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完善自身与经世济民 ——“为己之学”的双重向度
2019年02月12日 09: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吴喜双 张培高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古今中外对因何而学各有解释。仅就中国传统言,占主流的显然是儒家的学习观。孔子曾明言:“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在此,“为己”“为人”显然是对立的,但不同时代的人对此理解不同。何晏以是否“行”为标准,他在《论语集解》中引孔安国语云:“为己履而行之,为人徒能言之。”韩愈以是否“真心行”作为标准,因而不完全同意孔安国的解释。他在《论语笔解》中说:“为己者,谓以身率天下也。为人者,谓假他人之学以检其身也。孔云:‘徒能言之’,是。不能行之,失其旨。”二程以是否完善自己为标准,谓“为己,欲得之于己也。为人,欲见知于人也”。朱熹在《论语集注》中亦引此说。在孔子那里,“为人”与“为己”是对立的两端,而现代学者钱穆则把两者统一起来。他在《论语新解》中认为:“为己”是德行科,“为人”是言语、政事、文学三科,两者之间并非对立而是相互补充的。

  在诸多解释中,程朱之释与多数人相同,且有先秦儒家之语可证。首先,从孔子的言论上看,程朱的解释可在《论语》中找到依据。虽然孔子对“为人”“为己”未有更详细的说明,但其类似的言论比较多。例如,《论语·宪问》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求诸己”与“为己”一样,而“患其不能”则更具体地指出了,对于君子来说,所要担心的不是别人了不了解自己,而是自己能力的高低,而能力如何则完全属于个人之事。其次,从孟子、荀子的解释来看,程朱的解释与之基本一致,“为己之学”是自我完善而学,“为人之学”是沽名钓誉而学。《孟子·告子上》曰:“古之人修其天爵,而人爵从之。今之人修其天爵,以要人爵。”古今之别在于追求的动机不同:一者求“天爵”(道德),一者求“人爵”(官位)。孟子虽未言“为己”“为人”,但从“古人”“今人”之对立可推知,这是对孔子思想的继承。《荀子·劝学》则明言:“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君子之学也,以善其身;小人之学也,以为禽犊。” 在荀子看来,古今学者之对立即是君子、小人之学的对立。君子学习的目的是“以善其身”,而小人的目的是“以为禽犊”。孟、荀之释对后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刘向、颜之推、程朱以及近现代的康有为等都是如此解释的。

  虽然孟、荀、程朱等人之释基本一致,且较符合孔子原意,但是问题依然存在,吕大临在《〈中庸〉后解序》中所言:“为己者,必存乎德行而无意于功名”,还是说德行的培养只是“为己之学”的一个方面?

  笔者认为,“为己之学”包含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志于道”是“为己之学”的基本向度。“己”之完善首先需要一个正确的方向,这在孔子看来即为求“道”。“道”极具优先性与紧迫性。孔子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朝闻道,夕死可矣”。孔子认为,求道是崇高与艰辛的,求道者要能经受住功名利禄的考验,“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君子谋道不谋食”。

  第二,“修己以敬”是“为己之学”的修养之方。子路问孔子:“君子是一个怎样的人?”孔子答:“修己以敬”。程朱把“敬事而用信”之“敬”解释为“主一无适”。然而,段玉裁则说:“夫主一与敬义无涉”。对于“敬”实可从《论语》本身来探讨。“敬”在《论语》中,有尊敬、恭敬、敬畏、严肃认真地对待等含义,如“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此“敬”有尊敬、小心谨慎及严肃对待的意思;又如“敬鬼神而远之”,对鬼神不仅要有虔诚侍奉之心,而且要有敬畏之心。此外,“敬”在《诗经》《左传》等文献中,还有警惕、警戒的意思。但就《论语》言,综合其“事思敬”“祭思敬”“行笃敬”“为礼不敬”等说法可知,“修己以敬”至少包括对“礼”“事”“父母”“行”等都要有尊敬、敬重,甚至是敬畏之心,且此心须日日涵养,并外化为行为。据此而言,程朱把“敬”释为“主一”(严肃认真对待)还是有道理的。

  第三,“四科”是“为己之学”的主要内容。关于孔子教学内容,《论语·述而》有“子以四教:文、行、忠、信”之说,《论语·先进》则有“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之论。除了“文”(如《诗》《书》等文献)相同外,其余的并非一一对应。不过,“忠、信”可归入“德行”,“行”则是指实际行为。孔子不仅主张学习德行、言语等内容,同时也主张学习具体的技能(主要为“六艺”),故又有“游于艺”及“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论语·子罕》)之说。需要指出的是,对于客观事物之认识,孔子也是认可的,主张“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第四,“修己以安百姓”是“为己之学”的基本宗旨。通过学习文献、言语、德行等内容完善与成就了自我,那么学习的目标就已完成了吗?非也!《论语·子路》载:“子曰:‘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若不能用于解决实际问题,《诗》记得再多、再熟也无益。从表面上看,此论与“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有矛盾,因为虽不能“达”“专对”,但可“怨”(如宣泄不满),这亦是用处之一。但其实是不矛盾的,孔子在论述诗的“兴观群怨”功能后,紧接着讲的是“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强调的是治世之功。可见,在孔子看来,成就与完善自我只是“为己之学”的初级目标,最终的目的是经世济民。所以,当子路再追问“何谓君子”时?孔子便说:“修己以安百姓”。对于保身之人,孔子则以“鸟兽不可与同群”批评之。这一宗旨得到了后学的继承与弘扬,如《大学》便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论述。

  综上可知,孟、荀、程朱等人对“为己之学”的解释虽可在《论语》中找到依据,但“以善其身”“必存乎德行”之说仍有不全面之处。按孔子之意,“为己之学”不仅要提高自己的德与才,而且还要以此济世。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两宋《中庸》学及其现代价值研究”(15BZX061)、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特别资助项目“北宋《四书》学及其现代价值研究”(2016T90867)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闽江学院法学院;福建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吴喜双 张培高 工作单位:闽江学院法学院;福建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两宋《中庸》学及其现代价值研究”(15BZX061)、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特别资助项目“北宋《四书》学及其现代价值研究”(2016T90867)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