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随笔
一部手绘的草原交通史 ——《蒙古游牧图》评介
2017年08月29日 09:01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王子今 字号

内容摘要:乌云毕力格认为,这些图片给我们留下了内外蒙古地区数以千计的蒙古语地名的原始资料,记载了大量的寺庙和矿产、企业等文化与经济信息,经认真考察,足以为新的学术发现提供条件,其中涉及生态环境的信息非常珍贵,有关草原交通的资料应当引起交通史研究者的重视。增益对草原交通史的认知乌云毕力格汇编的45幅《蒙古游牧图》,第一幅即列入《内外扎萨克蒙古交通图》的《内蒙古中部和喀尔喀左翼交通图》,描绘了从察哈尔特别区域到外蒙古的三条“通道”,沿线的各地画得密集而清楚。据乌云毕力格介绍,波兰学者科特威茨收藏的一幅1805年的蒙古地图,描绘的主题就包括“道路、驿站、边疆鄂博”,可知对草原交通信息的重视,是同类古地图文物绘制的传统。

关键词:蒙古;草原交通;游牧;语言;地名;毕力格;乌里雅;地图;传播;标示

作者简介:

  “草原是传播语言的工具”

  草原对于交通的开发和拓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在《历史研究》中发表有关海洋与草原的论说。他指出:海洋和草原是传播语言的工具。古希腊航海家们曾一度把希腊语变成地中海沿岸地区的流行语。马来亚的勇敢航海家们把他们的马来语传播到西起马达加斯加东至菲律宾的广大地区。在太平洋上,从斐济群岛到复活节岛、从新西兰到夏威夷,几乎到处都使用一样的波利尼西亚语——虽然当下,离波利尼西亚人的独木舟在临近这些岛屿的广大洋面上定期航行,已过去许多世代了。此外,由于“英国人统治了海洋”,近年来英语就变成了世界流行语。

  汤因比还说:“在草原的周围,也有着同样的语言现象”,“由于草原游牧民族的传布,今天还存在四种这样的语言:柏柏尔语、阿拉伯语、土耳其语和印欧语”。这几种语言的分布,都与草原交通有着密切的联系。

  回顾中国古代对外交往历史,不难发现,草原通路的确起到了汤因比所说的语言散布及文化传播等作用。丝绸贸易经过草原地区,西域诸族以及匈奴、乌孙等草原民族对丝路贸易表现出积极的态度,他们的消费需求、赢利愿望以及商业经验,共同推进了“丝绸之路”的繁荣。汉代各民族,共同成就了史称“丝绸之路”的东西方交通与文化通路。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