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批评,需要直抒胸臆
2016年06月15日 10:33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瑞田 字号

内容摘要:最近,十卷本、400余万字的《归有光全集》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引起学术界、出版界、文化界的广泛关注。

关键词:批评;书法;书法家;著名文学家;著述

作者简介:

  最近,十卷本、400余万字的《归有光全集》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引起学术界、出版界、文化界的广泛关注。《归有光全集》以经、史、子、集分类,包括《易经渊旨》《三吴水利录》《兔园杂抄》等著述,其中绝大多数为首次整理面世。学者指出,全集是迄今为止收录现存归氏著述最为完备的版本,属于抢救性编纂,填补了国内出版空白,为明史研究、古代文学及人物研究提供了珍贵史料。作为明代著名文学家,归有光与顾炎武、朱柏庐并称“昆山三贤”。他不仅是著名文学家,同时,在经学、史学、子学等方面也有独到见解。

  笔者对归有光的了解,限于对他文学作品的阅读。应该说,提及明代文人,有两个人绝对不能忽视,一是归有光,一是王世贞。两个人文学观念不同,却有一样的魅力。归有光主张文章与天地同流,权势虽能荣辱毁誉其人,却不能奈文章何;对文章的价值,作者应有自己的判断。因此,他反对王世贞“文必两汉,诗必盛唐,大历以后书勿读”的观点,把“声华意气,笼盖海内”的“体制内文学家”、又是“高级干部”文学家的王世贞称之为“一二妄庸人”。归有光的批评是否准确,我们姑且不论,其批评行为至少让我们感受到批评者的勇敢,表达内心感受时的真诚,挑战权威时的无畏。王世贞乃当朝刑部尚书,而在安亭江上教书的老举子归有光,基于文学立场谈文学,显然无视王世贞的个人身份。

  批评,需要直抒胸臆。归有光对王世贞的批评,让人联想到当下的书法批评。对书法批评,在笔者看来,浮皮潦草的批评、蜻蜓点水的批评甚至是见风使舵的批评,不仅对当代书法创作无益,对书法家的创作心理也不会有任何的积极影响。

  其实,当代书法批评,从一开始就没有理直气壮地、客观、真实地直面书法艺术现状和书法家本体,而是以一个吹鼓手的样子,写一些歌功颂德、媚俗、不温不火、可有可无的无聊文字,比如,明明是初学书法,偏偏戴上“遍临天下名帖”的帽子,明明是一个普通书法家,偏偏列为古今草书第七、汉隶第一、魏碑第二等等。这样的书法批评可以休矣。

  有的人认为,大环境不好,不可以说真话。意思是,批评的生态环境没有培育好,说实话会遭到打击报复。于是,受这样的思想观念驱使,我们看到的所谓书法批评是吹一口冷气,再送上一口热风,让对方不疼也不痒。如此“机智”,是明哲保身,是避免因言惹祸。其实,这样的人是担不起书法批评家的名分的,更经不起历史检验。

  现实生活中,抵抗批评的力量是强大的。批评,不管是针对思想方法,还是具体创作,以冷静的思考、缜密的逻辑,阐明一己之见,自然会引起对方的不适。如果是平等商榷无可厚非,但若是剑拔弩张,批评者与批评对象往往遗憾地成为仇人。因此,归有光的直言,具有现实意义。批评是社会之公器,政治批评、经济批评、社会批评、艺术批评等,均是以人类的共同经验和生命良知,表达人类理性的公正立场,其目的是维护人类的尊严和人类的现实利益,促进并保证人类社会的良性运行。

  有可能是书法家群体的形成趋于复杂,当代书法家们对批评的理解与认知还达不到应有的准度和高度,他们往往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揣摩批评家的“险恶用心”,于是,“坏了我们的好事”“写不好字的人才写文章”之类的流氓腔,构成了对当代书法批评的挤压。

  其实,批评没有那么可怕。归有光的批评勇气让我们感受到一位文人的正道直行;那么,王世贞对批评的态度,也值得我们深思。1571年,归有光辞世,依然安于权位的王世贞很难过,写了一篇《归太仆赞》,他在文章中称赞论敌归有光,并对自己的文学主张有所追悔。他说:“先生于古文辞,虽出自史、汉,而大较折衷于昌黎、庐陵。当其所得,意沛如也。不事雕饰,而自有风味,超然当名家矣。”如此看来,肯定对手的王世贞不仅仅是享受某某待遇的某某级文学家,还是一个理性、真诚、深邃、豁达的真正文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