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古代文学
《闲情赋》谱系的文献还原 ——基于中世文献构造与文体性的综合研究
2014年12月17日 09:33 来源:《文学评论》2014年第3期 作者:林晓光 字号

内容摘要:陶渊明名作《闲情赋》从属于汉魏六朝文学中的一个独特谱系,该谱系的大部分文本则依靠唐代类书得以保存。基于这一认知,对这些文学文献进行文本复原便成为进一步展开研究的前提。通过与《闲情赋》的构造、文辞对勘,该谱系作品能够大体上获得文献层面的拆分复原,重新建构起特定文学谱系的原初形态。而在此基础上,更能够对《闲情赋》的旨趣,以及汉魏六朝文学生产机制获得新的理解,进而提出中世文献构造与文体性相互支持而展开的新研究范式。据此我们可以对《闲情赋》及其谱系给出一种新的主旨解读:这些作品并不是在泛泛表达追求异性以及求之不得的哀愁,而是在描写老年男子对少女的爱慕。

关键词:谱系;文学;复原;陶渊明;文本;美人;张衡;文体;研究;环节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陶渊明名作《闲情赋》从属于汉魏六朝文学中的一个独特谱系,该谱系的大部分文本则依靠唐代类书得以保存。然而类书对六朝文本的保存并非全貌,而是严重变形的删削缩写。基于这一认知,对这些文学文献进行文本复原便成为进一步展开研究的前提。通过与《闲情赋》的构造、文辞对勘,该谱系作品能够大体上获得文献层面的拆分复原,重新建构起特定文学谱系的原初形态。而在此基础上,更能够对《闲情赋》的旨趣,以及汉魏六朝文学生产机制获得新的理解,进而提出中世文献构造与文体性相互支持而展开的新研究范式。

  作者简介:林晓光,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师。

 

  陶渊明《闲情赋》向来被认为是中世文学史上的重要篇章,也是陶渊明作品中具有特殊性的一篇,先因萧统的评议而引起文论史上的屡次论争,又因鲁迅的揄扬而成为陶渊明形象的重要注脚。其中著名的“十愿”也因其手法别致、叙情委曲而深受赞赏。钱钟书先生已指出这一手法是袭自张衡《定情赋》、蔡邕《静情赋》、王粲《闲邪赋》、陈琳、阮瑀《止欲赋》、应玚《正情赋》、曹植《静思赋》等汉魏篇章,袁行霈、范子烨等学者又从而引申论述之 [1]。关于这一作品本身,讨论已经不少,而本文希望以此为基点予以探讨的,则是另一问题,即汉魏六朝文献的复原,以及其与中世文体性之间如何互相支持而展开综合研究的问题。

  除《闲情赋》存录于陶潜本集以外,上述诸赋的主要文本均赖《艺文类聚》卷十八“美妇人”门得以保存。这就向我们提出了一个现存文本可靠度的问题。笔者曾撰文指出,唐宋类书对六朝文献的载录,并非全文照录,甚至也不是局部节录,而是进行剪切删削,再将零碎片段予以拼接,其形态更应称之为截取缩写。这一操作方式导致类书中所保存的六朝文献出现大量裂缝空隙,文脉构造被扭曲淆乱 [2]。据此可知上述作品的现存文本必非完整的段落,而是文句碎片的集合拼贴。这提示我们三点:其一,对这一系列赋作,不能相信现存文本形态就是其原貌,更不能据此进行论述。其二,由于《闲情赋》完整保存,而其与系列作品之间又存在着明确的渊源关系,那么是否可能通过文体对勘来复原这些文本,最大限度地将其被类书造成的“粘合拼接”形态分判开来,使每一句子在原文中所处的位置及含义获得明确 [3]?其三,如果这一文献复原工作成立的话,那么我们对《闲情赋》,乃至对汉魏六朝文学整体面貌的理解与研究范式,又会因此而发生怎样的变化?以上三点,就是本文希望通过考析《闲情赋》及其谱系来予以阐明的主题。

    一 《闲邪赋》文献还原示例

  《闲情赋》序云:

  初张衡作《定情赋》,蔡邕作《静情赋》。检逸辞而宗澹泊,始则荡以思虑,而终归闲正。将以抑流宕之邪心,谅有助于讽谏。缀文之士,奕代继作。并因触类,广其辞义。余园闾多暇,复染翰为之。虽文妙不足,庶不谬作者之意乎?   

  这很明白地告诉我们,《闲情赋》是一篇模仿前代之作,而非纯粹出于个人的独创。从现存的文本也可看出,从《定情赋》至《闲情赋》的谱系,显然存在着稳定的文体特征。这首先体现在“十愿”环节。《文选》卷十九《洛神赋》李善注引张平子《定情赋》:“思在面为铅华兮,患离尘而无光。”《北堂书钞》卷一一〇引蔡邕《静情赋》:“思在口而为簧,鸣哀声独而不敢聆。”卷一三六引王粲《闲邪赋》:“愿为环以约腕。” [4]又同卷引应玚《正情赋》:“思在前为明镜,哀既饰于替□。”《文镜秘府论》西卷《文二十八种病》引阮瑀《止欲赋》:“思在体为素粉,悲随衣以消除。”前引诸家已指出《闲情赋》“愿在衣而为领”等十组句式即承此而来。此外,各赋开端的体式亦为明证:

  夫何妖女之淑丽,光华艳而秀容。断当时而呈美,冠朋匹而无双。(张)

  夫何姝妖之媛女,颜炜烨而含荣。普天壤其无俪,旷千载而特生。(蔡)

  夫何英媛之丽女,貌洵美而艳逸。横四海而无仇,超遐世而秀出。(王)

  媛哉逸女,在余东滨。色曜春华,艳过硕人。乃遂古其寡俦,固当世之无邻。(陈)

  夫何淑女之佳丽,颜以流光。历千代其无匹,超古今而特章。(阮)

  夫何媛女之殊丽兮,姿温惠而明哲。应灵和以挺质,体兰茂而琼洁。方往载其鲜双,曜来今而无列。(应)

  夫何美女之娴妖,红颜晔而流光。卓特出而无匹,呈才好其莫当。(曹)

  夫何瑰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表倾城之艳色,期有徳于传闻。(陶)

  可以看到严格的规律:1、以“夫何xx之xx兮”发句 [5],总起美人之丽色。只有陈琳一赋稍微例外;2、其次二句,以时空夸张的手法强调其魅力无双。也仅有应玚一赋位置略有变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