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品读
那些头顶灰雾者的命运定局 读朱庆和短篇小说集《山羊的胡子》
2017年03月20日 16:00 来源:文汇报 作者:易扬 字号

内容摘要:四十多岁的朱庆和终于出版了其人生的第一部作品集。如果还要同样再从他的现实生活里找些佐证,那就是他似乎走出了女儿不幸的阴霾,多年后又孕育了儿子—一无疑,这就是他破除人生灰雾的新的希望吧。

关键词:灰雾;命运;头顶;朱庆;定局

作者简介:

  《山羊的胡子》

  朱庆和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

  易扬

 

  四十多岁的朱庆和终于出版了其人生的第一部作品集。

  此前,朱庆和断断续续地写着他的诗歌和小说。二十多年来,作为一个自我边缘化的写作者,他始终无法企及著作等身的高度。究其原因,一来,他的写作路径、叙事风格有别于一般的作家,称之为“非主流”也不过分;二来,在英雄叙事和大人物叙事的文学传统下,朱庆和总是反其道而行之,他的笔墨从未离开过那些卑微、落魄,将日子过得泛不起半点波澜的细民们。

  短篇小说集《山羊的胡子》里,朱庆和着力呈现的正是这样一群虚构人物,他们有的生活在乡村,有的蜷居在都市,也有的从都市回到乡村省亲访友、从乡村辗转到都市工作或投奔亲友,但不管身份如何、处境如何,不管脚下踩着的是泥土地还是柏油马路,无一例外地头顶着一层驱之不去的灰雾。《在集市》里的玉娥,与饭碗随时都可能端不稳的兽医老关离婚,只为能过更好的日子,没想到远嫁的生活更糟,走投无路回到娘家,又被父亲撵出家门,被熟人嘀咕瘦得不成样子,被街坊议论自己儿子是个惯偷。《兄弟,有什么伤心事》里的“我”,干了几单生意赚了些钱,不久却亏到了一无所有的原点,吃几盘土豆丝买几个馒头都得掐着指头算准了,而“我”的发小陈朝辉,从小条件优渥又考上了大学,竟然被情敌拍坏了脑袋,沦落在工地看料,就连对过去那个“勇往直前的年代”也记不起来了。《出路》里的徐老太,孤身住在松河,只能靠没日没夜地寄居在小卖部广场的人群里来打发时间,原本已计划好去学校门口摆个小摊的她,突然就开始神经过敏似地对人哭诉,讨伐小鹿妈到处传播她儿子贩毒被抓的事,再接着就是走向了无助的绝望以及终结的死亡。

  书中还有一些篇目,比如《微光》,比如《每个人内心都有一条奔涌的河流》,望文生义,似乎是说逆境被打破,人生迎来新的希望。然而,让人大跌眼镜,朱庆和道出的还是那些“毫无出路”、“毫无微光”的人生,他们或者已习惯和沉溺于低落的生存状态,无欲无求,混日子过;或者就是内心虽然也曾奔涌过河流、遇到过扭转情绪或改变处境的突破口,但稍一抬头又被打回原型,最终“两手空空”,甚至沦落到连先前都不如的境地。死亡、失踪、离婚,这些经常被朱庆和用来定格人物命运的关键性情节,大多“水到渠成”,来得一点都不让人惊讶,甚至可以说,完全就在意料之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