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发布
马克思与法国大革命的不解之缘 ——克罗伊茨纳赫时期的探索及其影响
2019年05月21日 08: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姚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法国大革命既是马克思反思革命、民主、启蒙、阶级斗争、暴力、激情、人民、政治国家与市民社会二元结构等议题的主要灵感来源,也是马克思据以把握现代性的政治尺度,并为德国解放事业进行理论定位和实践展望的重要参照系。受到启蒙运动和社会主义双重思潮的熏陶却无奈困囿于德国庸人世界的马克思,迫切需要汲取法国大革命的思想遗产,一窥新世界之堂奥。于是在1843年夏天,马克思借着驻留克罗伊茨纳赫与燕妮共度蜜月的机会,广泛涉猎政治和历史著作,形成了现存的五册《克罗伊茨纳赫笔记》。法国大革命问题被置于这批笔记的中心,马克思由此同该问题结下不解之缘。令人遗憾的是,法国革命史权威弗朗索瓦·傅勒在其编写的经典作品《马克思与法国大革命》中,未给予这批笔记应有的关注。事实上,这批笔记围绕法国大革命研究做出的两方面重要努力,对马克思当时和后来的计划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

  其一,重置法国大革命的理解语境。我们知道,法国大革命从其爆发那一天起,就引发了欧美思想界的激烈争议。举其要者,以柏克为代表的一些学者批评法国大革命是与政治传统或自然秩序的彻底决裂,是抽象性政治模式的创生,各种恶果和乱象必定导源于此;以托克维尔为代表的另一些学者试图采取一种类似于历史社会学的解释进路,将大革命放在长时段法国史的范畴内进行考察,认为大革命的主要因素已经包藏在法国旧制度的躯壳中,不能将二者截然分割。按照马克思的观点,前一种立场过度聚焦于重大政治历史事件本身,对于在背后支撑着革命的物质因素彻底失察;后一种立场相较前者有所进步,不以英国的标准苛责法国,但还是就法国而谈法国,没有摆脱“法国例外论”的思维定式。扬弃了黑格尔法哲学的马克思,自始就能够立足于更宏伟的层面来看待法国大革命,即将其置于整个西方文明从封建主义到现代性的漫长社会演变过程中,并把它理解为“现代国家的诞生史”。马克思在克罗伊茨纳赫时期广泛涉猎有关法国、英国、德国、美国、波兰、威尼斯、瑞典、意大利等主要西方国家的历史和现状,以及摘录阶级或等级结构、所有制形态、国家权力安排等方面的材料并为之拟订主题索引。这些看似简单堆砌的零散素材,正是从法国大革命这一问题意识获得整体的灵魂,绽放出新的思想光芒。

  其二,意识形态的研究视角。《克罗伊茨纳赫笔记》一如既往地重视事实,包括官方的事实(如大革命时期议会辩论日志)和私人的事实(如革命亲历者的回忆录),力求避免像柏克那样对革命史断章取义。这一立足事实的研究态度甚至重塑了当时正在进行中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手稿的文风,即从敏锐犀利的风格(关注黑格尔的意识颠倒和逻辑嵌套手法)转向厚重扎实的风格(关注黑格尔哲学框架内遭到扭曲的经验因素),由此,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倾向得到强化。《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手稿中处理“立法权”的篇幅大大超过关于“王权”和“行政权”的篇幅总和,这一现象绝不是由于黑格尔《法哲学原理》本身的内容比例失衡,而只能从法国大革命的立法中心主义特征得到解释。但是,马克思终究不是历史编纂学家,他不仅关心“事情”而且关心“话语”。更重要的是,他偏好通过批判话语来澄清事情本身,此即《〈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提到的“原本”与“副本”的独特辩证法。写作《克罗伊茨纳赫笔记》不久之后,马克思仿照德·特拉西的先例,将这种思路命名为“意识形态”的研究视角。他认为,法国的革命者往往陷入某些典型的政治幻觉或者不自觉地承认时代的政治幻想,国民公会时期更是达到凸显政治唯灵论的顶峰(这或许是马克思对国民公会史特别感兴趣的原因):他们膜拜人权宣言的价值普遍性,把18世纪的流行观念奉为恒久不易的自然权利;他们相信政治意志万能,仅在政治范围以内思考社会问题因而难以理解社会缺陷。马克思要求根据既已确立的立场,亦即共产主义的立场,深入考察资产阶级时代,尤其是商业世纪的社会状况和经济结构。这就意味着需要透视和超越革命者的自我意识,而这样的自我意识遍布瓦克斯穆特《革命时代的法国史》摘录笔记:从孔多塞、西耶斯到罗伯斯比尔、杜波尔等人物的言论,从财产、自由、平等到积极公民、人民主权、代议制民主等议题。总之,法国大革命研究为马克思毕生的意识形态批判计划打下了坚实基础。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纵观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我们党的宗旨,脱胎于《共产党宣言》。而马克思当年在写作《共产党宣言》、阐明和指引共产主义革命的方向时,心中必定把颁布了《人和公民的权利宣言》的法国大革命视为首要对照坐标。从教育世人的《人和公民的权利宣言》到改造世人的《共产党宣言》,从宣称具有价值普遍性的法国大革命到真正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共产主义革命,人类在现代尺度上的自我理解力实现巨大飞跃,而这一切在相当程度上始于马克思克罗伊茨纳赫时期的孜孜探索。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马克思法律思想的法国渊源研究”(17BFX16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暨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

作者简介

姓名:姚远 工作单位: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暨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马克思法律思想的法国渊源研究”(17BFX161)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