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哲思睿语
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
2016年02月03日 14:26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叶子 字号

内容摘要:为了快乐而读书,为了惆怅而读书,为了超过别人读的书而读书,为了认清自我而读书,为了再现青春而读书… …读书的理由千万种,书能提升我的写作品质,这就是读书最大的功用。

关键词:读书;普鲁斯特;书籍;弦歌;伊人

作者简介:

  写字之人必先读书,我是一只老书虫了,床头柜、沙发上都放有我常读的书,与朋友聊天,也大抵不离书。书如镜,可以让人反省自己,省悟到自己身上的“非”,知不足而努力前行,尽量让自己以美好的面目示人,别人那样美好,我们也要努力美好。除了文学艺术,天文地理、法律、医药、电力等方面的书籍,那些世界是陌生的,是我所欠缺的,便会知道自己的局限,对人生起敬畏之心。仔细想想,为什么读书呢?为了快乐而读书,为了惆怅而读书,为了超过别人读的书而读书,为了认清自我而读书,为了再现青春而读书……读书的理由千万种,书能提升我的写作品质,这就是读书最大的功用。也有过一阶段,不知该读什么书,因为闭塞,没有新书可看,旧书又不爱重翻,于是陷入绝望之中。书读得太多的坏在于人容易自惭形秽,不敢轻易动笔,越不动笔笔头越涩,越难以写出像样的文字来,但不读书是万万不行的。因为爱书,我比那些不爱书的人多了另一个丰饶的世界。通过书,我认识了普鲁斯特、马尔克斯、毛姆、塞林格等深邃、博大、悲悯、智慧的灵魂。感谢书籍!如果没有书,我将永远不认识他们,永远不知道世界上有那么多颗伟大宽广柔软的心灵,这些书就像不同方向的水流一起涌向大海,我由此被滋养、润泽、抚慰,我的眼睛被擦亮,我的灵魂被照耀。有了书籍,生命中就永远有春花秋月,明镜高悬……

  我曾经创下这样的纪录,今天刚在网上买了三本书,明天看到好书推介,又一口气订购了五本;下午从报纸上看到几篇书评,又订购了四本……这些书亚马逊网上书店不一定全有,它们往往分布在各家网上书店,于是,只能一本一本地从各地快递来,我的手机就忙得不停:“叶子,你的书到了。”不一会儿,手机又响起:“叶子,你到了一本书。”感觉像蔬菜进仓,一会儿来了萝卜,一会儿又来了西红柿,目不暇接。感谢现在的快递,基本上今天下单,明天书就能送到你手上,那些书从江苏、浙江、海南、天津等各地络绎不绝地动身起程,陆续赶往我家的书柜……真好。可惜问题出现了:书堆积在那里,短时间内看不完。这时,我就会变得贪心,我会加快阅读速度。我买的书,基本上都是认真读过的,除非个别书名不副其实而没有阅读,我有一次买小说家乔叶的书,结果来了一翻,是另一个同名的人写的,文字质量天差地别,坚决把它搁在一边。我家里的书应该庆幸,它们遇到了一个合格的读者,这个读者称得上是它们的知己。像杨绛的《我们仨》,开头写杨绛到处找钱钟书,怎么找也找不着,那是春秋笔法,是写钱、杨二人之间阴阳相隔的生死寻找,但我发现有很多人没读懂,于是我就感到一种喜悦——与作者心有灵犀的喜悦。懂得,就是惺惺相惜。

  家中有千册藏书,却永远不会满足。曾在朋友手中看到一本《散文》精选,粗略一翻,几乎篇篇都是精品,细读起其中高建群写成吉思汗的《献给草原的伟大世界的儿子》,写得与成吉思汗一样大气。我觍着脸道:“先借给我看看吧。”因为我知道,这本书是她从弦歌园新买的,她还未读呢。朋友浅笑起来,我知道她心中不舍,又不忍拒绝,连忙说:“那就等你读完再借给我吧。”酒桌上的气氛已不容我再读,可惜只看了一半。回到家,我打定主意,必须占有它。怀着这个梦想和决心,我捱到了天亮,这个夜晚可谓是“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可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所谓伊人,宛在水中央”。此时闹钟上显示的是七点十五分。我揣度弦歌园可能还没开门,于是抓了一本书看,期间不停地抬头看时间,直到八点四十五,我直奔弦歌园,先自己找了一番,没有找到,买了几本其他的书,到收银台请工作人员帮忙查询,我的心随着键盘的敲击跳跃,工作人员歉意地朝我一笑:“卖完了。”真是泄气。我突然理解了男子疯狂想占有某个女子的那种迫切心情,现在,我就是那名男子,一名宛若失恋的男子。书啊书,你让我恋,让我狂。

  丹其格说:“读书为我们还原了生命那些值得崇拜的纷繁驳杂,由它们来对抗死神的傀儡。图书馆是墓地唯一的竞争对手。”看来,读书的嗜好这辈子我是戒不掉了。我自己有好书的标准那就是洞开你的心扉。我们的困惑,我们的喜怒哀乐,有时竟然在某一书页上跟我们撞个正着,一种自我认同感油然而生。我们暂时把书放下,一边哭一边笑盯着书脊说,何等幸运,邂逅此君。我曾经被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蒋韵的《心爱的树》、贾平凹的《带灯》、冯唐的《万物生长》、张翎的《世界上最黑暗的夜晚》等作品撩拨得又哭又笑,简而言之,好作品可以让读者借别人的坟头哭自己的泪水。亲朋好友经常无可奈何地评价我:“哎呀,你这个书呆子。”我呵呵一笑,我知道,我是不会悔改的,我愿一辈子带着书呆子的名号行走。吾生也有涯,放眼茫茫书海,我期待着每一次倾心的邂逅,期待着面对心仪的书本拈花微笑。黄永玉说:“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读破万卷书,读书的人身上就有了明月般的清辉。合上书本,沐浴在如流水般的月光之下,你会觉得,这一生也不算白过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