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品读
谢书记买车
2016年12月12日 14:25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黎衍俊 字号

内容摘要:那一年,我经营二手小汽车。一天,天气炎热,两位客人骑着一辆嘉陵摩托,在我档口停下来,到车展场上兜一圈后,走进我的办公室。服务员也哈哈地笑着走出房间:“好咧,菜马上来,书记您带客人先喝茶,稍等。

关键词:书记;老乡;的士;嘉陵摩托;服务员

作者简介:

  一

  那一年,我经营二手小汽车。一天,天气炎热,两位客人骑着一辆嘉陵摩托,在我档口停下来,到车展场上兜一圈后,走进我的办公室。我赶紧站起来招呼。其中一位笑容可掬地伸过手来,用家乡话对我说:“老乡,你好。”

  本县地语言有多种。我的家乡是离县城七十多公里的边远山区,和县城语言不同,因而听到乡音,倍感亲切。我兴奋地握住他的手:“老乡,你好,欢迎你,请坐。”

  我们互报姓名。他说:“我姓谢,名人民,叫谢人民。”

  “哎呀,名字很有意思。”我笑着说。他也笑了:“是父亲起的。”

  我忙着递烟、斟茶。他咕嘟咕嘟连喝了几杯茶:“不好意思,路上太阳猛烈,口太渴了。”我忙说:“老乡,别见外,茶水有,喝个够。这么老远,坐摩托很辛苦。”

  他说,此次来找我是经朋友介绍的,想来买辆二手小货车——“的士头”。我告诉他,现在没有现车,但可以帮找。他爽朗地说:“没问题,但要抓紧时间。”

  他说,他在镇里工作,为了带动全镇农民开山种果,增加群众信心,镇开发一个果园,上工地得带工具,摩托车不合用了,需买“的士头”。

  我问:“你在镇里工作,管种植?”

  和他同行的人急忙回答:“他是镇第一把手,是书记。”

  “哦?你好,谢书记,有眼不识泰山。”

  “哎呀,都是‘打工仔’嘛,耕田、种果的。直呼名字就好。”

  嘴上客套着,但我还是以怀疑的眼光打量他:一米六几的个子,身材微胖,平头短发,上身穿旧白褂子,褂子汗斑点点,下身“半筒裤”,裤脚也已走了线,脚上穿一双建筑工专用的平底胶鞋。皮肤黝黑,脸上有两道深深的帽痕。与其说是书记,倒不如说是“耕田大爹”更为恰当。

  做二手车生意来客不少,但成交率低,不成交的理由很多。因此,客人无论怎么说,我已不会太介意。可是,面对这位老乡“书记”,我却感到不可思议。尤其当我问到他的“坐驾”时,他指了指门前的那辆变了颜色的嘉陵摩托,我心中更是怀疑,觉得他简直是明目张胆地骗我。如果不看在一口乡音的份上,真想当面戳穿。试想,这年代怎么还会有这个“模样”的镇委书记,哪个不是衣冠楚楚、好车进出?来田间“视察”,估计无非是让人打着伞站在高高的道路旁“远眺”。能脱下自己的袜子,让“雪白”的脚摸摸黑土,吸吸“地气”的,恐怕比二手车成交率还要低。为了带头种果,坐一辆旧摩托走上近百公里地买“坐驾”,而且又是“的士头”,谁信呢?

  但一转念,又觉得自己想法有点多余。来者都是客,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于是,我平静下来,耐心地给他们添茶。

  我问:“老乡书记,你想买哪牌子、什么档次的呢?”

  “老乡呀,什么档次,我不懂,牌子也不晓得,只要是发动机有力气就行。关键的,价格不能太贵,要控制在三万以内,不得超标,镇财政有困难,多钱支不起。”

  也许他察觉我对他有所怀疑,便笑着站起来,从裤袋里拿出一扎现金:“老乡,按行规办,先给你两千元定金,余下车到付款,分文不欠。”

  这下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书记,别急嘛,多喝杯茶再说。”他说:“这次来时间紧,下次再喝,有机会。”

  临走,他又特别握住我的手叮嘱:“麻烦你,拜托了,请你注意质量,价格也不要超标。”

  摩托车吐着轻烟离我而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