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当代文学
看赵本夫的长篇新作《天漏邑》:小说创作只有精彩与平庸之异
2017年02月15日 11:08 来源:文汇报 作者:潘凯雄 字号

内容摘要:2008年,我还就职于人民文学出版社时曾终审过赵本夫的长篇小说《无土时代》,此后就再无本夫长篇小说写作的任何音讯,真至“鸡年”“打鸣”前,他才又在我的“前东家”出版了自己的长篇新作《天漏邑》。

关键词:赵本夫;天漏邑;长篇小说;小说;潘凯雄;写作;作品

作者简介:

  2008年,我还就职于人民文学出版社时曾终审过赵本夫的长篇小说《无土时代》,此后就再无本夫长篇小说写作的任何音讯,真至“鸡年”“打鸣”前,他才又在我的“前东家”出版了自己的长篇新作 《天漏邑》。时隔近十年终于不声不响地完成一部新长篇,从时间长度看,此君仿佛不是近乎“江郎才尽”就是在以“十年磨一剑”的“洪荒之力”精心打磨。

  带着这样的疑惑特别是因为要带着参加新书推介会发言的任务进入对《天漏邑》 的阅读,起先是漫不经心进而很快被吸引得放不下一口气读完进而呆在那愣神,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作品的确有一些很明显很突出的特征摆在那里值得一说,但同时又有一些与这些很明显很突出的特征逆向而行的东西或明或暗地在闪烁,拽着你逼着你犯纠结、去思考。

  《天漏邑》 之吸引人最直接的原因当然免不了它的可读性,而构成这部作品可读性强的要素也不外乎人物性格、命运和悬念的设置这类传统的套路,但本夫的设置的确比较老到。作品中的两个主人公宋源和千张子都属于性格极为鲜明者,且还形成强烈的对比,一个粗犷一个纤细,一个强悍一个柔弱,由此也带来各自命运的纠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但又说不清两人究竟是惺惺相惜还是“既生瑜何生亮”? 至于悬念,作品中既有宋源与千张子人物命运这样的小悬念,更有天漏村这样一个小山村何以竟有三千年的历史以至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要绵长得多这样的大悬念。作品就是如此这般地揪着你一气往下读直到终了,你不得不佩服作者设置的精致和掌控的周密。然而,《天漏邑》 之可读又绝不像一般好看小说特别是近年流行的几种所谓大IP那般,虽也好看揪心但揪完心后也就松开了。而 《天漏邑》 的揪心则是没完没了地揪着不放,在那些个性格命运悬念的背后总是藏着掖着些味道任你咂摸:比如曾经的抗日英雄千张子何以竟是叛徒而此后又何以一如既往地与鬼子抗争? 比如抗日英雄宋源与叛徒千张子的命运又何以如此纠缠? 比如天漏村又何以“百折不挠”? 这些显然都不是“可读”二字所能解读得了的。

  《天漏邑》 的基本写作手段的确有高度写实的一面,有些地方实起来要么是不忍卒读要么是“感同身受”。前者如写日寇对抗日县长檀黛云所施之酷刑及天漏村突遭雷劈时之情景,后者如写千张子因不能承受之“疼”而变节时自己竟然也会有莫名的疼痛感。这一切皆可作为本夫写实功夫已抵达撕心裂肺程度的佐证。但 《天漏邑》 如此之写实又着实远远解释不了天漏村何以三千年不散不垮的缘由,这个小村落三千年的历史之谜竟浓缩于这片纸间,这又是作者写意功夫好生了得的绝好写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