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艺学
“中华文学研究的理论与实践”笔谈 中华多民族文学经典理应进入中文系课堂
2015年11月25日 15:10 来源:《文学遗产》2015年第20154期 作者:刘跃进 字号

内容摘要:作者简介:刘跃进,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在中国文学研究现代化的进程中,中国文学研究的总体框架及其二级学科的确立,应当是20世纪最重要的业绩之一。郎樱、扎拉嘎《中国各民族文学关系研究》,刘亚虎、罗汉田、邓敏文《中国南方民族文学关系史》,李炳海《民族融合和中国古典文学》就是其中的代表。上一页1下一页跳转分页阅读相关文章:“中华文学研究的理论与实践”笔谈张国星中国古代…2015年第10期“中华文学研究的理论与实践”笔谈左东岭中国古代…2015年第10期“中华文学研究的理论与实践”笔谈朱万曙中国古代…2015年第10期“中华文学研究的理论与。

关键词:民族文学;文学史;文学经典;文学研究;中文系;中华文学;教学;实践;中国文学;中国社会科学院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跃进,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在中国文学研究现代化的进程中,中国文学研究的总体框架及其二级学科的确立,应当是20世纪最重要的业绩之一。尽管如此,百年来的研究与教学实践证明,这种划分确实还存在着若干不合理的成分。

  首先,汉语文学史的研究与教学本身,就存在着很多争议。学术界已不满足于简单地以朝代划分的传统分期方法,而是希望从文学发展的内在脉络重新解读文学史现象。在传统观念中,文学、历史、哲学密切相关,难分彼此;而今泾渭分明,彼此悬隔。中文系又分为语言和文学,文学又分为古代、现代和当代,古代又分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唐代又分成初唐、盛唐、中唐、晚唐,研究初唐的又继续分“四杰”“沈宋”,研究“四杰”的又具体分王、杨、卢、骆:总之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一个活生生的历史就被肢解得七零八落。这怎么能研究得好呢?现在的问题是,没有整体观念,路越走越窄,如同一个活生生的人被肢解成了毫无生命力的标本。

  其次,中国文学史上的《文选》学、桐城派,一百年前被视为“妖孽”和“谬种”。从此,中国传统文学大宗文章学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中国文学史有四大类,诗歌、戏曲、小说、散文。其中散文只是传统文章学的很小一部分。其他三类,都有理论的借鉴,也有作品的比较。唯独中国的文章,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知如何评说,面临着理论的困境。

  这些问题,大家的看法也许不尽相同,但求同存异,努力回归中国文学的本源,则是学术界正在逐渐形成的共识。这是令人感到欣慰的地方。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需要在这里特别强调,那就是要注意中国文学空间多元发展的实际。

  最近有机会到民族院校讲课,发现一个现象:民族院校文学系同学除阅读各民族文学经典外,通常还要开设汉民族文学经典阅读课。《诗》《骚》、李、杜、元、白、韩、柳,都有详尽的介绍。反观一些综合性大学中文系,又有多少院校开设有民族文学经典课程?我没有做过统计,估计不会很多。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