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韩国当代文坛双姝:自我表达与罗曼史想象
2019年05月03日 17:01 来源:文艺报 作者:徐丽红 字号
关键词:具景美;主人公;韩国;文学奖;女作家

内容摘要:具景美《我爱劳劳》 ■ 徐丽红浏览近两年韩国文学概况,我的脑海里还是会不经意地浮现出具景美和她的《我爱劳劳》。去年火遍韩国的《82年生的金智英》2009年,我应韩国文学翻译院之邀,前往韩国做学术访问。那是去庆尚北道尚州市旅行的途中,韩国著名作家成硕济指着田间路边的几位妇女

关键词:具景美;主人公;韩国;文学奖;女作家

作者简介:

  浏览近两年韩国文学概况,我的脑海里还是会不经意地浮现出具景美和她的《我爱劳劳》。去年火遍韩国的《82年生的金智英》,引爆了整个社会对于女性生存状态的忧虑,主人公金智英从出生到上大学,从工作到辞职做全职妈妈,每个人生阶段似乎都受到来自男权社会的压迫。按照当代社会成功学的标准来看,大部分的韩国女性似乎都无可奈何地沦为了“loser”。这样的描写和反思也是年轻女作家不同于前辈女作家的地方,像申京淑、殷熙耕、李惠京、金仁淑等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女作家,更多地关注个人的内心世界,现在步入中年的女作家似乎面临着更多的资本主义消费社会的压力,终于由女作家赵南柱捅破了这层薄薄的窗户纸,借着虚构人物金智英的酒杯抒发当代女性的心中块垒。在当代韩国女作家群体中,具景美也善于描写社会问题,并以独到的观察和笔法赢得了读者的赞誉。

  2009年,我应韩国文学翻译院之邀,前往韩国做学术访问。那是去庆尚北道尚州市旅行的途中,韩国著名作家成硕济指着田间路边的几位妇女,告诉来自世界各国的翻译家们说,这几位是嫁到韩国的越南媳妇。当时,我的心里就感到好奇又疑惑,她们是怎么来到韩国的呢?她们是出于自愿,还是迫不得已?她们在异国他乡过得开心吗?没想到回国不久,具景美就出版了描写这个题材的长篇力作。读完之后,我感觉这是难得的佳作,值得介绍给国内读者。

  对于国内读者来说,具景美是个陌生的名字,其实她早已蜚声韩国文坛,出版了很多优秀作品。具景美毕业于庆南大学国语国文系,24岁那年凭借短篇小说《记忆阑珊》入选《京乡新闻》新春文艺,迄今为止已经出版了小说集《游戏的人》《杀死懒惰》《看见异乡人》《波澜万丈的人生》,以及长篇小说《对不起,本杰明》《奇异鸟在飞翔》《我们的自炊共和国》。相对于侧重于技巧求新的同龄作家,具景美的写作有着独特的厚重感。她关注边缘人的生存状态,善于发掘不为人重视的题材,刻画小人物丧失生活目的后无力的日常生活。

  《我爱劳劳》的主人公也是韩国社会中的“loser”。这部作品通过老挝女性阿美到韩国结婚的故事,探讨了韩国社会的移民女性问题和跨国婚姻问题。主人公是韩国企业派驻老挝的工作人员,偶然认识了老挝女人阿美,便介绍给自己的小舅子。两个人相识一个月便闪电式结婚,阿美发现婚后生活完全不是自己期待的样子,感到非常失望。两口子吵架之后,渴望得到安慰的阿美找到主人公,两人喝酒聊天,回忆在老挝的生活,结果发生了不伦之情,于是无路可走的两个人踏上了逃亡之路。

  具景美的描写客观冷静,细致入微地刻画了阿美的心理过程,试图给她以安慰。事实上,对于通过跨国婚姻移入韩国社会的外国女性而言,这样的生活带有天然的缺陷,现实人生恐怕也不会比虚构的阿美幸福。爱情需要同等主体之间能动的交流,移民女性不可避免地处于弱势地位,《我爱劳劳》直面社会痛点,勇敢揭示了爱情被还原为资本逻辑的残酷现实,尤为可贵。

  《我爱劳劳》出版后,赢得了媒体和读者的广泛赞誉。《首尔新闻》说:“具景美的最新长篇小说《我爱劳劳》通过黑色幽默的形式,赤裸裸地呈现了这片土地上丧失存在感的家长们的现实处境。”《韩国日报》同样给予高度的评价:“这部小说在内容上接近于完美的悲剧,读来却又不是特别沉重,原因就在于具景美杰出的文学才华。她在小说当中随处设置了很多才华横溢的表达。”

  其实,无论是黑色幽默还是才华横溢,最重要的还是作家流露出的悲悯情怀。具景美在“作家的话”中借用米歇尔·图尼埃的话说:“背影不会说谎”,那么,千千万万的阿美是不是甩给外表繁华的韩国社会的背影呢?她们又诉说着怎样的真实呢?

  金爱烂《你的夏天还好吗?》 ■ 薛 舟

  金爱烂是韩国最有代表性的年轻女作家,按照国内通行的说法,她应该算是“80后”作家了。2002年,年仅22岁的金爱烂凭借短篇小说《不敲门的家》荣获首届大山文学奖,正式亮相韩国文坛。随后在很短的时间内便相继斩获《韩国日报》文学奖、今日年轻艺术家奖、申东晔创作奖、李孝石文学奖、金裕贞文学奖、年轻作家奖、韩戊淑文学奖等大大小小的文学奖项。2013年,金爱烂凭借中篇小说《沉默的未来》获得最具权威的李箱文学奖,宣告自己跻身于韩国文坛不可或缺的重要作家行列,并且也成为该奖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奖作家。

  作为“80后”的年轻作家,金爱烂却不是那种离经叛道的类型,而是顺从地从前辈作家手中接过世态小说的接力棒,凭借细腻真实的描写,刻画出年轻一代的生存困境和喜怒哀乐,不动声色地展示了当代韩国社会面临的问题。也许正是这样的低姿态,让她赢得了广大读者的厚爱,以至于每有新作问世,辄有洛阳纸贵的热烈反响。

  至于金爱烂深受读者欢迎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作品主人公的力量。尽管他们都艰难地承受着生活的重压,却又自信满满,从来不失笑容和希望。那些未成年或20岁出头的年轻主人公们之所以没在纷繁的生活面前屈服,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丧失对自我存在的肯定。金爱烂表达“对自我存在的肯定”的独特方式就是对家庭罗曼史的想象力。正因为有了这种想象,他们才不会丧失对自己出生和生长在这个世界上的肯定。我们为什么活着?我们为什么出生?不经意?偶然?《爸爸,快跑》中的少女主人公的确是不经意、偶然地降生于世。尽管如此,她还是为自己的生活找到了说得过去的意义。这种令人怜惜,同时又很了不起的想象非常强大,就连《我的忐忑人生》中患有不治之症的17岁少年也把自己的孕育和出生瞬间描绘得非常美丽。这样的主人公给予读者以强大的榜样力量,让人面对困难也变得强大。

  《你的夏天还好吗?》是金爱烂的第三部小说集,出版于2012年。这时的作家已经步入而立之年,文学想象力和现实感受力已经与初入文坛时不可同日而语。简单地说就是“更现实”,自然也就更无奈。众所周知的事实是,进入新世纪以来,韩国经济增长乏力,2012年—2013年的经济增长率下滑至2.6%,少子及老龄化现象突出,夹在中间层的年轻人的生活压力可想而知,于是寻求更稳定工作以应对未来的心理非常普遍。社会现实反映到金爱烂的文学世界里,那就是从前的肯定的想象力,充满希望的前景似乎消失了。比如《水中的歌利亚》的主人公对前途和命运的迷惘,比如《三十岁》中的少女,曾经的笑容和希望在现实壁垒之前轰然坍塌,逐渐走向绝望。

  当然,金爱烂并没有轻易放弃希望的绳索。《那里是夜,这里有歌》的主人公本来生活就不如意,再加上妻子拖欠的住院费,于是被逼上了绝路。从已故妻子留下的录音带里传出了中国话,“我的座位在哪儿?”这句话代表了他面临的绝望处境。从这个意义上说,小说集《你的夏天还好吗?》可以看作是在沉重的生活压力之下,寻找渺茫希望的艰苦奋斗的记录。

  稍微遗憾的是,金爱烂在推出长篇《我的忐忑人生》之后,忙于结婚生子,文学创作上似有疏忽之嫌。不过反过来说,也正是因为她有这样的生活态度,所以才会创造出这样的文学世界。我们只能祝福她的生活,同时期待她的新作早日问世。

作者简介

姓名:徐丽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