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苦味刺激影响悲伤情绪唤醒度
2019年09月24日 09: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郭愿志 闫志英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味觉是人类重要的感觉能力之一。味觉器官能够感知出食物中葡萄糖、氨基酸和电解质等营养成分,并对食物中有毒有害成分做出警告,对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有重要作用。在自然界中,苦味是对食物中有毒有害成分的提示,苦味刺激不仅会引起生物体的排斥反应,同时也能诱发厌恶情绪。施泰纳(Steiner)和格拉泽(Glaser)等人发现苦味刺激会引起人类新生儿和黑猩猩的提唇肌收缩,而提唇肌收缩是厌恶情绪的典型反应方式。由此,研究者认为苦味引起的情绪反应可能在进化的早期就已经形成,苦味刺激与厌恶情绪有着先天的关联性。

  虽然在生理反应上苦味和厌恶情绪紧密相连,但在人类的语言应用中苦味往往会用来表示悲伤而非厌恶。如在汉语中“痛苦、苦楚、悲苦、哀苦”等词语用苦来表示悲伤,在英语、俄语、日语、越南语、泰语等多种语言中,苦味也会用来形容悲伤的心情。莱考夫(Lakoff)和约翰逊(Johnson)提出的概念隐喻理论认为,身体经验和文化共同影响隐喻的形成,用苦味来隐喻悲伤这一语言现象的跨文化普遍性,说明苦味和悲伤情绪在身体经验的体验上有着某种紧密的联系。在目前关于苦味隐喻的研究中,苦味刺激与悲伤情绪有着怎样的关系还不得而知,因此本研究通过启动苦味刺激探究苦味对悲伤情绪唤醒度的影响,为苦味的悲伤隐喻提供初步的实证依据。

  实验选取在校大学生54人,平均年龄23.2岁,其中女生34人。选取标准为味觉感知能力正常、身心健康、视力或矫正视力正常,且未参与过类似实验。将被试随机分为两组,实验组和控制组各27人,采用2(味觉刺激类型:无味、苦味)×3(悲伤情绪唤醒度:低、中、高)混合实验设计,自变量为味觉刺激类型、悲伤情绪唤醒度,因变量为对悲伤情绪图片唤醒度的评分。

  味觉刺激材料为纯净水和莲子心泡取的苦味饮料,苦味饮料的制作方法为5克干莲子心于500毫升纯净水中煮沸2分钟,并放凉至室温水平。悲伤情绪图片为从互联网上选取灾难、重大事故后遇难者家属的悲伤图片,图片经20名大学生对其悲伤程度进行0—10的11级等级评定,其中0代表一点也不悲伤,10代表极度悲伤。按照评分高低将图片分为低程度悲伤、中等程度悲伤、高程度悲伤三类,每类图片各10张。实验以个体施测的方式进行,参与悲伤图片评定的被试不参与正式实验。

  实验流程如下,首先让被试饮用5毫升的味觉刺激饮料,让被试从“酸、甜、苦、咸、鲜”五个维度采用5点量表评价饮料的味道,1分代表完全尝不出该味道,5分代表该味道特别强烈。然后将不同悲伤程度的图片随机呈现,并让被试对其悲伤程度进行评定,在评定过程中每评价5张图片被试需饮用5毫升味觉刺激材料,以保证味觉刺激的持续性。

  首先对味觉刺激材料的有效性进行分析,结果显示:在苦味刺激条件下,五种味道判断的主效应显著F(4,104)=117.2,p<0.001,η2=0.818,进一步多重分析显示莲子心水的苦味评分(M=4.52±0.58)显著高于酸味(M=1.19±0.4)、甜味(M=1.26±0.59)、咸味(M=1.62±0.79)、鲜味(M=1.85±0.81),说明莲子心水是良好的苦味刺激材料。在纯净水条件下,五种味道判断的主效应不显著F(4,104)=0.535,p>0.05,η2=0.02,说明纯净水是控制组良好的味觉刺激材料。

  以味觉刺激类型为被试间变量,不同唤醒度的悲伤情绪图片为被试内变量对悲伤情绪图片唤醒度的评分进行重复测量方差分析,结果显示:味觉刺激的主效应显著F(1,52)=4.584,p<0.05,η2=0.081,在苦味刺激条件下低悲伤情绪图片的唤醒度(M=7.68±1.38)高于控制组(M=6.94±1.72)但未达到显著水平;而中、高悲伤情绪图片的唤醒度(M=8.04±1.36、M=8.79±1.03)均高于控制组(M=7.17±1.71、M=7.93±1.66)且达到显著水平,表明苦味刺激对悲伤情绪唤醒度有促进作用。悲伤情绪图片唤醒度主效应显著F(2,104)=39.03,p<0.001,η2=0.429,低、中、高三类悲伤情绪图片唤醒度(M=7.31±0.21、M=7.61±0.21、M=8.36±0.19)两两之间差异显著,说明三类悲伤情绪图片有较好的区分度。味觉刺激和悲伤情绪图片唤醒度交互效应不显著F(2,104)=0.213,p>0.05,η2=0.004。

  本研究通过探讨苦味刺激对悲伤情绪唤醒度的影响,结果表明在苦味刺激条件下苦味能够显著提高被试对中、高悲伤情绪唤醒度的评分,为苦味的悲伤隐喻这一语言现象提供了实证依据。为进一步探究苦味与悲伤情绪间的关系,在未来的研究中可以从以下三点着手。首先,概念隐喻理论认为身体经验和文化对隐喻的形成有重要影响,在中国文化中“苦”不仅有着悲伤的含义,还有“勤奋、磨练、成功的前提”等积极含义,在未来的研究中可以探讨在不同文化启动条件下,文化因素对苦味悲伤隐喻的影响。其次,在苦味隐喻中“苦”不仅是对他人悲伤情绪的形容,也是对自身悲伤情绪体验的表达,因此可以使用生理多导仪考察苦味刺激对悲伤情绪生理唤醒的影响。最后,马赫特(Macht)和穆勒(Mueller)发现对苦味敏感的个体更容易被诱发出愤怒和恐惧情绪,而对悲伤情绪的诱发效果不明显。在苦味刺激条件下,个体对苦味敏感程度的差异是否会影响悲伤情绪唤醒度亦是未来的一个研究方向。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17BSH101)、云南师范大学研究生科研创新基金项目(ysdyjs2019048)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云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

作者简介

姓名:郭愿志 闫志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