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成吉思汗的八匹骏马
2020年01月10日 10:38 来源:文艺报 作者:克 明 字号
关键词:村民;骏马;白马;主人;巴图

内容摘要:我认识一位普通的牧马人,名字叫巴图,祖祖辈辈放牧在鄂托克旗的西边,他给我讲了一个找马的故事。那年,放牧一生的巴图从呼伦贝尔开始,老人一站一站地走着,一个马群一个马群地询问着。按照蒙古的习俗,马倌见到了马倌,都很亲热

关键词:村民;骏马;白马;主人;巴图

作者简介:

  朋友,当你走进鄂尔多斯,你会被很多普通蒙古人的故事所震撼。

  我认识一位普通的牧马人,名字叫巴图,祖祖辈辈放牧在鄂托克旗的西边,他给我讲了一个找马的故事。那年,放牧一生的巴图,终于到了可以休息的年龄,决定收起马鞍子了。可就在那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可汗。可汗问他,我那八匹白色的骏马呢?老人一下惊醒了。从第二天早上,他就开始了寻找,寻找成吉思汗的八匹骏马,足迹遍及内蒙古全境。

  从呼伦贝尔开始,老人一站一站地走着,一个马群一个马群地询问着。按照蒙古的习俗,马倌见到了马倌,都很亲热,尤其得知是为了寻找圣主的八匹骏马,大家都尽心地帮助,提供着线索。二十年前的草原,手机还没有普及,但马倌们有自己的联络方式,那就是奔腾的马蹄。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过去了,巴图找到了七匹白色的骏马,每匹都和传说中的一样,黑口、黑眼、黑色的圆蹄,蹄后是一绺黄白色的毛。毛色不是雪白,而是泛着青白色,那种被称为“温都根查干”的颜色。从兴安岭到巴尔虎草原,又到了锡林郭勒,穿过乌兰察布,走遍了巴彦淖尔,踏进了苍天般辽阔的阿拉善,再也找不到最后的那匹白色骏马了。老人似乎有点绝望了。当他路过额日布盖苏木的时候,他见到了当年成吉思汗去世前的坠马之地——阿儿不该营地,七百多年过去了,那尊高耸入云的祭天石柱依然矗立在原处。巴图翻身下马,祈告着圣主,诉说着找马的艰辛,希望得到指引。一位放骆驼的牧人对他讲,可汗年代的疆域是全世界,你去甘肃、陕北找找吧,或许正在那边吃草呢!一句话点醒了巴图,他跨上了马,向南边走去。

  路很远,巴图一路走下去。在一个路边的小饭馆,巴图询问着村民。老板仔细地看着白马的图片,大声吆喝来一个后生,大家异口同声地说,他们鹰嘴崖村就有一匹这样的马。巴图把坐骑留给了店家,随着后生进山了……

  这是一个山峰上的村落,鹰嘴崖很高,也很陡,鹰嘴一样的山洞拐过去,才能进村。听说有人买马,村民们都聚拢过来,把他引到一处马厩前。白马见有人来,很紧张,耳朵向后背去,发出阵阵嘶鸣。巴图仔细一看,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蒙古马。他走近白马,用蒙古语和它交流着,交流着,白马的神态渐渐平静下来。巴图退后,深深地跪下,向白马致意。村民们惊呆了,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给马下跪……巴图起身走近它,轻轻地唱起了蒙古民歌《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长调飘了起来,飘过山岭,像是来自母亲草原的问候。“成吉思汗的两匹骏马啊,那匹小马它还在吗?阿尔泰杭盖多么雄伟,骏马本是天马驹哟……”白马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巴图看见几滴大大的泪水从白马眼睛里滚落下来,他一把将马头搂进自己怀里。

  马的主人是个青年,后悔买了这匹蒙古马,它既不会耕田,也不会犁地,只爱奔跑,主人恨不得马上把这马卖掉。但村民们不这样看,他们阻止着,喊着高价。巴图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这时,来了一位长者,问巴图到底能出多少钱。巴图告诉大家,我只有两万块钱。村民们悄悄商议了一下,同意卖马,但要他签下生死合同,因为鹰嘴崖太险,白马过不去,只能用木杆将白马捆好,像担架一样抬过去,稍有闪失,人和马都可能跌下悬崖。生死合同签了,巴图按上了红红的手印。

  马很听话,倒在地上,村民们将它捆牢,一步一步抬向鹰嘴崖,后来,竟是一尺一尺地穿过崖口,在最难走的拐弯处,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挪过去……马的半个身体悬在空中。它很乖,全无挣扎,松明火把噼剥地燃着,全体村民大气不敢出一声。终于,挨过了崖口,大家轻轻地松开绳索,白马站了起来,一抖身,马屁股将一个村民撞了一下,村民一下滑倒,滑向峭壁,巴图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摔倒在栈道上,大家扑上去,将他拽上来,所有的人都瘫倒在地上。

  终于来到山脚。饭馆老板已经将巴图的马牵了过来,告别的时刻到了。村民们沉默不语,感觉有点恓惶神伤,马主人的婆姨悄悄地啜泣着。巴图将捆好的两万元掏出来,递给了马主人。马主人掏出生死合同,嚓嚓撕碎,扔掉,抽出一万元,收好,另一万元退还给巴图。巴图怔在那里。马主人说,我们看出来了,它想家哩,我们陕北人厚道,不敢多要蒙古人的钱哩!

  巴图跨上马上路了。白马轻盈地跟在后面,很快乐。天,下起了雨,两匹骏马相跟着向草原的方向走去。突然,身后响起了一声《信天游》的吼声:“一对对白马哟天边边跑,一串串泪蛋蛋往下掉……”白马忽然长嘶一声,转身向主人跑去,像是回应,又像是告别;它在山脚前打了个转,又翻身跟上了巴图,头也不回地向前疾驰。巴图没敢回头,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模糊住了双眼……

  故事讲完了,我和巴图站在他的草场上,八匹白色的骏马在他身边跑来跑去,还有几匹一模一样的小马驹咴咴叫着,寻找着母亲。我问巴图:“为什么是你呢?”巴图看着自己的白马群,缓缓地说:“我是个马倌啊!万一可汗真的有灵魂,回到鄂尔多斯,见不到他的八匹骏马怎么办?我们该说什么呢?”

作者简介

姓名:克 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