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副刊
宁当地狱里的自由者 ——殷夫《别了,哥哥》
2018年11月19日 10:38 来源:文艺报 作者: 字号
关键词:上海;国民党反动派;鲁迅;大哥;徐培根

内容摘要:1931年春天,鲁迅先生为沉痛悼念左联五烈士,在《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一文中写下:“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在今天和明天之交发生他的代表作品之一《别了,哥哥》,写于1929年4月12日国民党反动派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两周年之际。

关键词:上海;国民党反动派;鲁迅;大哥;徐培根

作者简介:

  1931年春天,鲁迅先生为沉痛悼念左联五烈士,在《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一文中写下:“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在今天和明天之交发生,在污蔑和压迫之中滋长,终于在最黑暗里,用我们的同志的鲜血写了第一篇文章。”殷夫作为左联时期优秀的无产阶级革命诗人,是左联五烈士中最年轻的一个,牺牲时仅仅22岁。

  他的代表作品之一《别了,哥哥》,写于1929年4月12日国民党反动派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两周年之际。诗中,他立场坚定、爱憎分明地袒露了自己要同身为国民党军队高级军官的大哥决裂,宣告要与这个反动阶级代表人物从思想上、政治上的彻底决裂,字里行间,掷地有声,仿佛一个大刀阔斧从叛逆旧社会走来,走向革命的勇士,他昂首挺胸,毫无畏惧地甩着自己的臂膀,放出这些豪言壮语,仿佛刚刚挣脱锁链一般轻盈自在。流露于他笔尖的,是对兄弟之情的忍痛割舍,更是他一往无前进行革命斗争的誓词,是他从一个孩子,真正成为一个革命战士的冲锋号。

  “不能留住我不向你告别”

  他感慨哥哥“20年来手足的爱和怜,20年来的保护和抚养”。殷夫是家中幼子,年长他15岁的大哥从小给予他父亲般的关爱呵护,是他曾经最亲密的人。民国九年,11岁的殷夫考取了丹城象山县立第一高等小学,他的大哥徐培根曾是这所学校第一期的第一名毕业生,母亲钱月嫦想把心爱的幼子托付给大哥,希望大哥能够“长兄代父”,全力照顾殷夫升学读书,帮助他长大成材,而徐培根也对年幼的殷夫寄予厚望,期盼他学业有成,光耀门楣。民国十二年,从北京陆军大学毕业的徐培根,已被分发至浙江第一师任少校参谋,时值殷夫小学毕业,于是他便返回故里,把母亲和小弟殷夫一同带去了杭州。同年殷夫又奔赴上海,考取了上海民立中学新制初级中学。可以说,早年的殷夫,是倚仗了大哥徐培根,离开了那偏僻故乡,领略到了一代古都杭州的恢弘气象,跃入了光怪陆离的“十里洋场”,这些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急剧变化着的一切,使他耳濡目染,激起了他追求知识与生命真谛的强烈欲望。

  民国十五年,殷夫以优异的成绩从上海民立中学毕业,大哥十分关心他的学业和未来打算,便唤他至杭州团聚,一家人共同商议。大哥徐培根一心想让殷夫继续求学,并四处打听,选择学校。暑假过后,殷夫便听从大哥的安排,返回上海,考入浦东中学。然而一直以来目睹帝国主列强在十里洋场飞扬跋扈,军阀统治腐败无能,百姓饥寒交迫,殷夫违背了大哥“专心念书,别管闲事”的告诫,一腔热血地投入了反帝反封建斗争的行列。当时他的大哥徐培根响应国民军北伐,深得蒋介石赞许,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参谋处处长,随同蒋介石到达上海。民国十六年4月,同大哥会面时,纯洁热忱的殷夫毫无顾忌地与其畅谈共产党领导下上海工人阶级解放上海并建立新政权的革命事件,对于蒋总司令派军乐队给上海总工会纠察队送去亲题“共同奋斗”字样的锦旗大加赞赏。令他诧异的是,大哥听完此话后,脸色骤变,“你这小孩子,快不要胡闹,好好地读书吧!”“我告诉你,将来时局一下变了,你一定会吃苦的。”殷夫疑惑的追问,大哥却还是只说:“你不要管,小孩子,我要警告你的是,不要再胡闹,你将来一定要悔恨……”。当时涉世不深的殷夫被大哥的话惊呆了,只觉震惊与疑惑,深不知这是大哥对其衷心的劝诫。果不其然,没过几天“四一二事变”便爆发了,在浦东中学因一个小人的告密,殷夫被捕入狱。在监狱被囚禁了3个月,险遭枪决,他终于找到办法买通了狱卒,寄信给当时在南京的大哥徐培根寻求帮助。此时的徐培根即将配派往德国陆军大学留学,收到小弟的来信后,便随即告假赶至上海,保释殷夫出狱。徐培根带着小弟及一家老小返回象山,将他们安置好后便返南京,准备赶往德国。受到大哥的督促,殷夫专心复习功课,同年他凭借来的高中文凭考取了同济大学德文补习班。在学期间,进入德国陆军大学的大哥依旧心系殷夫,经常从柏林寄来德文书刊,以助他学习德文。那句著名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便是由殷夫翻译德国诗人彼得菲诗集而来,而这本后来被鲁迅收藏的诗集,第二页上便有徐培根的签名。

  一面“饥渴着永久的真理”,一面是哥哥的“二十年来手足的爱和怜,二十年来的保护和抚养”,一句句“不要胡闹”的告诫。然而第一次牢狱之灾丝毫没有影响殷夫的革命热忱,民国十七年夏天,因为参加革命活动,殷夫第二次被捕入狱,大嫂得知消息后,赴上海托人照应,好不容易才将殷夫保释出狱,将他带回老家象山。大哥徐培根常在经济上接济困窘的殷夫,并一再写信劝告或“训令”,要他“觉悟”过来回到自己身边。而殷夫没有再回同济继续学业,不再“进去听指示的圈套”,毅然决然地摆脱了大哥为他精心安排的“安逸、功业和名号”,不要“治者们荣赏的爵禄,或是薄纸糊成的高帽”,“不要荣誉,不要功建”。几经波折与流浪,殷夫在民国十八年3月,终于找到了党组织,开始专职从事共青团工作和青年工人运动,走上了职业革命家的道路。出于同胞手足之情,大哥给他发去一封封信,劝他放弃危险的工作,哥哥的来函促成了殷夫与哥哥及其所属党营决裂的决心,于是他写下《别了,哥哥》,决心挣脱羁绊,全身心汇入革命的铁流中,“独立地向前途踏进”。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