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系统功能语言学视域下的低调陈述修辞研究
2021年01月31日 20:54 来源:《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6期 作者:鞠红 字号
2021年01月31日 20:54
来源:《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6期 作者:鞠红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系统功能语言学是以解决社会中遇到的语言实际问题为目标的适用性语言学理论,能够有层次、有系统和全面地描写和解释运用中的低调陈述。以系统功能语言学的语境、元功能和语言层次性框架为参照,分析低调陈述修辞语言使用者作出的选择,可以考察低调陈述修辞话语的动态特性,论证低调陈述不仅反映人类经验,还映射权力与控制等社会关系。以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纯理功能框架和文化语境框架为参照,可以考察低调陈述修辞语言表达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以及与使用环境如社会文化环境之间的关系等,论证低调陈述可以反映和建构客观和内心世界,建立和保持人际关系,还可以反映人类在怎样特定的文化环境和社会环境中使用低调陈述来识解经验、表达并创造意义。

  关键词:系统功能语言学;低调陈述;纯理功能框架;文化语境框架

  作者简介:鞠红,安徽大学外语学院教授(安徽合肥230039)。

  基金:2013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基于使用的汉英‘低调陈述’认知维度拓展研究”(13BYY016)。

  修辞语言的发生发展呈现着两种趋势:一方面它在不停地分化,从而呈现出多样性和具体性;另一方面它又不断整合,从而显现出丰富性和系统性。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的低调陈述研究至今方兴未艾,但是众多国内外学者都以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语用学和认知语言学为研究视角和分析框架,鲜有从系统功能语言学的视角来探讨低调陈述修辞系统。本文试图展示系统功能语言学对低调陈述研究的可操作性和解释力,论证低调陈述系统功能语言学研究与以往的低调陈述研究之间的内在逻辑,以及系统功能语言学视角相对于其他已有的进路、方法、途径能为低调陈述研究提供新的分析框架,最终体现系统功能语言学强大的描写潜势和描写能力。

  一、系统功能语言学视域下的低调陈述修辞研究理据与路径

  半个世纪以来,众多学者从人类心智和社会文化角度研究人类如何通过使用低调陈述来进行人际交流和认知世界,重点研究主体对低调陈述意义的创造和理解过程的作用。对于集中精力从语言心理认知视角研究低调陈述的学者来说,借鉴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中的合理部分,对低调陈述的识别和衡量很有帮助。因为无论是以体验主义哲学为理论基础的认知语言学,还是现在以建构主义认识论为基础的系统功能语言学,都关注语言使用的主体,都是致力于探索人类如何通过使用低调陈述进行人际交流和认知世界。根据系统功能语言学,选择就是意义,因此低调陈述不仅仅是一堆硬性规定的符号和标记,更是一种生活形式,低调陈述寓意的表达和理解依托语篇内部语境以及外部情景语境。人类主体通过选择和使用低调陈述资源构建自己的身份特征,并与他人建立亲和关系。

  (一)系统功能语言学视域下的低调陈述修辞研究理据

  系统功能语言学采取的是一种生物间视角,以社会为理论取向,出发点和关注点与语言学研究中哲学逻辑学传统不同,其将修辞语言视作行为,把各种修辞语言看作产生意义的资源。系统功能语言学以社会语境为参项,以小句为根本的意义单位,侧重语言的真实使用。以系统功能语言学为理论框架,我们关注的是人们怎样使用低调陈述来进行社会交往中的各种活动,在社会和文化因素的影响和制约下人们如何通过“选择”来创造和表达低调陈述。系统功能语言学采用从“社会—群体”出发的认知观,为低调陈述修辞语言描写提供了历时考察的方法和模式,与以往盛行的从个体出发的认知观来研究低调陈述修辞形成研究视角上的多维和互补。

  当今紧密的学科间联系和日渐精细的交叉研究,组成错综复杂的系统网络,为低调陈述修辞研究提供新的描写视角,也为认知修辞学增加描写潜势,提升精密度。系统功能语言学关注社会、意义、功能三大要素1,研究人类如何识解经验、表达思想、创造意义,具有动态、开放、发展的特征,适用于描述、解释低调陈述修辞语言本身以及与低调陈述修辞语言有关的社会活动。而这种运用系统功能语言学研究低调陈述不是研究的终点,它为研究修辞意义系统提供范例以及可以参照的路径和方法。系统功能视域下的低调陈述修辞研究增加了认知修辞学的描写维度和参数,即人们在社会语境下如何使用作为社会意义系统的修辞语言。我们研究的是低调意义的表达和低调陈述修辞语言在社会交往中所起的作用,着眼于生物体之间(inter-organism)的社会学视角。

  将系统功能语言学作为低调陈述研究的主要理论框架,以语境和语言层次性框架为参照,从元功能出发对低调陈述修辞展开多维度探寻,其意义在于:第一,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理论价值在于其社会性,运用系统功能语言学对低调陈述进行研究,可以回答语言以外的问题,诸如在低调陈述修辞语言中起着关键作用的社会活动;第二,系统功能语言学以语言使用中的意义为视角,运用系统功能语言学可以分析低调陈述修辞语言使用者作出的选择,以考察低调陈述修辞话语的动态特性。

  (二)低调陈述修辞研究的语境分析框架

  低调陈述修辞话语是发生在特定的文化和情景语境的一种言语活动,文化和情景语境自然成为中外学者考察和关注的中心,这与以语言为社会符号的系统功能语言学一脉相通。低调陈述是人类的一种交际手段,说话者如何根据特定的使用环境选择低调陈述修辞,需要考虑交际的各种因素,如交际目的、交际双方的关系、情景语境、文化语境等。这也体现了系统功能语言学研究视角的多维性。

  作为社会符号的低调陈述是在特定语境中表达掩饰弱化意义的资源,也就是说,作为联系语境的再现完整社会过程的低调陈述概念是一种社会实践。在这个社会实践过程中,主体在其意识的作用下使用特定的低调陈述词汇和语法模式以传递、掩饰淡化的信息。如 “He didn't go hungry”2一句,其语场是一起军火交易;语旨是军火交易中买方、卖方和中间人三者之间关系,当然是非法、不体面的关系;军火交易是非法行为,军火交易中间人拿回扣涉及违反犯罪,而且涉及面子问题,这种特定语场中的语式就要求军火商Soghnanlian(苏格南林)不宜直言不讳给予正面回答,只能选用低调陈述含糊其词。受众体理解主体思维模式的过程,是一个冲突、协商、妥协的互动过程。这一例子表明,低调陈述意义系统也是一种在一定历史、社会语境下的选择性系统,低调陈述、权力和意识三者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互动关系。

  (三)低调陈述修辞研究的元功能分析框架

  系统功能语言学认为语言有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总称为元功能。这种元功能框架给我们的启示是,低调陈述修辞语言表征人际间的经验,并将我们的活动和经验组织成有意义的语篇,它包括词汇的选择、参与者角色、通过疑问语气或情态实现人际功能等等。Halliday认为世界上有物理系统、生物系统、社会系统和意义系统这四种由低级向高级特质递增的系统,而语言则是人类所使用的最为复杂、资源潜势无限的高级意义系统3。低调陈述意义有两个维度:第一,从认知系统解读人类如何运用语言表示低调意义;第二,从社会系统关注人类运用低调陈述进行互动。系统功能语言学凸显的是社会化和现实的社会构建。我们运用低调陈述或是为达到某种物质目的,或是为与他人建立、保持联系,比如试图说服客户他们的阁楼改装或法律的判断力或确实是钱能买得起的最好的东西时说“Well, it’s not bad, considering”;或是控制他人行为,如快下班时,老板要求你帮忙完成一项重要计划时说“It's a good idea to finish a job”,实则含蓄请求。

  人们把经验识解为意义从而构成语言意义系统。低调陈述以隐喻或转喻方式与语言相连,以层次的、元功能的、修辞语言的形象被识解,再依据语言这个类典型建立低调陈述意义系统。总之,系统功能语言学着眼于社会取向,立足以概念功能为主的三大元功能,强调主体间交流以及语言外部因素。

  (四)低调陈述修辞研究的语言层次性分析框架

  系统功能语言学将语言分为三个层面:语义、词汇语法和语境。依据系统功能语言学,低调陈述修辞话语意义的识解是语言系统这三个层次整体作用的结果。在低调陈述修辞语言的层次系统内,语义和词汇语法之间的关系是互为实现或体现的关系。系统功能语言学的语言层次性框架将语境作为总辖,意义作为主导,形式作为辅佐,互为体现作为要领,整合了语境、语义和词汇语法三个不同的语言层面。以多视角、多层面的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模型为参照,我们既可以从词汇语法形式去推断低调陈述语义特征、语境特征,又可通过语境发现低调陈述语义特征。这种“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两种分析方法的融合确保我们能够系统而客观地对低调陈述修辞进行话语分析。

  根据系统功能语言学,认知主体以能够表现无限多意义的词汇语法为工具或手段,再现人类经验和构建某种社会现实。Halliday把语言符号所承载的意义定义为“创义”(semogenesis or meaning-creating)4。据此我们可以理解低调陈述不仅反映人类经验,还映射权力与控制等社会关系,产生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过程中。一方面,语言通过低调陈述构建人类的认知,即低调陈述反映客观存在的事物,具有认识世界的功能;另一方面,人类通过低调陈述认识世界,即低调陈述重塑人类经验,反映语言的社会建构性。这些不仅反映在词汇层面,还体现在语法层面。

  二、低调陈述修辞研究的系统功能语言学视角

  系统功能语言学采取的是社会的、功能的观点。韩礼德在其理论框架中明确勾画了三大纯理功能——经验、人际和语篇与语域三要素——语场、语旨、语式它们之间关系,即三大纯理功能分别体现语域三要素。从系统功能语言学角度出发,低调陈述应被看作交际者日常的语言行为,而不仅仅被看作人脑内的语言能力。系统功能语言学不仅建立了把修辞语言当作社会过程的理论,还发展了一种可以对修辞语言模式进行详细、系统描写的分析方法,为低调陈述修辞提供了一种新的、解释力强的研究视角。下文以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理论范畴为分析框架,关注低调陈述修辞的动因、功能、结构;通过理论论证和个案分析展示两个具体的分析框架——纯理功能框架和文化语境框架,探讨这两者之间的逻辑联系。

  (一)低调陈述修辞研究的纯理功能分析框架

  低调陈述功能研究方面有两种方式:第一,清单式列举方式,总结低调陈述功能,例如Gibbs、Allen & Burridge、Herbert & Jennifer、范家材、李国南、李鑫华、冯翠华指出,低调陈述的功能或动因有礼貌、面子、主客观程度的调节、说话人身份转变、话语标记、文化等5;第二,理论研究模式,例如鞠红对情境性低调陈述和原型性低调陈述的区分6,Lasersohn的标记性模式7和Hübler低调陈述的会话分析进路8。第一种方法对低调陈述功能的分类尺度不统一也不能穷尽,同时缺少对低调陈述如何实现功能的分析阐述;第二种方法虽有解释,但过于注重微观语境,忽略宏观的社会语境因素。根据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纯理功能思想和纯理功能多样化原则关于修辞语言功能的基本假设,低调陈述修辞语言表达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即低调陈述可以反映和建构客观和内心世界,建立和保持人际关系,还可以对信息进行组织。

  1.概念功能

  Kate把低调陈述规则置于反语之列,认为低调陈述是一种非常英国式的反语,低调陈述根深蒂固于英国人的文化,成为英国人的精神和灵魂9。他们倾向于认为低调陈述“Well, I expect we’ll manage somehow”,实际表达的意思是“Yes, certainly, not trouble”。英国人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低调描述“a horrendous, traumatic and painful experience”为“not very pleasant”。同样,美国人用冠冕堂皇的“Peculiar Institution”来暗示“slavery”,美国南部人常用“The Recent Unpleasantness”指所谓的“the American Civil War and its aftermath”。这些概念隐喻形式弱化了说话者的责任,这类低调陈述出现的动因是概念功能,人类通过低调陈述修辞语言系统将大脑所认知的真实世界中的各种现象范畴化。

  2.人际功能

  大多数低调陈述是表达评价意义的隐性策略,如用“nice”表达“any exceptionally delightful object, person or event”之意,用“not unattractive”赞扬一个人的美貌“attractive or even very attractive”,用“no ordinary city”描写“a very impressive city”。一方面,反叙not bad、模糊限制词I suppose等都是低调陈述修辞中表达说话者态度、判断的词汇语法形式;另一方面,弱陈法kind of、scarcely,“her score could be better”中的情态动词could等,是低调陈述修辞中表达评价性的词汇。它们都不同程度地体现出低调陈述修辞的人际功能。这类低调陈述界定受话者并表达评价态度,其人际功能依赖于低调陈述的社会价值得到体现和解释。

  低调陈述是围绕着概念意义和人际意义组织的。我们使用低调陈述进行社会交往中的各种活动,我们用低调陈述认识、描述世界,我们通过低调陈述建立和保持人际关系。低调陈述意义的表达受社会和文化因素的影响和制约,是通过“选择”来创造并实现的。根据系统功能语言学,概念诠释我们所处的“现实世界”,人际规范我们的社会关系,低调陈述意义则产生于概念和人际之间的互动。从人际功能的视角分析,低调陈述是说话者意在构建权力平等、情感介入程度较高的一种和谐的朋友关系,旨在寻求认同和情感上的共鸣。如“It's a good idea to finish a job”,说话者低调陈述以索取服务,同时也构建话语基调,即说话人与听话人之间的社会角色关系——平等关系。

  3.语篇功能

  能说明低调陈述语篇功能的例子比比皆是。例如,1982年一架从马来西亚的吉隆坡飞往珀斯回合的英国航空公司的第九航班飞机,因火山灰导致四辆发动机失常,尽管飞机迅速失去高度,时间紧急,面对惊慌失措的乘客,机长还是镇定自如,陈述如下:

  Ladies and Gentlemen, this is your captain speaking. We have a small problem. All four engines have stopped. We are doing our damnedest to get them going again. I trust you are not in too much distress.

  从谋篇的角度分析上面句子,指称代词“them”代指上文“All four engines have stopped”;词汇意义上,“a small problem”“All four engines have stopped” “them”表达方式不同但所指相同,在前后毗连的句子中建立起衔接关系;“We have a small problem”和“I trust”都是全句群的主位,是有标记主位,表面似乎与事件发生的真实环境不符,但是这种表面不合逻辑的语句却具有语用推理上的顺应性,作为上义性命题统辖所述内容,是一个具有统领性的认知参照点,具有命题索引性;作为语篇标记的“a small problem”和“I trust”由具有权威的机长发布,成为弱化乘客对危险关注的一个有效策略。

  下面例子可以说明概念意义是如何组成连贯的语篇的。1940英国惊悚电影Night Train to Munich(《开往慕尼黑的夜车》)中两位人物Kampenfeldt和Schwab对话如下:

  Kampenfeldt: This is a grave matter, a very grave matter. It has just been reported to me that you've been expressing sentiments hostile to the Fatherland.

  Schwab: What, me sir?

  Kampenfeldt: I warn you, Schwab, such treasonable conduct will lead you to a concentration camp.

  Schwab: But sir, what did I say?

  Kampenfeldt: You were distinctly heard to remark, “This is a fine country to live in.”

  Schwab: Oh, no, sir. There's some mistake. No, what I said was, “This is a fine country to live in.”

  Kampenfeldt: Huh? You sure?

  Schwab: Yes sir.

  Kampenfeldt: I see. Well, in future don't make remarks that can be taken two ways.

  从言语功能的角度,Kampenfeldt和Schwab每一轮对话都组成一个毗连对:第一和第二句、第三和第四句组成的是警告—疑问,第五和第六句组成的是提示—解释,第七和第8句组成的是询问—肯定回答。在前三组毗连对中,由“what”起衔接作用,“What, me ” 表不解,“what did I say?”是疑问,“what I said was” 进一步解释。最后一组毗连对的衔接关系是由附和建立。“a fine country”这一低调赞美却被误读出“微小的”侮慢之意,而“sir”的反复使用,使对话在人际意义上连贯起来,起到了组织言语功能的作用,同时又不给对方僵持、顶撞的印象。

  黄国文认为语篇是在实际语境中使用的语言,属于“能说”(can say)层面10,Halliday认为语篇是“现实化的意义潜势”(actualized meaning potential),体现位于中间层的被称为语言的“意义潜势”(meaning potential)的“能表”(can mean)。而“能表”体现的是位于最高层的被称为人类“行为潜势”(behavior potential)的“能做”(can do)11。通过分析作为低调陈述例示的语篇,我们能对低调陈述修辞系统进行细致、精确、客观的描述。

  (二)低调陈述修辞研究的文化语境分析框架

  作为一个分析问题的理论框架,系统功能语言学能够帮助我们展示文化语境和情景语境下的低调陈述特征。根据系统功能语言学,低调陈述是表达意义的资源,是更宽广的社会系统中的一部分,我们可以把低调陈述与环境、情景结合起来考察低调陈述如何表达意义。这种结合系统功能语言学研究低调陈述的方法是多维的、多层次的。运用系统功能语言学,我们重点研究作为识解经验的低调陈述、作为创造意义的低调陈述以及低调陈述与使用环境如社会文化环境之间的关系等,考察人类在怎样特定的文化环境和社会环境中使用低调陈述来识解经验、表达并创造意义。

  运用系统功能语言学诠释低调陈述修辞,研究的不是其背后的认知机制或社会问题,而是重点观察人们是如何通过低调陈述修辞语言来体现所认知的现象以及现存的社会结构。根据系统功能语言学,我们既把低调陈述视为思想得以存在的方式(a form of reflection)12,强调低调陈述使用的认知环境;又把低调陈述视为人际互动得以实现的方式(a form of action)13,关注低调陈述使用的社会文化环境。以往低调陈述功能的社会维度的研究多数考察的是低调陈述的即时语境,没有关注低调陈述表达背后的意识形态问题。系统功能语言学认为修辞话语有行动取向,有建构功能。因此,低调陈述是反映和建构社会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的语言行为,应该被放到更广阔的文化语境中去考察。我们可以运用话语(discourse)概念描写在历史意义上和文化意义上特定的低调陈述修辞语言资源的使用模式,解释低调陈述如何成为具体语篇意义建构的资源,揭示特定历史文化语境中低调陈述修辞语言所展示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

  低调陈述展示社会他言的场所,比如低调陈述是英国人特有的幽默。对于英国人来说,幽默是他们的文化,与自然法则对等,如同受万有引力定律支配一样。你很少能看见英国奥斯卡获得者装腔作势和眼泪汪汪致辞的表演,他们的演讲通常是简短而自尊或者是低调陈述自我贬低的幽默。领袖们感伤的爱国主义,各个民族的作家、艺术家、演员、音乐家、专家以及其他公众人物表现出的自命不凡、夜郎自大,都会遭到英国人的嘲弄和鄙视。不能领会英国式低调陈述的冷静超凡的乐趣,即使英语说得完美无缺,行为“语法”也会漏洞百出。低调陈述是特定英国社会文化的价值论话语,是被自然化的意识形态。低调陈述幽默的自我嘲讽根深蒂固于英国人的优越自负与精英主义。由此可见,低调陈述可以成为“风趣”“优越““精英”等的意义建构资源14。

  三、系统功能语言学视域下的低调陈述信息状态研究

  以语言为载体传输的消息内容属于语言学里的信息范畴,这种话语信息包括语义信息、语法信息、语用信息三个子系统。通过语言符号的载体指称世界事物就是语义信息,通过语言符号的中介使消息内容所指称的事物建立起某种关系就是语法信息,而语用信息则是以语言符号为中介明示消息内容所指称的事物对交际过程以及交际者的价值。从系统功能语言学的角度来说,消息内容的地位和作用不一,有核心信息、边缘信息、主体信息、附加信息、已知信息、新信息等等。而已知信息和新信息这一对既相互对立又相辅相成的信息被功能语言学认定尤为重要,因为已知信息既是新信息的支持、生发点,又是陆续涌现的新信息的黏合剂,推动着语言表达的进程。

  (一)交际动力(communicative dynamism)

  根据系统功能语言学,句子成分有已知信息和新信息两种,一般来说,句子末尾成分的交际功能较大,是被强调、重视的部位。一个语言单位交际力的大小,取决于该语言单位推动交际向前发展的作用大小。比如以下一段对话:

  “I can pay the money into any bank account you wish, anywhere in the world. You can also take the money in cash in a suitcase, so it's up to you whether you want to report the income to the tax authorities.”

  “This is ... not healthy.”Blomkvist stammered.15

  “This”指上文所说的直接当面收款而不从银行汇款,从而可免税的违法行为,是已知信息,故交际力最小。“is”交际力居中。“not healthy” 低调陈述上文所提逃税事宜与客观世界的不相宜、不合适,是待传信息,交际力最大。低调陈述修辞话语中已知信息和新信息的安排与确定,涉及话语链推进的内部动力问题,对低调陈述修辞话语的理解需要运用认知策略,如上例中听话者通过这个指称信息可获知对方Blomkvist的委婉拒绝信息。

  (二)主位推进程序(thematic progression)

  “主位推进程序”就是描述语篇中复杂的主位关系。众多学者从三个层面——语法、语义、语用——来分析低调陈述修辞话语现象,认为信息有知识信息和指称信息两类。作为基本信息的知识信息指话语内容,有已知、未知两种;表名词性成分同客观世界联系的为指称信息,包括定指、不定指两种。如“He had five sandwiches and a quart of milk for his snack”一句中,“five sandwiches and a quart of milk”是话语内容,为已知信息;作为指称信息的“snack”定指句子前半部分的“five sandwiches and a quart of milk”,而根据话语内容的知识信息,听话人可揣摩出说话人的揶揄调侃的口吻而会心一笑。从上句低调陈述话语的信息状态分析可见,主体和述位共同建立起一个信息结构,形成一个完整的主位推进程序。已知信息“five sandwiches and a quart of milk”起铺垫、基础作用,而新信息“snack”在这样的背景衬托下表现为语义重点。再比如“…little did we suspect that the district was so rich in mineral resources”一句,作为新信息的低调陈述“little”是含蓄否定,属于“不自主”的“概念”,因为它要同后面的述位结合在一起才能形成完整的表述。

  (三)语法隐喻

  在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中,Halliday把隐喻看作语义语气,即言语功能隐喻16。Thompson将语法隐喻定义为词汇语法形式与通常表达的意义有出入时的表达形式17。我们可从语法隐喻中的概念隐喻、人际隐喻、语篇隐喻18三个角度分析低调陈述结构的语用信息功能。概念隐喻主要涉及“及物性”(transitivity)中的“过程类型”(process type)。模糊限制语“I believe、I suppose、I imagine、I guess、I reckon、I fear、I am afraid”等这些表示认知意义的动词,系统功能语言学称之为心理过程的一个次范畴——主体感觉,体现系统功能语言学中表示语义的三大元功能中的概念功能。如“I suppose you would like it”中“I suppose”,是主从复合句中的“投射”小句,元现象“you would like it”被“I suppose”投射。说话者选择模糊限制语“I suppose”,使其成为有标记性的主位,弱化比较强烈的主观色彩“I think”,同时更强化Probably的情态语义。同理,“I don't think you are right”,否定词是说话者认为被“投射”小句所体现的命题是错误的,这种否定前置是一种委婉否定。以上这些“投射”小句具有标记情态意义的潜能,用来掩饰或淡化对命题可能性很大的判断,属于“投射”概念隐喻结构,带有心理特征或愿望过程,隐含更强的情态意义。

  人际隐喻主要包括“语气”(mood)和“情态”(modality)19。如“It's a good idea to finish a job”是陈述句结构,但在这里的主要功能不是简单地陈述事实,而是委婉地表达请求的意义,是由陈述语气对表示祈使的言语功能的隐喻体现;“You might drive a bit slower”虽是祈使语气,但在特殊的语境下不是表达请求或命令语义,而是委婉责备,由祈使语气隐喻地体现陈述或责备;“You are late for the last time”是陈述语气隐喻体现祈使命令或警告或责备。

  语篇隐喻讨论的是“主位结构”(thematic structure)中的主位体现情况。比如一笔军火交易金额上亿,作为中间人的前副总统Agnew(阿格纽)从中获益自然不菲,军火商Soghnanlian(苏格南林)故意压低调子说“He didn't go hungry”,特殊语境下这句否定句并非表达否定含义,而是隐喻地表示肯定语义。

  在科技、政治之类的专业性语篇中,低调陈述的模糊限制语、反叙、曲言、虚拟语气以及情态动词的使用频率会高于平均值,系统功能语言学称这种现象为语篇类型的变异或语域变体。科技、政治之类的专业性语篇中使用频率的变化是为了能够建立与科技、政治这种特殊语境相呼应的模式。语言是有力量的,比如律师为案子辩护,目的是说服法官;传教士说教以改变人们信仰,目的是控制人,修辞语言更是如此。从语法隐喻的角度分析低调陈述结构的语用信息功能,我们发现,文化或情景因素如交际目的、交际场合、交际双方的关系以及交际内容等,决定着低调陈述修辞的选择。系统功能语言学中的语法隐喻旨在帮助我们解读低调陈述修辞语言在传播思想、扶植意识形态方面的效用,有助于我们揭示和解释低调陈述修辞现象,对于我们建构修辞学理论有一定的启示作用。

  四、结 语

  根据当代社会理论的观点,低调陈述修辞语言是社会和人的基本沟通手段之一,也是人的生活的基本形式之一;它体现权力运作的脉络,并总结生活世界的经验;表现为人类行为和思想产生互动的象征性中介体系20。我们通过低调陈述建立人与世界的和谐文明的关系,我们以低调陈述修辞语言的方式拥有世界并理解世界。从这个角度来说,低调陈述不仅仅是观念的表象,它是人类感知世界的工具,与人类生存联系在一起,是人类的某种生存方式。

  修辞研究的前进与发展需要从其他学科吸取营养,优化低调陈述研究模式的途径就是扬弃狭隘的传统研究模式,选择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社会、意义、功能的研究模式。系统功能语言学是以解决社会中遇到的语言实际问题为目标的适用性语言学理论,能够有层次、有系统和全面地描写和解释运用中的低调陈述。当我们把修辞学作为一种反思社会的途径,不仅能将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社会价值最大化,还能更好地体现人文学科的社会价值。系统功能语言学视角下的低调陈述修辞话语分析旨在揭示其“所以然”,以利于我们准确识别和理解低调陈述修辞话语资源建构的意义。

  注释

  1参见黄国文《语篇分析与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的建构》,《外语与外语教学》2010年第5期。

  2范家材:《英语修辞赏析》,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4年,第180页。

  3Halliday M.A.K.& Matthiessen C.M.I.M.,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3rd Edition),London:Arnold,2004,pp.21-26.

  4Halliday M.A.K.,How do you mean?,In Davies M.& Ravelli L.(eds.):Advances in Systemic Linguistics:Recent Theory and Practice,London and New York:Pinter Publishers,1992,pp.25-29.

  5Gibbs R.W.,Irony in talk among friends,Metaphor and Symbol,vol.1,no.2,2000,pp.5-27;Allen K.& Burridge K.,Euphemism and Dyspemism:Language Used as Shield and Weapon,Oxford:OUP,1991,pp.34;Herbert L.Colston & Jennifer O.Brien,Contrast and pragmatics in figurative language:Anything understatement can do,irony can do better,Journal of Pragmatics,vol.32,no.11,2000,pp.1557-1583;范家材:《英语修辞赏析》,第178~181页;李国南:《辞格与词汇》,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年,第197~199页;李鑫华:《英语修辞格详论》,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年,第142~155页;冯翠华:《英语修辞大全》,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6年,第205~207页。

  6参见鞠红《英语低调陈述原型效应》,《中国外语》2013年第5期。

  7Lasersohn P.,Pragmatic halos,Language,vol.75,no.3,1999,pp.522-551.

  8Hübler Axel,Understatements and Hedges in English,Amsterdam:John Benjamins,1983,pp.24-26.

  9Kate Fox,Watching the English:The Hidden Rules of English Behaviour,Great Britain:Hodder & Stoughton,pp.66-67.

  10黄国文:《语篇分析与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的建构》,《外语与外语教学》2010年第5期。

  11Halliday M.A.K.,Language as Social Semiotic:The Social Interpretation of Language and Meaning,London:Edward Arnold,1978,pp.40.

  12Edward Sapir,Language:An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Speech,New York:Harcourt,Brace and Company,1921,pp.89-95;Benjamin L.Whorf,Language,Thought & Reality:Selected Writings of Benjamin Lee Whorf,Cambridge,MA:The MIT Press,1956,pp.123-137.

  13杨雪燕:《系统功能语言学视角下的话语分析》,《外语教学》2012年第2期。

  14Kate Fox,Watching the English:The Hidden Rules of English Behaviour,pp.61-72.

  15Stieg Larsson,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New York:Vintage Books USA,2009,p.29.

  16Ravelli L.J.,Grammatical metaphor:an initial analysis,Erich H.Steiner et al.,Pragmatics,Discourse and Text,Norwood,N.J.:Ablex,1988,pp.121-132.

  17Thompson G.,Introducing Functional Grammar (2nd edition),London:Arnold,2004,pp.57-60.

  18Halliday M.A.K.& Hasan R.,Language,Context and Text:Aspects of Language in a Social-semiotic Perspective,Victoria:Deakin University Press,1985,pp.87-91.

  19黄国文:《系统功能语言学研究中的整合》,《中国外语》2009年第1期。

  20高宣扬:《当代法国哲学导论》,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138页。

作者简介

姓名:鞠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