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副刊
作家肖克凡:文学本质从来不曾改变
2017年06月21日 14:32 来源:江西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6月7日,作家肖克凡来到抚州参加2017“名家访抚州”文学笔会活动。但在文化土壤深厚的地方,又提出了新的课题,不能抱残守缺,要开阔眼界,接受新事物,在文学上有新的思考。

关键词:文学;作家;写作;工业题材;人性

作者简介:

  6月7日,作家肖克凡来到抚州参加2017“名家访抚州”文学笔会活动。活动期间,肖克凡接受了记者专访。

  ● 就像花要开放一样,写作是一件极其自然的事,甚至可以说是人最基本的一个愿望。

  ● 文学以潜移默化的形式影响世道人心,影响我们的心灵,这是文学存在的理由和基本逻辑。

  ● 只要人性不发生根本的走移,文学的本质就不可能变化。

  ● 对文学怀着平淡之心,反而会把生活看得更真切,表达出来也更真挚。

  写作者都在写自己的过去

  记者:据记者所知,您1983年发表处女作时,从事的工作与文学无关,您为什么会走上写作这条路的?

  肖克凡:这可能与我成长的经历、家庭的环境、自身的性格有关。童年的家庭变故以及对世界的不可知,促使我在文学世界寻找表达。那时,也不存在发表作品的想法,只是想把自己的思想表达出来。

  我觉得,就像花要开放一样,写作是一件极其自然的事,甚至可以说是人最基本的一个愿望。我们心底有思想的种子,就会想让它开花表达出来。这种表达,有的是与人分享,如给别人写信;有的则是写给自己,如写日记,这都是初期的文学创作。或许可以说,所有人都是写作者。作家是显性的写作者,没有成为作家的是隐性的写作者。能否成为作家,不在于你所学的专业和所从事的工作,而在于你是否付诸笔端,把心声外化为文字。

  记者:30多年来,您创作了一大批脍炙人口的作品,而在您的作品中,我们始终能看到天津地域、工厂体验的印记。

  肖克凡:每一个写作者都在写自己,甚至可以说,任何人都在写自己的过去,今天的情景只是一种触动,一个开关,唤醒你心底的记忆,过去的积累与今天的情景相融,进而产生作品。我从小在天津长大,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陆续创作了一些浸染着天津地域文化的“津味小说”,《赌者》《天津大雪》《天津大码头》等,这些小说虽然主要反映的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天津风貌与人物,但实际上是现实折射于我心中的反映,写的还是自己亲身经历的感受,只不过我把它移植到了某个时代背景下,这就是文学创作中常提到的“借尸还魂”。

  至于工厂和工人,那是我熟悉的,也是我热衷的。我16岁就进入工厂,做了6年的工人再去上大学,学的还是机械制造。此外,工业题材和农村题材一样,工业文明本身也是一种文化,有它自己的工业美学、人际关系和生活魅力。

  记者:上世纪80年代,工业题材或者跟工业有关的人与生活,在大众视野尚有一定的关注度,但在当下文坛,工业题材似乎并不那么“热闹”。然而近年来,您持续推出了工业题材三部曲《黑砂》《机器》《生铁开花》等,您为什么还在坚持工业题材创作?

  肖克凡:曾经有朋友把我的作品推介给影视制作机构,他们的智囊团却说,工人阶级已经变成工薪阶层,受众都没有了,还拍什么工人、工业题材?是啊,无论是从历史长河,还是近现代的文学创作来看,工业题材似乎从来都不是丰产的文学类型。尽管如此,我仍然要写。因为曾经有这么一群活生生的人,我希望能以文学的方式让他们留存下来,为他人了解。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