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馆
图书馆里有个老年公益英语角
2019年02月11日 11:29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伴随着悠扬的《雪绒花》,西城区第一图书馆2018年英语角学习成果展演正在如火如荼地举行。这个公益英语角每周活动一次,自从2001年开办以来已经坚持举办17年。英语角的授课老师来自首都各高校外国语学院,学员多是已经七八十岁仍然渴望了解世界的老年人。别看老人记忆力下降、行动不便,他们学习英语的热情却比年轻人还高涨,很多人风雨无阻坚持学习十余年。在郎朗的读书声中,老人们锻炼了脑筋,开阔了视野,结识了朋友,得到了欢乐。

  用学习对抗衰老

  英语角最早一批学员中的程福楣今年已经83岁。家住车公庄的她,每次开老年代步车来图书馆要花近半小时,但17年来她几乎没有落下课。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的消息让她激动了好几天,她从那时起便下决心学英语,争取在2008年当一名志愿者。“车公庄是个大路口,我就想,如果奥运会那年我值班时遇到外国人,争取给他们指指路。”于是程福楣开始跟着广播自学《北京人英语300句》。然而连汉语拼音都没学过的她,花甲之年从零开始学英语谈何容易,没学多长时间就遇到一大堆困难。正当她想放弃之际,一次晨练时偶然听朋友说西城区第一图书馆有个免费英语班,心底的学习热情又重新燃起。

  “英语班第一任老师是中央编译局的屈洪教授,第二任老师是北京交通大学英语系的刘慧教授。他们都是退休后义务为大家讲课,特别认真,刘老师身患癌症后还惦记着我们的学习进度,让我特别感动。”奥运结束了,程福楣学习英语的习惯却保持下来。17年来,程福楣已经密密麻麻记录了好几大本学习笔记。“学习英语已经成为我的习惯,是我对抗衰老的方式。老年人就应该活到老学到老,live and learn!”

  今年85岁的陈德纯也是抱着“学习让脑筋不老化”的目的加入英语角的。“小时候,我的小学被日本人占领,学校要求每个孩子学日语。可我的老师是共产党,他在日语课上偷偷教我们英语,还给我们讲世界形势。从那时起我就对英语产生了兴趣。”长大参军后,陈德纯再没机会接触英语,但了解天下大事的热情始终伴随着他。退休后,他参加了街道开办的英语补习班但觉得不过瘾。加入西一图英语角十年来,他一边学习一边积极为大家服务,例如让老师照顾英语基础弱的新学员,为学员们策划班级活动等,现在被大家推举为英语班班长。“我现在能看懂英文版儿童故事书了,用英语主持汇报演出,还能在联欢会上用英语给大家讲笑话,特别有成就感。”

  可以跟孙子交流了

  家住月坛的张春华今年78岁,她是英语角学习者中另一类典型学员——亲属在国外需要探望,学好英语能显著提高生活质量,增进与外籍家人的感情。

  张春华的女婿是德国人,女儿女婿二十年前就移居澳洲,因此她每年都会在澳洲住上一个月,最长一次住过七个月。回忆起完全不会说英语的那段日子,张春华感觉非常不方便。“他们一开始住澳大利亚,后来住新西兰。澳洲地广人稀,孩子不在家的时候感觉很寂寞。她鼓励我去超市、公园转转,但我总不敢独自买汽车票,怕出门走丢了。”

  十年前,她来到西一图英语角学习,先跟着老师系统学习了《新概念英语》第二册、第三册,接触到了英语语法、大量日常生活词汇以及英式英语的发音,后来一本《英语口语900句》学了四年。从2016年起,来自首经贸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志愿者们给学员讲授中译出版社的《365天英语口语大全》,让她把已经学过的口语会话内容又巩固了一遍。张春华说,老年人记忆力差,学了就忘,虽然学了十二年,但很多东西如果不反复巩固忘得特别快。

  现在,张春华已经基本能够跟不会讲中文的孙子交流了,还可以给他介绍中国的事情。“虽然孩子是我带大的,但他小时候拒绝讲中文,那时候我跟他交流只能靠他妈妈。现在他已经上大学懂事了,对中国的事情不再抵触。他说现在德国年轻人渴望了解中国,他也想通过我多知道一些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

  在西一图英语角,“学以致用”型学员很多。现年71岁的张淑兰是学员中的“年轻人”。一辈子从事通讯工作的她,参加英语角之前能够阅读专业领域的英文说明书,但就是张不开嘴说英语。来到英语角补习了口语和听力后,她一下子成为班上水平最高的学员,出国旅游时和外国人交流起来胆子大多了。“在游轮上的餐厅和服务员交流,我可以流利地表达想要hot milk,心里非常高兴。”

  志愿者:老人的学习热情让我感动

  老人们能有如此多的收获,离不开一批又一批英语角志愿者的辛勤付出。程福楣介绍,最早教他们的屈洪、刘慧老师已经去世,之后是西一图的专职馆员给他们上课,现在是高校英语专业的学生利用课余时间来上课。

  赵玉洁是首经贸大学外国语学院商务英语专业大二学生,也是英语角志愿者的负责人。据她介绍,英语角的活动每次分两部分,一部分由志愿者授课,一堂课两小时,另一部分是口语交流,两部分内容同时进行,学员们根据自己的进度选择听课或者练口语。每次上课前,志愿者老师依照教材内容认真制作PPT课件,还经常扩展知识点,介绍教材上没有的英语国家文化。“招募志愿者时我们是有面试的,不仅考查发音、语法,还要考验一下他的耐心,性格太急的不能要。另外,在教学内容上我们也根据老人需求不断调整。比如以前我们认为老人喜欢食疗养生,就选择了相关的文章带大家学习,没想到文章太难了,大部分老人听不懂。最后几经筛选,我们才确定将《365天英语口语大全》作为教材。”

  参与志愿工作两年来,小赵被老人们锲而不舍的学习精神深深感动。“有一次下大雪,陈爷爷脚崴了,还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坚持来上课,生怕落下进度跟不上大家。还有一次,学校临时通知体能测验,英语角活动只能改时间。通知的时候只提前了两天,没想到上课时爷爷奶奶们全员到齐。还有一些会用手机的老人,要求我把课文读一遍,他们录在手机里回家反复听。”老人们学习态度实在太认真,志愿者如果不认真准备就会在老人家面前露怯。“一次我们有个志愿者把时态讲错了,上课时被爷爷奶奶指出,他赶紧现场查资料纠正,当时特别尴尬。”

  在英语角,白发苍苍的老人管二十岁出头的志愿者叫“老师”。这让赵玉洁受宠若惊,但在张春华看来却很正常,“不管年纪大小,老师就是老师”。通过志愿活动,赵玉洁与不少老人成为了忘年交,自己也锻炼了公开场合演讲和临场应变的能力。

  图书馆:老人的肯定是最大的动力

  西城区第一图书馆工作人员张祎、魏天凤介绍,2001年,在北京申奥成功带来的“英语热”背景下,图书馆决定发挥社会服务职能,举办公益英语角。“当时没有这么多现代化教学手段,定下老师后,一块黑板,几根粉笔就开始上课了。”第一批学员有二十几个人,大多是家住附近的中老年女性。“开班没几天就遇到‘非典’,图书馆闭馆,英语角也没法办了。有些学员以为英语角要黄了,但我们不想功亏一篑,疫情过后立刻一个一个打电话通知大家重新开始学习。”

  开班以来,西一图为解决英语角的师资力量想了很多办法。起初,图书馆邀请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和高校退休教授为大家上课,然而随着教授们年事渐高,专程来讲课越来越困难。于是图书馆招聘了英语专业的专职馆员为大家授课,但后来发现馆员已毕业多年,知识储备仍停留在上学时期,跟不上老人们与时俱进的需求。这时图书馆决定向读者发出邀请,引入社会志愿者作为英语角的老师。社会志愿者虽然热情可嘉,但水平参差不齐,时间无法保障,管理起来难度大。2016年起,西一图英语角与首经贸大学外国语学院固定下合作关系,图书馆为大学生志愿者提供社会实践平台,志愿者总共15人定期来英语角服务。2017年圣诞前夕,英语角汇报演出在首经贸大学的礼堂举行。“学校不仅派了一辆大巴车接送老人,积极为老人准备服装、道具,还为每个演出人员购买了意外险,想得非常周到。”

  魏天凤感慨地说,社会上以盈利为目的的英语班随处可见,免费且高质量的公益英语班却凤毛麟角。“2008年奥运会前夕有很多街道举办公益英语班,但坚持办到现在的所剩无几。是老人们认真的学习精神激励我们把这件事做下去。我们的执着精神也传递到社会各个角落,吸引更多人投入到公益性质的为老服务中来。”如今,在每年西城区举办的市民讲外语风采大赛上,来自西一图英语角的节目都会获奖。“我们也欢迎年轻读者来英语角学习交流,一起为迎接2022年冬奥会做好准备。”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有冬)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