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传播学 >> 广播影视
大众传媒中女性的“在场”与话语困境 ——以央视春节晚会语言类节目为例
2017年06月22日 09:24 来源:《新闻界》 作者:保虎 张萍萍 字号

内容摘要:央视春节晚会语言类节目是电视传媒中最为人们喜闻乐见的特别表演。电视媒体属于大众传媒中的一种,显著的视觉效果使其成为传媒中影响力较大的媒介之一,而电视节目中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作为一种特别的形式,春节晚会语言类节目拥有较高的收视率和较大的受众面,无疑会对“受众”产生较为深刻的影响。传统社会角色期望女性应该具备女性气质,教化女性端庄贤淑、文静内敛,而喜剧演员在表演过程中需要展现滑稽、夸张的形象同社会角色所期待的女性气质相悖。语言类节目中的情节取向和人物职业设置,“将女性的职业认同和工作表现优劣归结为性别意识,期待女性观众逐渐将电视中被扭曲的女性形象植入内心,接受自身在男权中心秩序中的附庸地位”[7]。

关键词:女性;节目;春节晚会;语言类;男性;央视春节;社会性别;小品;角色;传媒

作者简介:

  例如,从春晚节目中演员扮演的职业和身份来看,出现过的男性角色包括:经理、老板、总监、楼长、干部(这五个职位在下文中统称为领导)、导演、演员、商人、学生、工人、农民、警察、军人、保安、厨师、志愿者、职员、送水工、主持人、驾驶员、代驾、服务生、修鞋匠。女性角色包括:经理、老板、居委会主任、服务生、售货员、售票员、军人、交警、护士、农民、工人、个体商人、保姆、钟点工、导演、演员、学生、低年级教师(包含小学、幼儿园)、秘书、助理。值得一提的是,285个节目中包括53个出现领导形象的小品,男领导共有48个,女领导只有5个,涉及领导形象的相声全部指男性领导。另外,只有2009年的《不差钱》中出现男服务生,却被设定为具有浓重的传统观念中的女性气质。而2013年的《你摊上事了》中的“赵总”被设定为具有浓重的传统观念中的男性气质。除了上述职业形象外,许多女性角色并未交代其职业,她们的身份只局限在妻子(包括军嫂)、女友、女儿、母亲、姑姑、老板娘、退休人员以及邻居大姐。而没被具体交代职业的男性角色只出现过姐夫、姑父、父亲、前夫,而且次数远少于前者。体现了男性形象多居主体地位,女性形象多居他者地位,性别的刻板印象依旧存在,并且在强化着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性别分工。

  二、社会性别意识存在时间维度的偏差

  1983年至1992具有时代特征的“女同志”是这一时期的典型特征。“同志”这一称呼指代志同道合的人,并且带有一定的政治色彩。革命时期和以阶级斗争为中心的时期,“同志”这个称呼被普遍使用,代表着站在统一战线上,政治立场方面志同道合的人。这一时期,作为与男性同工同酬的“半边天”,女性通常被称呼“女同志”,象征着政治正确、并肩战斗,在男权社会的历史上,这个称谓体现出空前的尊重和平等。计划生育这个国策的推出,更是将广大妇女同志从生育工具中解脱出来,与之相配套的独生子女政策,明显优化了女童的生存状态,促使两性的资源分配趋于公平,促进了女性的全面多元化发展,为性别平等提供了良好的客观环境。这些自然在央视春节晚会上有着体现,在这一时期语言类节目中就出现了一对“双胞胎”,一个是1987年的《产房门前》,揭示出重男轻女这一观念在不同阶级、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地域、不同生活环境的群体中的普遍存在。另一个则是小品《难兄难弟》,这个小品是同年元旦晚会上出现的《超生游击队》的续集,这个作品主要批判超生的现象,客观上揭露出超生背后重男轻女、男尊女卑、女人被当作生育工具的男权观念。当然还有1983年的相声《错走了这一步》和1989年的相声《太挤了》,不过只揭露了超生带来的不良后果,没有涉及性别问题,就不在这里赘述了。这一时期的作品整体上描绘的是改革开放初期,从阶级斗争到经济建设的转变,在社会生活中的集中体现。诞生了《英雄母亲的一天》和《妈妈的今天》这类以老年女性的视角进行叙事的作品;也出现了如《小九老乐》、《打麻将》中的大女人与小男人的模式;还编排了《狗娃和黑妞》、《相亲》以及《我想有个家》这类小姑娘追求自由恋爱,单亲妈妈冲破世俗偏见寻找幸福的剧情。这个阶段春节晚会的语言类节目中,体现社会性别意识偏差的情节和台词,在三个阶段中最少。

  1993年至2003年,改革开放带来的新风气让祖国大地如沐春风。央视春节晚会在这个时期主要突出改革开放给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带来了改善,体现坚持改革开放的正确性。这个阶段的央视春节晚会迎来了它的黄金时期,特别是语言类节目,更是处于巅峰状态,这个时期的审核标准相对宽松,剧本不断突破创新,讽刺性、娱乐性和教育性兼备,人物形象也很朴实无华,贴近实际生活。这一时期的语言类节目其实并不刻意突出性别,无论是男性角色还是女性角色都沐浴在了改革开放的春风里。但是,在2000年以后的语言类节目中可以看到拜金、刻薄、善妒的女性角色,新世纪以后,商业化逐渐发展,市场经济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挑战,在男权社会中处于弱势的女性群体,有了被物化、丑化和商品化的迹象。

  2004年至2013年间,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城市化速度加快,中国在转型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在和谐社会的主旋律下,语言类节目中的男权话语被遮蔽了。这十届春节晚会中,观众看不到《妈妈的今天》中老当益壮,有着“更高追求”的时尚老奶奶,看到的只有《送水工》中含辛茹苦地打工供儿子留学,为了让孩子安心读书,只能想到编造自己借助有钱的老伴过着富裕生活的母亲;看不到《八哥来信》中因受教育水平低而被外出务工的八哥抛弃后,下决心学文化的农村姑娘,看到的只是《吉祥三保》里面被哥哥交给男朋友的女孩;看不到《小九老乐》中宁可被误解也热心帮助生活困难的前女友,同时尊重疼爱妻子的老乐,看到的只有《马大姐外传》中在女友和前妻之间摇摆不定,没有勇气面对而躲在邻居家里让马大姐周旋的郭大宝;看不到对社会问题以幽默诙谐的方式进行揭露,看到的是将高房价等现象、身为小人物的弱势和奋斗的艰辛含蓄地推到女性身上。这一阶段的语言类节目中塑造的女性形象,基本上离不开无私奉献的母亲、站在军人背后的军嫂、无理取闹的女友、爱慕虚荣的老婆婆、有职业却依然被默认为依靠收入微薄的丈夫生活的拜金妻子。一些语言类节目以男权的话语,将女性的形象“模式化、概念化、妖魔化、对象化”。[2]既回避了争议问题,又迎合了部分弱势群体,既保证了政治正确,又接了地气,还赢得了一些喜闻乐见的笑声。以牺牲女性形象,换来正确和谐的剧情,体现着男权中心的话语、标准和目光,背后隐藏着依然根深蒂固的男权主义文化。这一距离我们生活最近的阶段,语言类节目中体现性别意识偏差的台词和情节,反而在这一个阶段中最为突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时晓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