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挖水
2016年06月27日 16:42 来源:文汇报 作者:小河丁丁 字号

内容摘要:六月里早稻收割了,田里要有水才能插晚稻,新插的禾苗要喝水才能成活,甘霖偏偏久盼不至,连日艳阳似火,引水就成为每个家庭的头等大事。父亲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关键词:叔叔;青蛙;沟渠;交情;手电筒

作者简介:

  六月里早稻收割了,田里要有水才能插晚稻,新插的禾苗要喝水才能成活,甘霖偏偏久盼不至,连日艳阳似火,引水就成为每个家庭的头等大事。

  不论疏通沟渠,还是在沟渠岔口修筑小小的坝子,都要用手或锄头挖泥巴,所以在我们西峒,引水叫做挖水。挖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不仅责任大,而且有难度。谁也不知道还会旱多久,都想多分一点水,然而沟渠里的水只有那么多,怎么办? 需要协商。协商需要说话有分量的人,男人自然就成为挖水的主力。男人平日在田间劳作,常见面,没有交情也面熟,而且知道彼此田地的情况,容易达成一致。

  分水是有讲究的。小田分少点,大田分多点,家家户户的田都有水流进去,就都有收获的希望。水急的一方,分水口开窄一点,水缓的一方,分水口开宽一点,无法精确测量,情理上总要说得过去。遇到精细的角色,少不了要用指掌比一比,在水面扔一片草叶观察流速,跟小孩子玩家家一样,又认真,又好笑!

  水分好了,坐下来拉拉家常,交换一下生产经验,用石子、草叶当棋子下几局三子棋,分一支烟抽抽,那是轻松愉快的时刻。然而不能老坐着,要到上游看看用石头泥巴垒的坝子有没有崩塌,水路有没有堵塞。更重要的,水是一级一级分下来的,从干渠到大沟,从大沟到小沟,一路有好多岔口,难保上游的人不见水忘义。这时交情深浅人品高低就显出来了。交情深的,人品高的,彼此放心,轮流到上游巡查。倘若彼此不放心,又不便直说,一方就提议:“到上游走走吧,一起,有伴!”另一方心领神会,必然会答应:“一起! 有伴!”

  挖水常常会派小孩出马,为什么? 有人是要面子,不好意思跟人家争水。有人动了心机,以为小孩出马会占到便宜。可是小孩遇到小孩,互不相让,往往就争吵起来,甚至还打骂起来,总有一方哭哭啼啼回到家,要大人讨还公道。———最后还得大人出面。

  夏夜跟大人挖水,实在是美好的享受。手电筒星星点点,萤火虫飞来飞去,蟋蟀青蛙在歌唱,到处传来人语声,笛子声,收音机声……田野就像盛大的夜市呢! 水一样凉爽的风拂着肌肤,水一样清冷的星星月亮陪伴着你……用手电筒照一照,亮晶晶的泉水向着龟壳一样坼裂的田间流淌,叫人多么喜悦,甚至对水满怀感激。

  我家与陈叔叔家共用一段水沟。陈叔叔家的禾田与水沟几乎是平齐的,水流极缓,没有声音。我家的禾田比水沟要低一米,水从进水口溅落,唏唏哗哗好听得很。可我仍然不满足。父亲和陈叔叔坐在田埂上聊天,我悄悄用竹棍将湿软的田埂戳穿,让水漏进自家田里。

  水在细小的窟窿中渗漏,时断时续,咯咯咕咕,好像青蛙在叫。陈叔叔起了疑心,问道:“什么声音?”我说:“是青蛙。”陈叔叔不再做声。我心里可得意了。过了一会儿,陈叔叔说:“这只青蛙叫个不停呢!”他打着手电筒假装找青蛙,找到我戳出来的窟窿,用泥巴堵上,说:“你这个奶崽,蛮聪明!”

  父亲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