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价 >> 学术评论
陈彦斌:六大维度点评2018宏观政策
2019年02月12日 10:32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陈彦斌 字号
关键词: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宏观;力度;债务;评价;设定;稳定;传导;风险

内容摘要:在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简称为宏观政策)的内涵比较宽泛,除了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之外,还包括产业政策、区域政策、投资政策和土地政策等。本报告将从三方面对政策协调性进行评价,一是央行内部的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之间的协调,二是央行与财政部之间的政策协调,三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与产业政策之间的协调。第一,构建更加完善的宏观政策指标体系,尤其要完善赤字率、利率等政策指标及其目标值的设定,从而更加清晰地反映政策力度,引导政策走向。第二,适度加大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力度,并着力提高政策传导效率。

关键词: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宏观;力度;债务;评价;设定;稳定;传导;风险

作者简介:

  GDP增速目标设定在“6.5%左右”,符合经济运行实际情况。一方面,“6.5%左右”的增速有助于实现“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并完成新增1100万人以上的城镇就业目标。另一方面,不再强调“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使得各级政府能够腾出更多精力推动高质量发展。

  首次增设城镇调查失业率目标,值得肯定。以往政府工作报告只公布城镇登记失业率的目标值,该指标通常会低估实际失业状况。相比之下,城镇调查失业率的涵盖范围更广、统计方式更主动、对失业人口的定义更准确。

  CPI目标涨幅连续四年设定在“3%左右”,有助于增强宏观政策的一致性与连续性。从国际经验来看,将通胀目标值长期固定在某一特定值或特定区间是全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普遍做法,有助于公众对未来通胀走势形成较为一致且稳定的预期。

  在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简称为宏观政策)的内涵比较宽泛,除了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之外,还包括产业政策、区域政策、投资政策和土地政策等。不过,符合宏观政策所追求的经济与金融“双稳定”核心目标的主要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即狭义宏观政策。鉴于宏观审慎政策在理论和实践层面均不成熟,宏观政策评价报告2019重点从“指标设定的合理性”“政策整体效果”“政策力度与传导效率”“政策空间”“预期管理”“政策协调性”六大维度对2018年的宏观政策进行系统评价。报告同时对美国的宏观政策进行了评价,以探寻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的影响,有助于完善宏观调控,促进中国经济平稳健康运行。

  宏观政策指标设定的合理性评价 

  政策指标的前瞻性设定对于宏观政策操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合理的指标设定有助于宏观政策更好地平抑经济波动,不合理的指标设定则会导致宏观政策操作不当,加剧经济波动。有鉴于此,本报告首先对关键性指标设定的合理性进行系统评价。

  第一,GDP增速目标设定在“6.5%左右”,符合经济运行实际情况。与2017年相比,继续保留了“6.5%左右”的预期目标,但删去了“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的表述。一方面,“6.5%左右”的增速有助于实现“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并完成新增1100万人以上的城镇就业目标。另一方面,不再强调“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使得各级政府能够腾出更多精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可见,“6.5%左右”的目标值较为合理。

  第二,首次增设城镇调查失业率目标,值得肯定。以往政府工作报告只公布城镇登记失业率的目标值,该指标通常会低估实际失业状况。相比之下,城镇调查失业率的涵盖范围更广、统计方式更主动、对失业人口的定义更准确。

  第三,CPI目标涨幅连续四年设定在“3%左右”,有助于增强宏观政策的一致性与连续性。从国际经验来看,将通胀目标值长期固定在某一特定值或特定区间是全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普遍做法,有助于公众对未来通胀走势形成较为一致且稳定的预期。在2017年CPI涨幅为1.6%的情况下,2018年将CPI目标涨幅设定在3%,也是充分预估了翘尾因素、劳动力成本上涨和房租上涨带来的物价上涨压力。

  第四,预算财政赤字率由3.0%下调至2.6%,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下调赤字率主要出于三点考虑。一是,2017年GDP增速有所回升,因此作为逆周期调节工具的财政政策可以适当减弱力度。二是,2017年PPI快速上涨,会带动增值税与企业所得税等税收较快增长,即便不减少财政支出,赤字率也会随之降低。三是,政府债务负担高企,下调预算赤字率可以为财政政策预留空间。需要强调的是,财政政策作为逆周期调节工具,应该进行相机抉择,当经济下行压力超出预期时,应及时加大政策力度,而不应过于受到预算赤字率的约束。

  第五,在数量型货币政策有效性下降的背景下,不再设定M2等数量型指标的目标值具有一定合理性,但需加快向价格型指标转变的步伐。与以往不同,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不再公布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的目标值。然而,政府工作报告在淡化数量型指标的同时,并没有增强对价格型指标的表述。这会导致数量型目标与价格型货币政策目标值缺失,从而降低货币政策的调控效率。

作者简介

姓名:陈彦斌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职务:副院长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