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东南欧拉美文学
勒·克莱齐奥小说的音乐性:论《饥饿间奏曲》的《波莱罗》情结
2015年09月23日 10:57 来源:《中国比较文学》2014年第20142期 作者:李明夏 字号

内容摘要:音乐性是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小说的重要特征。在2008年出版的小说《饥饿间奏曲》中,勒·克莱齐奥再度对音乐性进行创新,首次将一首完整的乐曲——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于1928年创作的《波莱罗》融进小说。在小说中,作者不仅多次提及这首管弦乐曲并加以长篇描述,还借鉴了《波莱罗》独一无二的曲式特色:重复的旋律和渐强的音量,将其巧妙地运用到小说的创作中,使读者在阅读时能感受到《波莱罗》绵长并渐渐升腾的乐感。一、《饥饿间奏曲》对《波莱罗》的引用《饥饿间奏曲》讲述的是二战时期一名叫艾黛尔·布伦的法国女孩在德军占领下的成长经历。三、《波莱罗》的象征意义勒·克莱齐奥在小说中引用和借鉴的音乐往往对小说有着象征性的意义和启示。

关键词:小说;勒·克莱齐奥;饥饿间奏曲;艾黛尔;乐曲;音量;重复;叙事;音乐性;旋律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音乐性是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小说的重要特征。他的小说里不仅有大量的音乐舞蹈场景,并且在词汇、句法、叙事结构等方面也深受音乐的影响。在2008年出版的小说《饥饿间奏曲》中,勒·克莱齐奥再度对音乐性进行创新,首次将一首完整的乐曲——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于1928年创作的《波莱罗》融进小说。在小说中,作者不仅多次提及这首管弦乐曲并加以长篇描述,还借鉴了《波莱罗》独一无二的曲式特色:重复的旋律和渐强的音量,将其巧妙地运用到小说的创作中,使读者在阅读时能感受到《波莱罗》绵长并渐渐升腾的乐感。本文旨在分析勒·克莱齐奥在《饥饿间奏曲》中对《波莱罗》的引用和借鉴,并讨论作者选择这首乐曲的原因和意义。

  关 键 词:勒·克莱齐奥/音乐性/《饥饿间奏曲》/《波莱罗》

 

  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J.M.G.Le Clézio)小说中的音乐性已受到学术界广泛的关注和研究。他的小说里不仅有大量的音乐舞蹈场景,并且在词汇、句法、叙事结构等方面也深受音乐的影响。自1963年第一部小说《诉讼笔录》(Le procès-verbal)问世以来,中外学术界已有不少关于勒·克莱齐奥音乐性的研究成果,如索菲·贝尔托齐(Sophie Jollin-Bertocchi)的《论勒·克莱齐奥小说中的歌曲与音乐性》(Chanson et musicalité dans l’oeuvre de J.M.G.Le Clézio,2004),雅克琳·杜东(Jacqueline Louise Dutton)的《论爵士乐对小说〈金鱼〉的影响》(Jazz Routes or the Roots of Jazz Music as Meaning in Le Clézio’s Poisson d’or,2004),赵秀红的《论克莱齐奥〈沙漠的女儿〉的音乐性》(2009),费德里克·韦斯特朗(Fredrik Westerlund)的《论勒·克莱齐奥作品中水流声和音乐的相互作用》(La relation entre cours d’eau et musique dans l’écriture de J.M.G.Le Clézio,2010),伊莎贝拉·芝耶(Isabelle Roussel-Gillet)的《勒·克莱齐奥起舞的文字》(Le Clézio,danser l’écriture,2010)等。在2008年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勒·克莱齐奥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词中称他的小说具有“诗意般的神秘意境”。而正如文学批评家让-逸夫·塔迪耶(Jean-Yves Tadié)所言,诗意般的作品指“以谐音、叠韵等技巧模仿音乐中的反复、回声等效果……总之是对音乐性语句的追求”[1:8]。勒·克莱齐奥对不同类型音乐的借鉴,使得他的每部小说都是一次奇妙的探险。

  在2008年出版的小说《饥饿间奏曲》(Ritournelle de la faim)中,勒·克莱齐奥再度对音乐性进行创新,首次将一首完整的乐曲融进小说。这首乐曲就是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Maurice Ravel)1928年创作的《波莱罗》(Boléro)。在小说中,作者不仅多次提及这首管弦乐曲并加以长篇描述,还借鉴了《波莱罗》独一无二的曲式特色:重复的旋律和渐强的音量,将其巧妙地运用到小说创作中,使读者在阅读时能感受到《波莱罗》绵长并渐渐升腾的乐感。本文旨在分析勒·克莱齐奥在《饥饿间奏曲》中对《波莱罗》的引用和借鉴,并讨论作者选择这首乐曲的原因和意义。

  一、《饥饿间奏曲》对《波莱罗》的引用

  《饥饿间奏曲》讲述的是二战时期一名叫艾黛尔·布伦的法国女孩在德军占领下的成长经历。艾黛尔来自一个富裕的资产阶级家庭,她热爱音乐,会弹奏肖邦的《小夜曲》,会唱《茶花女》,喜欢德彪西和拉威尔。8岁那年,她去巴黎歌剧院观看《波莱罗》的首场演出:“红色帷幕开启……渐渐丰盈,渐渐扩大的音乐,观众们站起来欢呼,喝彩,热烈鼓掌。”[2:170-171]1928年11月,《波莱罗》在巴黎的首演获得了巨大轰动,很快成为20世纪风靡世界乐坛的名曲。它的成功来自于特殊的曲式结构,《波莱罗》的旋律由两段主题乐句简单地回旋重复着,同时它的音乐力度随着不同乐器的组奏而逐渐增强,经过长达15分钟的反复和渐强后,全曲在最后两小节以震耳欲聋的转调爆发结束。多年之后,艾黛尔再次回忆起那场演出:“紧张,剧烈,令人几乎无法忍受。它升腾,充满了剧场……台上的舞蹈演员旋转着,加快了运动。人们叫嚷着,他们的嗓音被塔姆塔姆鼓的敲击声盖住。依达·鲁宾斯坦,①舞蹈者成了木偶,被疯狂的劲头卷走。笛子、单簧管、法国号、小号、萨克斯管、小提琴、鼓、铙、钹,一起全上阵,紧张得要断裂,要窒息,要绷弦,要破音,要打碎世界自私自利的寂静。”[2:216]除了以上两段的描写,作者还在小说的最后借叙述者之口展开对《波莱罗》的思考:“现在,我明白这是为什么了。我知道了,这一不断重复、反复唠叨、被节奏和渐强逼迫着的乐句,对她(艾黛尔)那一代人意味了什么。《波莱罗》不是一曲跟别的音乐一样的音乐。它是一种预言。”[2:217]

  这段意味深长的思考和总结暗示着《波莱罗》在小说中的重要性已远远超过简单的描写。勒·克莱齐奥通过对其曲式特色的借鉴将音乐和文学巧妙地融为一体,使它成为小说的主题曲,“预言”着小说情节的发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