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新疆一粒枣
2016年06月13日 07:10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金岳清 字号

内容摘要:在农一师四团,我见到了老乡,一开始我并不相信,因为这里离老家有万里之遥。也许是跋涉了千山万水,也许是熏陶了大漠孤烟,也许是经历了酷暑严寒,也许是沐浴了天山冰雪,这粒枣格外甜。

关键词:老乡;新疆;红枣;老虎;女孩

作者简介:

  在农一师四团,我见到了老乡,一开始我并不相信,因为这里离老家有万里之遥。但小引的语气十分坚定,容不得我半点怀疑。他说:“肯定是你的老乡,他真名我也不知道,绰号叫‘老虎’。他在这里种枣。”

  我还没有缓过神来,就看见一个黝黑的中年人从门口走进来,满脸是汗。门被他一推开,熠熠生辉的阳光突然间倾泻在屋里,屋里立刻明亮起来。他不高,偏瘦,有些木讷。小引指指他对我说,这就是“老虎”。“老虎”怯怯地伸出一双瘦硬的手,紧紧握住我的手,目光闪烁,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我知道他是因为激动,所以不知道先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先说什么,一时词穷,只好说,你好,你好,老乡好。

  “老虎”来自邻县,其实是邻镇,一江之隔。我很纳闷,他怎么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谋生?老乡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挺挺身子,喝了一口水说,1986年春天来的,整30年了。起初是做木工活的,十四五个人,东南西北地闯,不知不觉就闯荡到这里。这里虽然地广人稀,但气候凉爽,更主要的是这里的人豁达厚道,特别淳朴、友善,所以,慢慢就喜欢了。

  “我们刚来时,就把团部里的所有木工活儿全包了,还有职工家的木工活儿。我们为他们做办公桌、橱柜、凳子等等。后来,我们又在这里开了一爿家具店,11月份回老家,第二年春天再回来。因为这里到了11月份天气就会冷起来,没法干活儿。”老乡说。

  小引见老乡打开了话匣子,没有了刚才的激动与紧张,就插话打趣说:“老虎”,你的伙计都回去了,那你怎么留下来,莫非看上了这里的姑娘?老乡淡淡一笑,指指边上的女人说,这是我老婆,家里带来的,我们是1993年结的婚,婚后没几天我就带她来这里。人与人不同,伙计们见这里挣不了钱,都回去了,我们就留下来包果园。果园也不多,只有70亩,但也够我们夫妻两个忙活了。这70亩果园中,40亩种的是红枣,还有30亩种的是杏梅。原来我们种的都是苹果,种了有二三十年了吧,产量与质量都不行,于是就考虑转型了。我们这里的红枣虽然颜色不好,但很甜,因为种红枣是越热越好,这里夏天高温,光照时间特别长,当然,关键是我们的红枣不打药。这里的杏梅更绝,应该说是全新疆最好的,肉多,甜中带酸,因为这里日夜温差大,气候多变,还有水质好,水是来自天山的雪水;当然,最重要的是肥料,肥料最好是羊粪,这里的羊粪是个宝,按方卖,每方要120元,毎年大概都要花上1万元钱买羊粪……

  想不到木讷的老乡有这么多话,我尽可能不去打断他。老乡继续说,如果每年给果树上两至三次羊粪,平时勤锄草、浇水,红枣产量每亩会达到一吨。我想,我昨晚买的红枣是40元钱一公斤,这样算来,老乡光40亩红枣园收入就很可观,那还有那30亩杏梅呢!当然,老乡说的每亩一吨是鲜枣,没有经过加工的,但从老乡的口吻里,我还是听出了他的满足。

  正说着话,老乡的手机响了,我以为是订枣的,原来是他女儿。老乡突然间眉开眼笑,说他女儿想见见我们,马上就到门口了。果然,过了两三分钟,一个漂亮的女孩走进门来,一点也不生疏,跟我们握过手,乖巧地站在母亲边上。老乡说女儿刚考上大学,分数不错,考了全团第一名,被湖南一所大学录取了,属于全国重点大学。老乡说话时,脸上全是喜悦与自豪。

  出门时,老乡的女儿告诉我,她出生在台州,两三岁便随父母来到阿拉尔,在四团上的小学,读到三年级时中途转回老家,初中上的是学海中学。我说学海中学就在我老家的小镇上。听我这么一说,老乡的女儿很高兴。我问她这里真的很好吗?老乡的女儿说:“这里真的很不错,维吾尔族的朋友很好,他们热情好客、淳朴善良,特别能歌善舞。我到他们家作客时,他们会给我放他们家小伙子或姑娘结婚时的录像,姑娘还会给我放彩装比赛、婚纱设计比赛的录像。最热闹的是村子里有人结婚时,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会过去跳舞、唱歌。你想想,整个村子老老少少都穿得花花绿绿的聚在一起唱歌、跳舞,那是何等的壮观!何等的开心!”女孩说着,便咧开嘴笑得灿烂。

  我问她在异乡生活是否有不开心的事,女孩说:“有啊!很早以前的事,你不提我快都忘了,小学一二年级吧,星期六,妈妈带我去维吾尔族朋友家串门,中午在他们家吃饺子,吃的是羊肉饺子,膻味很浓,我吃不下,哭了,妈妈俯下身来,贴着我的耳朵说:‘不能浪费人家的一番心意,你应该把这碗饺子吃完。’我听了妈妈的话,就眼泪汪汪地把这碗羊肉饺子吃完了。当时,我不大懂妈妈话的意思,但我从妈妈的口吻里知道吃完这碗饺子的重要性。”女孩说到这里,咯咯大笑。

  此时,女孩的妈妈大概听见了我们的谈话,回头一笑。我说,那你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片土地的感觉吗?女孩说太早的已经忘却,刚来这里读高中的那个冬天还有些印象。“那天我从阿克苏读书回来,下了车,四周全是白皑皑的大雪,牧羊人的矮房子全被白雪覆盖着,一块一块的,从地上长出来,像是白色面包;我想起房子里的人肯定在烤火、喝奶、聊天,觉得自己走进了童话世界里。”女孩说完,把目光落在我脸上,似乎在问:你还想了解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我说你喜欢什么?她说,写作、画画、听音乐。毕业之后,要种枣树,培植父亲的果园,要培植出新疆最大最甜的红枣。

  回到宾馆,已是夜里11点,躺在床上,满脑子全是老乡一家的影子。我想,老乡是粒枣,他身上蕴藏着热烈、红火和甘甜。这粒枣是浙江的、台州的,但他跨越大江南北,跨越巍巍昆仑山,落在这西北边陲、千里戈壁,落在这塔里木河流域的绿意里。也许是跋涉了千山万水,也许是熏陶了大漠孤烟,也许是经历了酷暑严寒,也许是沐浴了天山冰雪,这粒枣格外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