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联
人生的改变 从艺考开始
2019年04月15日 10:05 来源:美术报 作者:李赵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时代在变迁,但追艺之路却从未停步。为致敬每一位“为艺术战”的追梦人,本报推出“艺考故事”专栏,现向各年龄段曾参加过美术高考的读者朋友发出邀约,欢迎来稿与我们分享艺考路上的难忘经历与故事。(可回复至美术报官方微信,或发送邮件至:msbxwb@163.com。)

  如果不是1983年参加美术高考,我的人生还不知是什么样的一种境况。当年去重庆考试的情景,30多年后的今天还常常在梦中想起,挥之不去。

  上个世纪70年代,我与很多同龄人一样,在知识无用的年代里,匆忙结束了自己的学习生涯。1976年,不到12岁的我小学还没毕业,就到县川剧团去做学徒。1977年中断了10年的高考制度得以恢复,人们重拾书本对知识又重视起来,我身边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忙碌起来,有的考大学,有的读电大,有的读函授,有的读刊大……大家都学习,读书。被他们感染,我也开始找了些书来看。记得当时在《中国青年》杂志上,看到一封署名潘晓的长信,在信中首次提出“主观为自己,客观为别人”的伦理命题,感叹到:“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窄……”吸引很多人参与讨论,这场持续半年多的讨论,让青年们都在思考“人为什么要活着”。由此也引发我对自己的生活进行重新认识。是保持这样的小学文化在剧团里混下去?还是努力提高文化水平,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答案很清晰,当我提出重新读书时,尽管家庭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在父母一致支持下,我还是放弃了单位固定的工作,开始了我的求学之路。

  选择了美术作为自己努力的方向,是因为童年的爱好,更因为当时有老师告诉我,学美术也可以报考高校,还可以成为画家。1980年初,地区群众艺术馆在叙永县举办美术培训班,我报名前往学习,开始较为系统地学习美术。

  1983年4月,从未离开过家的我,前往重庆参加美术高考,开启了我的高考征途。从宜宾坐火车到重庆,当时要13个小时。幸好当时在叙永美术培训班上认识的一位地区群众艺术馆的美术老师,他要回重庆探亲,就带着我前往重庆,一路上给我讲了许多坐火车的经验。从早上坐到傍晚,终于到了黄桷坪火车站,他要去菜园坝终点站,我一人先下车背上行李提着画板,出站后一路问人,终于到达美院门口。

  找到了美院,得给自己找个住处。在美院周围我找了几个旅馆都让考生住满了,怎么办?旅馆服务员说,只有去杨家坪看看,那里可能还有。我又坐公交车前往杨家坪,下车后东问西问,终于找到一个旅馆可以住下了,依稀记得已经快十二点。

  第二天一早又从杨家坪坐公交车到黄桷坪,那时就觉得重庆的公交车真挤啊。到美院后看到报名的人真多。这种情形几十年来好像都没有改变过。2014年一个朋友的小孩考四川美术学院时,约我一同去看看。我又去了现场,除了建筑有改变外,考生特别多,跟我原来的记忆一样。

  当时的考试对我来讲跟坐过山车似的,先初试再复试,有些人在第一轮初试时就被淘汰了,我这个专业学得不正宗的人能进入复试榜真是幸运了。复试后再考文化,对我这个小学没毕业的人来说,真的是在“跳起摸高”了。

  考完回到家中等待通知,记得拿到成绩单时看到只有200多分,这份我离开学校多年后拿到的第一份成绩单,虽然是意料中的糟糕,但还是禁不住潸然泪下,失落得不行。在家人的鼓励下,我开始找差距补短板。四处请教老师提高自己的专业技能,参加补习班恶补文化,通过交友向已考上的朋友讨教考试方法。

  虽然名落孙山,但仍坚持。第二年又没考上,再考第三年,心里的目标就是考四川美院、考西南师范学院美术系。考试前的准备工作艰辛又酸楚,只有作为考生的自己心中才知晓,都可以写成一本书。但第三年考下来,我的成绩还是差一点点,几年下来与其他多数考生一样,我都快成“考油条”了。一起考试的朋友,有些开始放弃了。看着他们,想着我自己,怀揣的梦想能不能成功?自己是不是真的不是这块料?能不能走上这条美术道路?心里也开始质疑起来。

  家人的不断鼓励,让我再树信心。1986年春节刚过,经朋友推荐,我又到成都参加省群众艺术馆举办的美术高考培训班。这次的培训,聆听了杜咏樵先生等画家的教诲,使我的画技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在成都参考,是因为全国有好几所高校的美术专业都在那里设了考场,多考几个学校可以争取更多的机会。

  在培训班同学的建议下,因时间允许我还跑到西安,参加浙江美院(现中国美院)在那里设的考点考试。通过了初试,参加了复试。当年有个利好消息是省内有几个师专都成立了美术或艺术系,开始了招生,招生人数增加了,使艺考这个“独木桥”增加了宽度,给了我新的机遇。那年也是艺术院校专业考试和文化考试分开,专业考试后合格后再发给文化考试证,考生回户籍所在地参加全国高考,唯一欣慰的是数学不计入总分,因为数学就是我的劫,小学生始终弄不懂微积分。

  填志愿书也是一种艺术。高考完后,就进入填报志愿阶段,当时的要求是文化考试上线了,还得从专业排分由高到低录取。虽然我通过了几个学校的专业考试,但我的专业成绩要进入纯美术专业学习还是有难度。我征求了一些老师意见,根据自己的状况,选择了填报自贡师范专科学校美术系并被录取。虽然没有进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四川美术学院和西南师范学院美术系,但好歹成就了进高校学习美术专业的愿望。

  30年后,我常常夜晚做梦都梦到当初的艺考,甚至还会梦到因自己没有考上而流泪。也许人生就是需要一种坚韧,努力就会有回报,从此我从一个小学没有毕业的人,成为一名师范美术专科生,还好,感谢年轻的自己坚持了下来,没有选择放弃。

  师专毕业后,我又有幸成为一名师范教师。从教5年后又到当地报社做美术编辑,后来因激光照排的应用,不再需要插图题花装饰,我又转岗当文字记者编辑,后来评上了高级职称,再到现在走上领导岗位。回顾这一路走来,历经许多艰辛,就像日本著名管理学家稻盛和夫说的,只有付出非同寻常的“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才有可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取得骄人的成绩。虽然我最终没能成为一个画家,但人生的改变,是从艺考开始,它为我打开了新的视野,让我的生活丰富起来,生动起来。如今画画仍然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兴趣与爱好,每每提笔,亦如当初上培训班那般执着与深情。

作者简介

姓名:李赵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