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学术经典库 >> 马克思主义经典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 马恩选集第1卷
恩格斯 俄国在远东的成功
2012年09月06日 11:11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俄国由于自己在塞瓦斯托波尔城外遭到军事失败而要对法国和英国进行的报复,现在刚刚实现。虽然赫拉克利亚半岛注:赫拉克利亚半岛即克里木半岛南端自因克尔曼到巴拉克拉瓦以西的那一部分土地。克里木战争(1853-1856年)的重要战场之一,塞瓦斯托波尔就在这个小半岛上。下文所说俄国丧失了一小块领土,是指按照1856年的巴黎条约,俄国被迫放弃贝萨拉比亚的一部分。——733。)上顽强而持久的战斗伤害了俄国的民族自豪感,并使它丧失了一小块领土,但是俄国在战争结束后还是得到了明显的好处。病夫注:185319日沙皇尼古拉一世在同英国驻彼得堡公使西摩尔会晤时曾称土耳其为病夫。尼古拉一世曾建议俄英瓜分土耳其帝国,但是英国不愿加强俄国并想保持弱小的奥斯曼帝国,因而拒绝了这个建议。——733。)的状况大为恶化;欧洲土耳其的基督教居民,无论是希腊人还是斯拉夫人,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摆脱土耳其的束缚,更加把俄国看成是自己唯一的保护人。毫无疑问,现在在波斯尼亚、塞尔维亚、黑山以及克里特岛上所发生的一切暴动和阴谋,都有俄国的代理人插手其中;但是土耳其的在战争中就已经暴露出来、并且被和约强加于它的义务所加剧了的极度衰颓和软弱,已足能说明苏丹的基督教臣民为什么会这样普遍躁动不安了。可见,俄国虽然把一条窄小的土地暂时牺牲——因为显然它一有机会一定收回——却换得了在实现自己对土耳其的谋划方面的长足进展。加紧分裂土耳其和对土耳其基督教臣民行使保护权,这就是俄国在战争肇始时所追求的目的;谁能说现在俄国不是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在更大的程度上行使着这种保护权呢?

  
可见俄国甚至在这场失利的战争中也是唯一的得利者。但是俄国还得进行报复,于是它选定了一个稳操胜券的领域——外交733领域——来进行这种报复。当英国和法国对中国进行一场代价巨大的斗争时,俄国保持中立,到战争快结束时才插手干预。结果,英国和法国对中国进行的战争只是让俄国得到了好处。这一回俄国的处境可真是再顺利没有了。摇摇欲坠的亚洲帝国正在一个一个地成为野心勃勃的欧洲人的猎获物。这里又有一个这样的帝国,它很虚弱,很衰败,甚至没有力量经受人民革命的危机,而是把一场轰轰烈烈的起义都变成了看来无法医治的慢性病;它很腐败,无论是控制自己的人民,还是抵抗外国的侵略,一概无能为力。正当英国人在广州同中国的下级官吏争执不下、英国人自己在讨论叶总督是否真是遵照中国皇帝注:咸丰帝。——编者注)的意旨行事这一重要问题的时候,俄国人已经占领了黑龙江以北的地区和该地区以南的大部分满洲海岸;他们在那里建筑了工事,勘测了一条铁路线并拟定了修建城市和港口的规划。当英国终于决定打到北京、而法国也希望捞到一点好处而同英国联合起来的时候,俄国——尽管就在此时夺取了中国的一块大小等于法德两国加在一起的领土和一条同多瑙河一样长的河流——竟能以处于弱者地位的中国人的无私保护人身分出现,而且在缔结和约时俨然以调停者自居;如果我们把各国条约注:这里指的是18586月清政府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签订的四个不平等条约:中俄天津条约(13日)、中美天津条约(18日)、中英天津条约(26日)、中法天津条约(27日)。——734。)比较一下,就必须承认:这次战争不是对英、法而是对俄国有利,已成为昭然若揭的事实。

  
各参战国得到的好处——其中也有俄国和美国的份——纯属商业性质,而且正如我们前次所指出,这些好处大部分都是虚幻的注:见本卷第727-732页。——编者注)。在目前情况下,对华贸易,除鸦片和若干数量的东印度棉花外,只能仍以中国商品即茶叶和丝的出口为主;而这种出口贸易取734决于外国的需求而不是取决于中国政府提供方便的多少。在南京条约订立以前,世界各国已经能够买到茶叶和丝;在这个条约订立以后,开放五个口岸的作用是使广州的一部分贸易转移到了上海。其他的口岸几乎根本没有什么贸易,而汕头这个唯一有点重要作用的,却并不属于那五个开放的口岸。至于深入长江通商,这一要求被机智地推迟了,要等到皇帝陛下注:咸丰帝。——编者注)在那一带动乱地区完全恢复了自己的统治时再说,也就是遥遥无期。此外,关于这个新条约的价值还产生了另一些怀疑。有人断言,英中条约第二十八款所提到的子口税是臆造的。过去人们之所以认为有这种税存在,纯粹是由于:中国人不大需要英国商品因而英国货根本没有打入内地。与此同时有一种适合中国人需要的、经由恰克图或西藏运去的俄国布匹,就千真万确地一直运销到沿海。人们忘记了,如果真有这种税存在的话,不管是英国货还是俄国货都一样要受到影响。有一点是肯定的,曾被专门派往内地的温格罗夫·库克先生,找不出什么地方有这种所谓的子口税,而且他在公开的场合被问及这方面的问题时承认,他已惭愧地认识到,我们对中国的无知简直是可以摸得着的注:库克《中国:1857-1858年〈泰晤士报〉特约中国通讯》1858年伦敦版第273页。——编者注)。另一方面,英国贸易大臣约··亨利在一封已经发表的信件中回答是否有证据证明确实存在着这种内地税的问题时,十分清楚地说道:对于你们问到的关于中国内地税的证据问题,我无可奉告。约翰牛本来就颇不愉快地想着:额尔金勋爵规定了赔款,竟未定出交款期限,把战事从广州转移到京都,竟只是订了一个让英军从京都再回到广州去打仗的条约。现在这样一735来,约翰牛的心里又突然产生一个不妙的疑虑:恐怕得自掏腰包交付所规定的赔款了,因为第二十八款非常可能促使中国当局对英国工业品规定7.5%的子口税,将来经过要求会改为2.5%的进口税。伦敦《泰晤士报》为了不让约翰牛过细考察自己的条约,觉得有必要装出对美国公使大为愤恨的样子,气势汹汹地骂他把事情弄糟了,虽然事实上他同第二次英中战争的失败就像月中人一样毫不相干。

  
因此,就英国商业来说,和约所带来的只是一项新的进口税和一系列条款,这些条款不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就是中国人无法履行的,因而随时可能成为挑起新战争的借口。英国没有得到任何新的领土,因为它无法提出领土要求而同时又不准法国这样做,而一场英国进行的战争如果使法国在中国沿海得到了领土,那是绝对没有好处的。至于俄国,情况完全不同。不但英、法所得的一切明显利益,不管是什么,俄国都有份,而且俄国还得到了黑龙江边的整个地区,这个地区是它早已悄悄占领的。俄国并不满足于此,它还取得了这样一个成果,即成立俄中委员会来确定边界。现在我们都知道这种委员会在俄国手里是什么货色。我们曾看到这种委员会在土耳其的亚洲边界上的活动情况,20多年来它们在那里把这个国家的领土一块一块地割去,直到最近这次战争才打断了它们的活动,而现在又该重新再来一遍了。其次,条约中还有关于恰克图和北京之间邮政管理的条款。从前不定期通行的、只是被容忍的交通线,现在要定期使用并作为一项权利加以规定。在这两个地点之间每月要有一次邮班,全程大约1 000英里,15 天到达;而每三个月还要有一支商队走这同一条路线。很明显,将来中国人对这些业务要么是漫不经心,要么是力不胜任;既然交通线现在已作为权利为俄国所得,其结果就是这些业务将逐渐控制在俄国手中。我736们曾看到,俄国人怎样在吉尔吉斯草原建立起自己的军事堡垒线注: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第638 -639页。——编者注);我们深信不疑,用不了几年,同样的一条路线将穿过戈壁沙漠,那时候英国统治中国的梦想将永成泡影,因为俄国军队不论哪一天都能够向北京进发。

  
不难想象,在北京设立常驻使馆将有什么样的作用。请回想一下君士坦丁堡或德黑兰吧。只要是俄国外交同英国外交或法国外交交锋的地方,俄国总是占上风。俄国公使在几年以后就可能在与北京相隔一个月路程的恰克图拥有一支足以达到任何目的的强大军队和一条供这支军队顺利进军的道路——这样一位俄国公使在北京将具有无上的威力,谁能怀疑这一点呢?

  
事实是,俄国正在迅速地成为亚洲的头等强国,它很快就会在这个大陆上压倒英国。由于征服了中亚细亚和吞并了满洲,俄国使自己的领地增加了一块像除俄罗斯帝国外的整个欧洲那样大的地盘,并从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进入了温带。中亚细亚各河流域和黑龙江流域,很快就会住满俄国的移民。这样获得的战略阵地对于亚洲,正如在波兰的阵地对于欧洲一样,具有重要的意义。占领图兰威胁着印度;占领满洲威胁着中国。而中国和印度,两国共有45 000万人口,现在是亚洲举足轻重的国家。

  
写于18581025日前后

  
作为社论载于18581118日《纽约每日论坛报》第5484

  
原文是英文

  
选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第661-665737

责任编辑:程可心

分享到: 0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