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被低估的运气
2019年01月24日 10: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黄俊维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主流价值观中,人们倾向于把成功归于天赋、才能、勤奋、坚韧、乐观心态等个人禀赋,并往往会轻视甚至忽略运气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例如,在家庭和学校教育中,长辈均会强调成功主要依靠个人特质,尤其是勤奋和坚韧在其中起到的关键作用。而在关于成功人士的各种分析当中,绝大部分均会试图寻找他们之所以成功的个人特质,对知名科学家的研究同样会集中于他们非凡的智力和学术才能。这些现象似乎都代表一种归因倾向,即个人成功的关键在于具有更优秀的个人禀赋。

  然而,最近不少研究指出,运气对个人成功而言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大量关于财富分布的文献表明,个体贫富差异至少一半以上的因素可以从出生国家、环境等因素来解释;此外,能否成为大企业的CEO与个人出生月份和姓名有很大的关系,而名字的影响同样产生在学术领域内——名字首字母靠前的、好听易记的、看起来更睿智的学者往往更受青睐。显然,出生环境、月份、名字等因素,对个人而言就是一种运气,但它们却是影响成功的重要因素。

  最近,一项来自意大利学者的计算机模拟研究更是指出,最成功的人往往不是才能最优秀的,而是运气最好的。也就是说,运气对于个人成功而言,也许是比天赋、勤奋等个人特征更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可是,如果运气如此重要,为什么它会被极大地低估呢?

  成功导向的教育

  运气被低估可以部分地从教育的角度来理解。一般而言,个人教育总体上是成功导向的,教育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引导个体获得成功,正是这种教育的价值取向,使得运气在个人成功的归因中被有意无意地打压。毕竟,运气是偶然的、不可控的因素,它不可以被学习,甚至难以被理解,一个人对运气的重要性体会越深,就越难以调动充分的能动性和意志力来面对成功道路上的各种困难。因此,理解运气的作用会挫败个人的积极性,这对个人禀赋,尤其是勤奋、乐观心态、坚韧等方面的培养无疑具有负面作用。这样,从教育角度而言,即使运气确实起到重要作用,也必须要把这个“残酷的”真相掩盖起来。

  可是,这样的解释是有缺陷的,显然,个人禀赋当中也存在很多无法被学习、同样会打击个人积极性的因素,它们却能够被重视,甚至被夸大。例如,在各种关于成功的范例解读中,“天赋”这个同样无法被后天培养的因素却得到格外的重视,甚至很多关于运气的研究当中,运气对成功而言被低估的部分其实就是天赋被高估的部分。所以,这表明运气自身具有一些独特的性质,使得人们并不倾向于重视它。

  均值回归解释

  当随机现象不断重复发生的时候,规律也往往会得到呈现。例如,抛一次硬币的结果是完全不可预测的,但如果重复抛一千次,我能判断正反面各自出现的次数会接近50%。这就是所谓的大数定律,或者说试验结果会向均值回归。运气就是一种很可能会被认为存在均值回归的因素。也就是说,一个人在短期内可能会基于好运气或者坏运气而得到一时的成功或失败,但长期而言,好运气与坏运气会相互中和,个人的整体表现会均值回归到其能力和努力所能反映的程度之上。因此,基于这种均值回归解释,运气不应该被重视,也不是一个人能够获得成功的主要凭借。

  可惜的是,这种貌似符合统计学原理的解释实际上是不正确的。它忽略了真实世界中并不满足均值回归的各种前提条件。尽管生活中的意外无所不在,但并非所有随机事件都能够对个人成功产生重大的影响。事实上,能影响个人成功的重要事件并不多,需要好运气加持的重要事件在一生当中寥寥可数,也许是学生时代的中考、高考,或者是刚入职场时是否遇到好的上司和好的项目,或者是在某些关键的竞争中获胜。如果在这些事件当中没有碰上好运气,甚至面临坏运气的冲击,那么一个有天赋且勤奋的个体也极有可能泯然众人,一辈子的成就也不会回归到其“均值”之上。换句话说,所谓“人生能有几回搏”,运气对个人成功的影响,如果只考虑那些有重大意义的事件,够资格纳入统计试验的次数实在太少,根本不能期望好运气和坏运气能够中和,从而使得个人取得的成功可以大致上反映其能力和努力。

  能力也是运气的一部分

  此外,当分析成功因素的时候,运气往往与个人禀赋对立起来,然而,一个人是否具有成功所必要的才智与身心健康,都是运气使然,这些条件是不可能凭借自身的努力和拼搏换来的。可以说,拥有优秀才智和身心健康的人本身就是含着一张中奖彩票降生的幸运儿。但是,在成功归因以及名望、财富等分配中人们往往默认这是一种“理所当然”的非运气成分。于是,本该同时归于运气的因素就这样被忽略了。

  诚然,如果运气对个人成功的作用的确是被极大地低估了,那么我们应该重新审视与运气相关的方方面面。的确,不少运气研究者指出了正视运气的重要性。在关于社会正义和公平的问题上,美国哲学家罗尔斯(John Bordley Rawls)的《正义论》,以及后来发展起来的一种“运气均等主义”的政治哲学主张,由于运气对个体起到的重大却无法控制的影响,一个正义的社会需要建立一种广泛的、把个人遇到的各种运气因素平衡的分配制度。在社会效益的问题上,一些经济学家和管理学家如弗兰克把矛头指向当今盛行的“精英主义”价值观,即把名誉、资源等极大地倾斜到某个专业领域内取得最突出成果的小部分人。这种价值观背后的逻辑是个人成果与才能高度相关,但实际上基于成果而挑选出的“精英”与同侪相比也许只是运气更好而不是能力更佳。因此,更符合社会效益的做法应当是进行分散化、多样化的激励措施,从而让有才能的人不至于被坏运气所埋没。在个人实践上,美国统计学家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则认为,个体应当充分理解运气对个人的影响,并且在各种人生决策中尽量避开那些会遇到潜在坏运气的选项,同时尽可能让自己获得更多可以碰运气的选择权。当然,关于运气的研究方兴未艾,可以预见的是,由于运气在过往极大地被低估,重新审视这一对个人、对社会均有极大作用的因素,也许是未来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新兴方向。

 

  (本文系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项目“认知运气、认知风险与反风险认识论”(2018M632587)、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当代知识论的系列研究”(14ZDB012)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厦门大学哲学系)

作者简介

姓名:黄俊维 工作单位:厦门大学哲学系

课题:

本文系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项目“认知运气、认知风险与反风险认识论”(2018M632587)、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当代知识论的系列研究”(14ZDB012)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