义致死伊子刘黑一案。臣因情节支离。委员确讯。核与原详不符等语。地方命案。例系巡抚为政。何以此二案。俱经高晋驳饬。而闵鹗元转置之不问。则其平日所司何事。且闵鹗元、系刑部司员出身。刑名谅所谙悉。何以于此等疑窦多端、显而易见之案。全未看出。尚藉督臣逐节指驳。著闵鹗元、即行明白回奏。所有发有一案凶贼。应即饬属上紧严缉务获。从重究拟。其余刘黑等各案。亦即作速另行覆审。定拟办理。将此传谕高晋、闵鹗元知之。寻闵鹗元奏、发有身死一案。臣因情节未确。县详后、委员覆审。必俟获凶。方成信谳。刘义致死伊子一案。委员审详。仍与县讯相符。提犯亲审。亦无歧异。正办理间。因卸事进京。未及具题。现在与督臣高晋商办。严缉致死发有凶贼。刘义等犯。拟定即分别题咨。报闻。

  ○又谕、前据敦福奏称、彭理以监司大员。于所属违例放债。且将衣物勒当多银等情。已降旨将彭理革职。敦福交部严加议处矣。昨陈辉祖以伊兼署督篆。不能早为觉察。亦请交部议处。陈辉祖兼署督篆。且远在湖北。与巡抚敦福之近在本省者不同。毋庸交部议处。将此传谕陈辉祖知之。

  ○又谕曰、勒尔谨奏报甘省雨水禾苗一摺。据称、巩昌、平凉、庆阳等各府州属。于十二、十四、等日。得有细雨。虽入土未能深透。而甘省气候较迟。背阴卑湿之地。所种二麦豌豆。可望有收。至高阜向阳之麦豆。乾旱已久。恐难结实。查皋兰县等九处。受旱较重。静宁州等八处次之等语。甘肃每年多有缺雨之处。动辄成灾。今皋兰等各处。既有被旱情形。自当妥为查办。著传谕勒尔谨、即速饬委该道府。认真查勘。如有成灾处所。应行赈恤者。即一面据实奏闻。一面酌量轻重。分别妥办。务使穷民均沾实惠。以副朕轸恤之至意。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仍将办理情形、及曾否得有雨泽之处。迅速覆奏。寻奏、皋兰等十七处。及续报靖远县等十县。夏禾已成偏灾。现饬该府、实力督率所属。加意妥办。报闻。

  ○己酉。谕军机大臣等、昨勒尔谨奏覆、查办甘省水利情形一摺。据称、甘省在在皆山。有一分水利之可开。小民即沾一分水利之益等语。自系该省实在情形。甘肃地方高亢。每患雨水短少。如其地有可以疏浚之处。随时挑挖引河、自于生民有益。原不必专于分引黄河。即沟涧细流。果能疏引成渠。农田即可稍资沾润。较之置而不办。靳人事而专藉雨泽者。不少胜乎。且地方多一工作。无论官办民办。总须雇用人工。即或其地偶被偏灾。穷民并可藉以糊口。亦即寓赈于工之意。著传谕勒尔谨、不可豫存难办之心。务宜时刻留心体察。如有可兴之水利。即饬所属。设法疏通。实力妥办。期于田功有益。将此由五百里传谕知之。如有可办之处。随时查办具奏。

  ○旌表守正捐躯山西黎城县民王聚海女王氏。

责任编辑:晓雅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