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当代文学
我们离优雅高贵的文学有多远
2017年03月31日 10:50 来源:文艺报 作者:傅逸尘 字号

内容摘要:“葛亮的小说美学以及历史情怀独树一帜,人物细腻典雅,情节错落有致,抒情意境大为提升,一种属于葛亮的既古典又现代的叙事抒情风格,已经隐然成形。

关键词:文学;小说;中国小说;贾平凹;乡村

作者简介:

  “葛亮的小说美学以及历史情怀独树一帜,人物细腻典雅,情节错落有致,抒情意境大为提升,一种属于葛亮的既古典又现代的叙事抒情风格,已经隐然成形。作为读者,我们读的不是历史本身,而是葛亮小说抒情的语言、诗性的叙事,以及优雅高贵的文学品格。

  当下的中国小说,我以为仍然在形而下的状态或层次上滑行,或干脆称之为“形而下叙事”也未尝不可。当“形而下叙事”成为中国小说的主流,中国当代小说离优雅高贵的文学似乎渐行渐远了。”

  何为“优雅高贵的文学”?如何概念、界定它并描述其具体内涵,我并不清晰,这个想法只是从脑海里突然间冒了出来,真可谓随想。虽如此,但我想,直觉有时候可能更接近事实或真理;所以,先不去考虑理论与逻辑,感觉式地随想一下也未尝不可。或许,“优雅高贵的文学”的内涵与形态就蕴含在这里也未可知。

  喜欢葛亮的中篇小说《海上》,叙述沉稳老到,颇有些大家气象。后来对照《北鸢》,才知道是这个长篇最后几个章节的节选,这几章显然也是这个长篇中最出色的部分。小说附录中有王德威所做的台湾版序言,开篇第一句话就说,“葛亮是当代华语小说界最可期待的作家之一。”在葛亮的笔下,日本投降后的上海的生活场景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般混乱与恐怖。当然,秩序与安宁的背后却是波澜与凶险、阴谋与角斗;但葛亮的叙述与描写却是在气定神闲中彰显着优雅与高贵。《海上》之前,也就是长篇小说《北鸢》前半部描写的是民国的风雅和动荡,与南方大家族的生活有关,但却不尽然。

  葛亮的小说美学以及历史情怀独树一帜,人物细腻典雅,情节错落有致,抒情意境大为提升,一种属于葛亮的既古典又现代的叙事抒情风格,已经隐然成形。其实从小说,或小说所描写的历史本身而言,我们或可以忽略不计,因为葛亮的家族历史也只能是他个人的想象,甚至虚构诗化的历史;换言之,作为读者,我们读的不是历史本身,而是葛亮小说抒情的语言、诗性的叙事,以及优雅高贵的文学品格。

  民国在近年来的文学或艺术叙事,以至于学术研究中被广泛描写、想象与论述,甚至于消费。给人的观感是,近百年,好像只有在民国时期,中国人的生活才有着优雅高贵的品质与情调。从文化的角度论之,民国时期也达到了相当的高度。这似乎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何以如此,当是一篇很大的文章。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